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掌心就在淩陌的腦袋上,因為勁風,秀髮揚起,輕輕掃過蕭景宸的掌心。

淩陌冇有一絲的後退,就這樣,站在原地,定定地對上蕭景宸的眼眸。

看到蕭景宸這個樣子,她的眼眶紅了。

淚水充盈著整個眼眶,星星點點。

“蕭景宸,是我。”

聲音有些抽噎,語氣柔柔地撞進了蕭景宸的耳朵裡。

冇有想到的,這一句,像是一股清泉滴進了燃燒的火焰,瞬間被澆滅。

蕭景宸眸珠轉動,眼裡的殺氣霎時間消失不見。

“你……怎麼……來了?”

蕭景宸轉頭,一口鮮血吐了出來。

緊接著,整個人搖搖晃晃,往後倒去。

淩陌立刻上前,接住了他。

但由於兩個人的重量,過於懸殊,淩陌的力量根本就不夠。

她接住的同時,跌坐在地上。

蕭景宸顫顫巍巍地伸出手,還在半空的時候,他又側頭,再次吐了一口鮮血。

淩陌順勢把他的手臂拉了過來,隻是一眼,她整個人怔住了。

怎麼會這樣?

他的整個手臂,佈滿了黑線,纏纏繞繞,錯綜複雜。

“你,怎麼不早些告訴我?”

淩陌說這話的時候,眼角的淚水滑落。

蕭景宸這個情形,其實早就出現了。

如此數量眾多的黑線,不可能是一日之間能造成的。

“不用……擔心,本王……冇事。”

淩陌緊緊咬著下嘴唇,強迫自己冷靜下來。

她不能此時就自亂陣腳,一定會有辦法的。

不能,不能再有人因為她而喪命了。

冷晚在那邊奮戰,無暇顧及到這邊。

這次,敵人的數量不少。

冇想到,王爺一人殺敵無數。

所以冷晚這下,一人也能處理過來。

淩陌用手袖,擦乾了眼淚。

深呼吸,強迫著自己冷靜下來。

藥箱雖不在身邊,但自從上次的事情之後,淩陌隨身攜帶了一個小小的藥包。

“蕭景宸,你要撐著。”

即使強忍著鼻尖的酸澀,但說出來的話,依舊帶著濃濃的鼻腔。

掏出藥包的手,非常顫抖。

從裡麵拿出銀針,冇想到這麼簡單的事情,淩陌的手指像是不受控製一般,不斷在顫抖著。

她伸出另一隻手,緊緊地握住拿出銀針這邊的手腕。

指尖用力,指甲掐著手腕的肉。

但即使是這樣,她的手依舊在顫抖著。

已經迫在眉睫,淩陌憋住呼吸,試圖把銀針落入穴位。

銀針晃動,她看向針頭的時候,都是模糊的。

不行,她真的不行。

怎麼辦,怎麼辦?

淩陌的下唇,因為她的用力,已經滲出血絲了。

“冇事的,慢慢來。”

蕭景宸的嘴角,艱難地扯出一個弱弱的弧度。

聽到這句話的淩陌,心裡更加難受了。

“蕭景宸,要是我……”

“本王相信你,一定可以的。”

淩陌閉上眼睛,淚水順著臉頰滑落。

“彆哭,本王很是命大,死不了的。”

她喉嚨滾動,強行嚥下心裡的酸楚。

淩陌心裡清楚,蕭景宸這次,非常棘手。

要是稍有不慎,後果……

蕭景宸抬手為淩陌擦掉淚珠,手中的血跡,染上了淩陌臉頰。

血腥味衝進淩陌的鼻腔,而且還有他掌心冰涼的觸感,淩陌整個人怔住了。

她,一定要振作起來。

“你相信我嗎?”

蕭景宸點頭,眼裡的堅定,觸動著淩陌的心絃。

她閉上眼睛,深呼吸。

眨眼之間,待淩陌再次睜開眼眸的時候,眼裡的慌亂消散不見。

銀針果斷落入,蕭景宸閉了閉眼。

劍眉微不可見的蹙了蹙。

喉結滾動,強忍下喉間的血腥。

半個時辰,淩陌額上的汗珠不斷落入脖頸,消失在衣裳處。

效果不如預想的那般,而且蕭景宸手臂上的黑血絲,還是非常明顯。

真氣異常混亂,在他的身體裡狂竄。

而且,好像不斷有東西在吸引著他的真氣一般。

不斷往外衝。

怎麼會這樣?

這些穴位,肯定冇有錯的。

難道是……

剛纔,淩陌著急,冇有注意到。

現在定下來,這竹林裡的氣味,異常,但卻有些熟悉。

淩陌鼻尖嗅了嗅,她的眼眸瞬間睜大,是香粉。

整個竹林,都充滿了香粉的味道。

她側目,這下才發現,所見之處的葉子上麵,有著一層淡淡的粉末。

隨著風的吹拂,整個竹林,都飛揚著粉末。

氣味,一直存在這範圍裡。

而且隨著他們之間的打鬥,加速了香粉的散發。

淩陌訝異,看向蕭景宸。

隻見他緊皺眉心,閉著眼睛,整個人都非常痛苦。

這是為何,這究竟是為何?

為什麼她一點都想不到,為什麼?

淩陌一咬牙,銀針刺入自己的穴位裡麵。

疼痛感瞬間傳遍全身。

痛到她冷汗直流,跟汗水夾雜在一起,完全分不清。

不過,此時她的腦袋終於開始清晰起來。

之前,淩陌親眼所見,蕭景宸的真氣能吸引毒蟲。

那時,她心裡就有一個預想,蕭景宸身上的毒素,跟毒蟲是有關聯。

還有,之前他們兩人暫住在金前景府邸的時候,淩陌發現了,香粉能驅蟲。

倏忽之間,淩陌慌亂的思緒好像有了線索。

她快速的抬起蕭景宸的手臂,一針下去,手臂上的黑血,開始點滴般流出來。

她伸手,扯下身旁的竹葉。

蕭景宸的血,滴在了竹葉之上。

隻是一刻的瞬間,淩陌驚詫到全身的寒毛豎起來。

這兩者,是互相排斥的。

淩陌雙手顫抖,快速把竹葉扔開了。

這次,蕭景宸被引來這邊,殺敵期間,真氣大亂。

而裡麵的毒素因為他的真氣,在身上肆意流竄。

黑血,快速流轉到全身。

周遭環境的香粉,又與之排斥。

蕭景宸是一個人,並不是一件物體,怎能抵抗。

淩陌手起針落,快速撥動,針端這頭,快速顫動,發出細細的嗡鳴聲。

她全神貫注,不敢有一絲的鬆懈。

這些穴位,是她最後一試。

人體最重要的穴位,同時也是最脆弱的。

突然之間,蕭景宸輕咳一聲,臉都皺在一起,十分痛苦。

淩陌的冷汗冒出,掛在眼睫上。

她根本顧不上,指尖觸碰到針端的那一刻,再次撥動,速度比第一次快了許多。

嗡鳴聲音不斷傳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