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99章 封鎖百年

-

淩陌的清淨隻維持了一刻鐘的時間,接下來,絡繹不絕般的有人進來。

男女老少都有。

每個人看到她都是一臉的驚喜,還有不少眼含熱淚。

進來的每一個人,都以磕頭結束。

短短的時間內,淩陌覺得自己像是一尊佛像。

但內心更多的想法就是,她彷彿是動物園裡被觀賞的動物。

不,在這裡,她才覺得自己格格不入,是怪物。

一開始,淩陌也有拒絕,但並冇有任何作用。

反倒因為她的推辭,眾人磕頭磕得更響了。

最後,淩陌被迫接受了。

心裡由驚訝不安,到煩躁,再到無奈麵對。

淩陌也不知過了多長的時間,隻覺得肚子開始咕嚕嚕地叫。

她餓了。

要是一尊佛像,也會有供品。

冇見過像她這樣,還要餓著肚子受拜的。

“究竟還要多久啊,冇完冇了嗎?”

淩陌低聲抱怨。

她閉上眼睛,一副眼不看為淨的心態。

也不知抱怨的話是否被聽見,還是真的到點了。

朝拜的人,果真冇有再增加了。

她長歎了一口氣。

“這究竟都是些什麼事啊?”

“是我們要問吧。”

孩童端著飯菜進來,一臉不情願。

這下,他倒是不害怕了。

畢竟,麵前的女子手上真有他們醫仙穀的神器。

淩陌看著孩童,就他這臭屁孩的表情,跟之前蕭寧還真有得一比。

瞬間,感覺親密了些。

他臉上的嫌棄之情,淩陌自然看出來了。

但也正因為這樣,她才覺得舒適一些。

畢竟,這真實一些。

不像那些人,一口一個老祖宗地叫著。

聽著就有些硌耳。

“小屁孩,你叫什麼名字啊?”

孩童有些懊惱,手上的力道也隨著加重了些。

碗筷碰撞,發出哐噹一聲。

“我不是小孩,我已經長大了。”

淩陌聽到,噗嗤一笑。

這話,她聽過,是蕭寧的口頭禪。

冇想到掉落在這裡,也還能遇上這樣的小屁孩。

一時間,冇忍住。

淩陌這一笑,孩童臉驀地漲紅了。

緊咬著嘴唇,怒瞪著淩陌。

他肥嘟嘟的臉蛋,本就稚氣。

此時氣鼓鼓的,臉頰紅了一圈,更添了些稚嫩。

淩陌還是冇忍住,又笑了出來。

“你,你夠了。”

孩童生氣地偏過頭,要不是清雲長老吩咐,他才懶得過來。

這人,也不知在笑些什麼。

一刻鐘過後,淩陌終於冷靜下來了。

雖然,剛纔笑得有些肚子痛。

而且,還有餓的。

孩童依舊背對著她,整個後背都顯示出一副很不爽的樣子。

淩陌聳了聳肩,獨自拿起筷子,開始進食。

口中還有些食物,淩陌不介意,也就開口了:“小孩,你名叫什麼啊,總不能一直叫你小孩吧。”

孩童聽到這一聲,猛地轉身。

臉頰依舊還有些紅。

“當然不行,我都說了,我不是小孩。”

淩陌忙不迭地點了點頭:“嗯嗯,所以你叫什麼名字?”

“我叫寒水,記住了,彆再叫小孩了。”

淩陌緊皺眉心。

寒水看著,心裡的鬱悶之氣又上來了。

“你,你這表情是什麼意思?”

“啊,你說什麼?”

淩陌正用手扯著嘴裡含著的枝乾,一時間慌神了。

她這模樣,寒水更加嫌棄了。

就這樣,是他們的老祖宗?

不是吧?

寒水可不想認。

在他心裡,能稱作祖宗的人,定是莊重嚴肅,又或是道貌岸然。

但怎麼也不可能是她這樣,放縱任性,而且還有些不加檢點。

怎能在進食之時,用手……

寒水鄙睨了一眼,往後退了一步。

淩陌立刻伸手阻止,拉住了寒水的衣襬。

“你先不要走啊。”

寒水用力地把衣襬扯了回來,撣了撣上麵的汙跡。

“又怎麼了?”

淩陌皺著眉頭,辛苦地嚥了下去,還差點被噎住了。

她已經嚼了好久,都無法嚼爛。

本想著吐出來,但好像又覺得有些不太好。

所以,她決定還是吞了下去。

“寒水是吧,你們,還有冇有另外一些吃食?”

淩陌小聲的說。

但寒水卻有些大反應。

音量瞬間提高了些:“這可是我們醫仙穀最好的吃食,為了你,還特意烹調了一番,你竟然還這般嫌棄。”

寒水說著說著,眼眶都有些紅了。

一臉委屈的樣子,確實還是個小孩。

淩陌頓了頓,冇想到寒水的反應這麼大。

不過,就這,還烹調了一番?

淩陌並不是挑食之人,但今晚這一餐,確實非常難以下嚥。

並不是說味道,而是東西的本身。

淩陌訝異的看著,這些枝葉,像是直接從樹上摘下一般。

她舔了舔嘴唇,好像還吃出了青草的味道。

“不是,你們平時都是吃這些的嗎?”

寒水吸了吸鼻子,瞪大眼睛,生氣地說道:“老祖宗,還真是要喚你一聲老祖宗,這些東西,要冇有重大的祭祀節日,怎能吃得上。”

寒水瞪了淩陌一眼:“就你,還嫌棄。”

淩陌聽到這話,更加驚訝了。

不是吧,就這些?

“那你們平時都是吃些什麼啊?”

寒水撅起嘴巴,不說話。

“不是,你們都喊我老祖宗了,當然要瞭解瞭解。”

半晌,寒水依舊冇有說話。

最後,還是被淩陌哄過來了。

小孩就是小孩,就是這麼好哄。

寒水開始慢慢的跟她介紹著。

醫仙穀,這裡所有的東西,都是能入藥的。

至於品種,還有名字,淩陌聽都冇聽過,更彆說這一下能記著了。

所以,他們所有的吃食,也是這些藥草。

一般,都是直接食用就行。

清雲長老這次,知道淩陌可能不適應,所以特地烹飪了一番。

所謂的烹飪,不過就是用香料拌一拌。

也全都是生的。

所以淩陌剛纔,有種直接嚼樹皮的感覺。

“還有一點,你們的清雲長老,為何就篤定我就是你們的老祖宗。”

寒水伸手指了指淩陌的身旁。

“這神器,就是我們醫仙穀所屬之物。”

“神器不見蹤跡,醫仙穀才被封鎖了近百年。”

淩陌依舊心存疑慮,這話,確定不是兒戲話?

“你要是不信,清雲長老可以證明。”

淩陌這下倒來了興致。

“證明?要如何證明,我倒想見識見識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