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90章 真假令牌

-

淩陌還想到了一事。

“上次金夫人的卜塵,不是曾說也拾到一枚令牌,所以才得以假冒侍衛,進入金家嗎?”

蕭景宸劍眉蹙了蹙,的確是有這事。

淩陌挑了挑眉。

蕭景宸自然知道她的意思。

片刻,冷晚進來,手上拿著就是上次的令牌。

兩人端看了一番,對比了兩枚令牌。

對視一眼,眉心蹙得更深了。

“一枚是真的,一枚是假的。”

“所以也就是說,當時宮中有人,出現在花閣樓,就是為了羞辱青兒孃親?”

淩陌偏頭一想:“金家跟太子,究竟有什麼關聯。”

“或許,並不是太子。”

蕭景宸目光幽深:“如果那個人是太子妃,那就不一樣了。”

淩陌聽到這詞,有些驚訝。

太子妃,她也曾見到幾麵,雖說談不上好感,但看上去,妥妥儲妃的模樣。

一行一步,一笑一顰,恍如刻在骨子裡一般,循規蹈矩,無可挑剔。

淩陌自認學不到,也學不會。

“太子妃,為何要這般做?”

蕭景宸指尖撫過杯沿,茶水微微震動。

“太子妃,並不是濟家所出,而是收養回來的義女。”

“她所做的那一切,就是為了討好當時的濟家夫人。”

為了能順利進宮,太子妃當時可花費了不少的努力。

畢竟一個養女,說棄就能棄。

淩陌聽完,低下了頭。

這件事情,她希望青兒永遠都不會知道。

青兒曾說,太子妃是她在濟家最信任,也是對她最好之人。

如今看來,還真是知人口麵不知心。

“好了,天色已晚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
淩陌點了點頭,她的確要好好休息一番。

上次的藥丹,她自己心裡清楚,裡麵的毒性,冇有那麼容易根除。

而蕭景宸也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,出去之後,直接去安排了。

夜色深深,淩陌躺在床榻上,還冇有睡意。

有些事情,她好像想不通,總覺得有些奇怪,但又想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
她揉了揉眉心,腦袋有些脹痛。

算了,索性翻了一個身,閉上眼睛,養神去了。

慢慢地,她也不知何時睡著了。

突然聽到腳步聲,還有人低聲說話的聲音。

她猛一驚醒,發現這不是夢。

此時定睛一聽,依稀聽到蕭景宸還有蕭寧的聲音。

淩陌披好衣裳下地,帳簾外麵傳來蕭景宸的聲音。

“醒來了嗎?”

“嗯。”

淩陌已經收拾好了自己著裝,走了出去。

蕭寧一看到淩陌,立刻從後麵小跑上來。

語氣著急地說道:“三嫂,有急事需要你幫忙。”

淩陌看到蕭寧身上的血跡,二話不說,回頭拿起藥箱,快步跟了上去。

一進隔壁的帳營,濃重的血腥氣味衝上來。

蕭寧也已經快步進來,站在床那邊。

燭燈昏黃,但淩陌還是看清楚了。

蕭寧手臂上的傷口,清晰可見,而且像是剛剛纔受傷的。

他身旁也還躺著一人,渾身是血,暫時看不出究竟是哪裡受傷了。

蕭寧看到淩陌打開藥箱,所以他也趕緊開始簡短的敘說剛纔遭遇到的事情。

那晚,他親眼所見小漁村的事情。

當時的他,的確有被嚇到。

回來之後,靜下心一想,也是普通百姓,冇什麼可怕的。

而且看樣子,或許有人在裝神弄鬼。

回來之後,蕭景宸需要照顧淩陌,所以蕭寧自作主張的帶著手下的將士,再度前往小漁村。

這次,蕭寧是白天的時候過去的。

白日,光線充足,視野開闊,看得一清二楚。

剛進去,小漁村安安靜靜,而且周圍的一切,也是非常正常,並冇有看出任何的不妥。

蕭寧懸著的心,也放鬆了不少。

在小漁村走了一圈,冇有發現任何的村民。

蕭寧隻好帶著將士們再次準備回來。

冇想到,人纔剛走到村口,倏忽之間,海麵傳來異響。

他們回頭,那些消失不見的村民突然從海裡麵快速升上來,往他們的方向衝來。

蕭寧一行人,快馬加鞭,馳騁而走。

本以為,遠離好些路程,就能安全。

卻冇想到,其中有一村民窮追不捨,緊跟隨後。

既然如此,隻能對戰。

“那村民力量強大,最後竟然,竟然……”

蕭寧頓了頓,深吸一氣接著說了下去:“強大的水柱從他身體噴出,攻擊我們。”

淩陌看到了,此時蕭寧的眼眶已經泛紅。

“那名村民最後身體快速乾枯而亡。”

蕭景宸轉頭看著床上滿身鮮血的將士。

語氣顫抖的說:“這次,隨行一共六名人員,五名已經全部犧牲,剩下的這一位還受傷嚴重,生死……”

“好了,你們都出去吧,有事幫忙我會叫你們的。”

說完,蕭寧被蕭景宸拉出去了。

“去處理一下傷口吧。”

蕭景宸看著蕭寧手臂的傷口,都能看到肉了。

“三哥,要是他也……”

蕭寧哽咽,說不出話來。

裡麵的人,他目睹受傷的過程,非常嚴重,而且回來的路上,氣息已經很微弱了。

蕭寧要不是走投無路,他也不可能這個時候去打擾三嫂。

“冇事,去包紮傷口吧,相信你三嫂。”

蕭景宸示意冷晚帶蕭寧離開。

“走吧,六皇子。”

冷晚過來扶著蕭寧,帶往軍醫所在的地方。

蕭景宸看著他的背影,陷入了沉思。

冇想到,小漁村的村民竟如此厲害。

一個人,能抵抗蕭寧一行人。

而且,蕭寧這邊損失嚴重。

馭水之術,果真如此厲害。

蕭景宸以前征戰四方之時,也曾聽聞過一些。

馭水之術,一直被人流傳,是一門邪術。

剛纔那人受傷的程度看來,這小漁村的村民,不容小覷。

也不知道受傷的將士,今晚能不能活過來?

蕭景宸一想到這裡,擔心的往帳營的方向看過去。

而淩陌這邊,也是緊皺眉頭。

這人的傷口,的確有些棘手。

要是在現代,此刻就必須馬上手術。

一刻都不能耽擱。

淩陌心中也冇有多少把握,隻能硬著頭皮上了。

隻有一線生機,她也不能放過。

銀針準確落下,手上的動作不停。

淩陌額上的冷汗,不斷滲出。

背部的衣裳,早已浸濕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