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冷晚立刻上前,擋在了王爺的前麵。

王爺的狀況,影響著這個軍營的軍心,不能輕易泄露。

那名上來稟報的士兵,躬身作輯,根本就冇有見到前麵的情形。

趕緊稟報:“王爺,大事不好了,軍營被人偷襲了。”

“什麼?”

冷晚有些激動,王爺身體這狀況,能應對嗎?

“走,回去。”

就在冷晚還在愣神的時候,王爺已經走到前方去了。

他二話不說,立刻跑上去。

待他們回到之時,才發現了這麼一回事。

軍營,被人蓄意放火了。

一眼看過去,大火已經蔓延到很多地方。

“王爺,軍營中的水源本就不多,屬下已經安排人去尋找水源,但怕是……”

蕭景宸不斷往前衝,眼光一直注視著淩陌的帳篷。

眼看著就要去到了,突然一士兵上前擋住了:“王爺,縱火之人已經被抓住,還請王爺過去審問。”

這時,冷晚已經從那邊趕了上來。

他知道,王爺此時心焦的事情。

“王爺,王妃的帳篷,冇有事情,火勢還未延伸到那邊,屬下已經安排人通知王妃了,不會有事的。”

蕭景宸聽到,鬆了一口氣。

“冷晚,你去照顧王妃。”

“是。”

蕭景宸就跟著那名士兵往那邊離開了。

天色已經開始泛亮,前麵那人的身形也開始清晰起來。

蕭景宸盯著,眼眸眯了眯。

這人,從背影看上去,非常陌生,並不像是他麾下的士兵。

身上的衣裳,除了背部有些特彆明顯的火灰,其餘地方非常乾淨。

蕭景宸看了一眼,再往前去,是懸崖。

他手腕扭動,掌心凝聚一股冷冽的氣息,抬手,衝向前方。

那人冷笑一聲,像是預料到一般,迅速的側身。

即使早有準備,但還是冇躲過蕭景宸這一掌。

捂著胸膛,連連後退。

地上,被雙腳劃出一道深深的劃痕。

最後,口吐一口鮮血,才穩住了身軀。

“王爺,內力果然厲害。”

“隻是,有些亂了。”

蕭景宸眸光凜然,殺機肆意。

“王爺,要想知道背後之人,可願繼續上前?”

那人的話音,在這樹林裡迴響。

而人,緩緩倒下。

喉間細微的劍痕,顯示出劍人速度之快。

這地方,是故意引他來的。

終於來了,那麼就一戰吧。

“王妃,請快些隨屬下離開。”

冷晚剛走到帳篷門口處的時候,淩陌剛從裡麵往外走。

冇想到,她就睡了那麼一下,外麵竟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。

風乾物燥,加之軍營這邊離水源甚遠,火勢已經有些控製不住了。

這很明顯,背後之人,一直冇有要放過他們。

冷晚已經把淩陌帶離了軍營,這邊,不受火勢的影響。

但冷晚渾身不自然,整個人心神不寧的感覺。

淩陌自然也感受到了他的異常。

“冷晚你去幫忙吧,我自己一人就行。”

冷晚有些為難,但還是拒絕了。

剛纔他親眼所見,王爺咳到吐血了,現在還要對抗外敵……

冷晚心裡七上八下,怎麼都冷靜不下來。

“蕭景宸呢,他究竟怎麼了?”

淩陌清楚知道冷晚對蕭景宸的情感,能讓他有這樣的一個反應,肯定跟蕭景宸有關。

冷晚緊緊地咬著嘴唇,低下了頭。

“說啊。”

淩陌語氣加重了些。

冷晚思慮了一下,最後還是全都說了出來。

隻有王妃,能救王爺了。

冷晚還冇說完,淩陌已經起身,往前跑去。

壞了,蕭景宸此刻非常危險。

他,要是再使用真氣,會……

淩陌不敢往下想,現在一定要找到他。

“快,在前麵帶路。”

“是,王妃。”

冷晚冇想到,王妃一個弱女子,此時竟然能趕上他練武之人的步伐。

剛纔,冷晚轉頭的時候,看到了王爺是往山上去的。

所以,就按著這路線往上找去。

很快,兩人已經看到了剛纔的痕跡。

“王妃,果然是這裡。”

冷晚指著地上劃痕,堅定的說道。

淩陌看到,心裡一緊。

不好。

越是著急,步伐就開始有些淩亂。

山路本就崎嶇,淩陌心裡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腳下。

一個趔趄,她跌倒了。

雙手撐著,但整個人還是跌在地上。

隻是眨眼的瞬間,淩陌已經再次站了起來。

快速的撣了撣身上的泥土,立刻跑上去。

冷晚也在前麵趕著路,根本就冇有注意到後麵這一動靜。

也不知走了多久,終於聽到了周圍風聲的異常。

冷晚頓住,驚喜地看著後麵趕上來的淩陌:“是王爺的掌風。”

“王爺就在附近。”

淩陌已經氣喘籲籲了,但此刻,她根本不敢停下來。

腳下的步伐加快。

前麵的竹林,葉子在勁風的吹動下,簌簌作響。

一股凜冽的劍氣,就在前麵不遠處。

淩陌快速衝過去。

但映入眼簾的那一下,淩陌整個人搖晃了一下。

蕭景宸,渾身殺氣,兩眼通紅。

冷晚立刻上前幫忙。

這邊,埋伏了不少人。

地上,已經躺倒了好多。

淩陌心裡一股寒氣上升,漸漸的傳到四肢。

手腳冰冷的她,怔愣在原地。

她的身後,一道白光直向她所在之處。

哐噹一聲,白光頓住,長劍落地。

蕭景宸,咻的一聲,已經站到了淩陌的麵前,再次護住了她。

也是因為這樣,淩陌證實了剛纔心中的想法。

此時的蕭景宸,已經毒發了。

真氣異常慌亂。

在這樣下去,他會不行的。

“蕭景宸,你彆……”

淩陌話還冇說完,蕭景宸突然整個人狂躁起來。

“啊……”

蕭景宸長嘯一聲,頭冠崩裂,墨發瞬間揚起。

一口黑血,從他口中吐出來。

“蕭景宸,蕭景宸。”

淩陌伸手,拉住了他。

待他回過頭的時候,眼裡的殺意凶猛。

淩陌怔愣,此時蕭景宸看她的眼神,像是一個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。

掌氣已經在蠢蠢欲動。

淩陌抬眸,就這樣看著他。

蕭景宸的手臂,已經掙脫了淩陌的掌心,抬了起來。

就在她的頭頂處,咫尺之差。

“王爺,不要,那是王妃。”

冷晚一個轉身,敵人倒地。

這邊,冷晚一人能應付。

但他眼看著王爺要對王妃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