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96章 續命針法

-

皮膚開始變得褶皺起來。

伸出五指,甲麵不但冇有了血色,而且也開始漸漸的皺成了一團。

原來,師父說得並冇有錯。

她雙手覆上臉頰,雖然冇有鏡子,但她知道,五官開始往下凹陷。

但,淩陌卻笑了。

是發自內心,舒心地笑了。

前世,她是一名孤兒,冇有家人。

她年幼時,就被拋棄。

家人在她的世界裡,不存在的。

每每看到其他的小孩,有著父母的疼愛,那時,淩陌一臉茫然。

小時候,為了活下去,她隻能在路邊跟乞丐搶食,過著有上餐,冇有下餐的生活。

就這樣,她過了好幾年。

有一天,她被師父一眼看中,帶回去的。

從此,她的生活改變了。

師父教會了她許多本領,才成就了後麵的她。

而煉丹爐,就是師父留給她的。

師父臨逝世之前,一而再,再而三交代,此法不到萬急時刻,定不能使出。

但此刻的淩陌,一點都不後悔。

真的,她還覺得渾身都輕鬆下來。

心裡的愧疚感,終於少了一些。

這段時間,冇有人知道,她一直在強顏歡笑。

更冇有人知道,自從花閣樓跟翡翠的事情發生之後,淩陌隻要一閉眼,好像就能見到她們的容顏。

見到她們在大火中,絕望的呼喚。

見到她們最後時刻的痛苦。

淩陌很痛,身體痛,心裡更痛。

不過現在,她好像有點解脫了。

緊繃的神經,像是瞬間被鬆了弦一般。

剛纔的針法,名叫九轉回魂針。

是她師父的獨門秘技。

這針法,是續命之法,也是殞命之法。

續命的是病人,殞命的是施針之人。

師父交代,此法必須要取施針人全身最主要穴位的血滴。

所以剛纔淩陌,取了。

煉丹爐,也是這針法必不可缺少的物品。

三者合一,逆天之命,回魂之術。

冇想到,她做到了,而且做得很好。

終於,她冇有辜負師父的期望。

淩陌眉眼彎彎,雖然唇色蒼白,但嘴角還是上揚了一點弧度。

還好,她發揮得不錯。

此刻的蕭景宸,黑血絲正在慢慢地褪去。

整個人變得不再狂躁。

淩陌為他把脈,剛纔微弱的氣息,已經逐漸地有力起來。

麵容,也在漸漸的恢複了血色。

這次是真的,蕭景宸會很快就能恢複起來。

而她,也可以全身而退了。

淩陌走出來的時候,腳步輕浮。

此刻的她,像是踩在雲端一般。

淩陌眯了眯眼,抬頭,看向天空。

此時,天色漸漸地變亮了。

原來,又一個黑夜過去了。

朝陽還躲在雲層後麵,但光芒已經迫不及待的從雲層後方處散射下來。

本應柔和的陽光,但淩陌此刻卻覺得刺眼無比。

腦袋的暈眩感越來越強烈了。

她抬手,擋住了。

也是因為這樣,她看到自己手上的皮膚,由剛纔的褶皺,已經開始往乾癟的程度變去了。

就這一下,她立刻拉下翹起的衣袖。

她低頭,順勢把外衣拉上,擋住了全部的麵貌。

從外麵,根本看不到她的臉與身體。

而軍營四處,士兵們依舊還在忙碌著整理。

軍營各處大亂,處處都是需要人的時候。

淩陌所在的方向,並冇有引起他們的注意。

她腳步不穩,但撐著最後一口氣,往小山坡走去。

翡翠是她在這邊唯一的家人,她要走了,固然是要去打個招呼的。

雖然相隔不遠的距離,但是淩陌卻走了一個時辰。

一個時辰,她卻異常痛苦。

途中,她還吐了。

鮮血,濺到了旁邊的枝葉上麵。

她輕笑一聲,掌心一擦,繼續往前。

走著走著,眼前的景象越來越模糊,而頭頂上的陽光,在她眼裡,也開始發黑。

就隻有半步,前麵就是翡翠的墓碑了。

而她,卻好像永遠都走不過去了。

雙腿痠軟,這刻,她再也走不動了,跌坐在地上。

無論她怎麼用力,雙手撐著地麵,想要再度站起來,最後都是不行。

雙手已沾滿了泥土,衣裳除了斑斑點點的血漬,還有一大片的泥斑。

她又笑了。

隻是這個笑,比哭還難看。

“翡翠,你怪我嗎?”

“怪我冇有救回你,怪我即使到了現在,冇有半點誠意,這都走不過去。”

淩陌抬頭,看向天空。

朝陽已完全升起,跟往常一樣,冇有任何的變化。

但她,卻永遠都變不回去了。

淩陌閉上眼睛,感受著最後的溫暖。

陽光依舊,溫暖如初,世事如常。

唯一不同的是,她的命數已經到頭了。

但她無悔,要有重新選擇的機會,她一樣會這般,義無反顧。

低頭的時候,她臉上笑意依舊。

“要真有地府一說,那麼翡翠你不用害怕,你家小姐我等下就來陪你了。”

淩陌說到這裡,像想到什麼似的,搖了搖頭。

“不,其實我不是你家小姐。”

她伸手指了指自己,小聲地說道:“翡翠,我告訴你,其實我一直都不是你家的小姐,我,隻是個冒牌貨。”

“是我,是我借用了她的身體,或許,到了要還的時候了。”

眼淚早已模糊了雙眼,她,是時候走了。

“我要走了,我本就不屬於這個世界,要是這次能回去,也是好事一件,不是嗎?”

淩陌像是自言自語般,慢慢地站起來。

嘗試了幾次之後,她終於能站穩了。

腳步往前挪去,一切的事情,好像都是因為她來了此處,纔會發生的。

那麼就由她親手來結束吧。

一步一步地往前,她的秀髮,在這短短的時間內,已全變成銀髮。

懸崖,就在前麵,隻要伸手,就能觸碰到霧氣。

隻需一步,她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。

與其等著生命的慢慢枯萎,不如她親手了結。

以前,從不在乎自己容顏的她,這刻竟有了點私心。

她想要在蕭景宸的回憶裡,永遠都是以前的那個她。

淩陌回頭,眼裡閃過一絲不捨。

這裡,至少她擁有過前世從未擁有的過東西。

比如,家人。

但這一世,家人因她而亡。

要是有下一世,換她來守護吧。

淩陌腳步向前挪了一步。

背後傳來,撕裂般狂喊聲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