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86章 不甘心

-

“嗯,好吧。”

淩陌接了過來。

紙錢在火光中燃燒,煙氣升起。

一張又一張,淩陌冇有停下來。

煙氣嫋嫋,在這林間增加了多一層霧氣。

淩陌希望,翡翠到了下麵,真的能收到。

她還是一個弱女子,去到那裡有了這些,應該不會被欺負吧?

翡翠這丫頭很膽小的……

想著想著,淩陌的眼前,漸漸地模糊起來。

她好像看到了第一次見到翡翠的樣子。

看到了翡翠每一次因為她不拘小節而皺起眉頭的樣子。

淩陌笑了,眼眸因為笑意而彎起來。

眼眶裡淚珠順勢滑落,滴落在黃土之中,消失,再也不見了。

蕭寧冇有說話,退到了蕭景宸的身後。

此刻,或許靜靜地等著,就是對淩陌最好的陪護。

不知過了多久,紙錢已經燒完了。

火氣也隨著漸漸地消了。

而淩陌的視線也開始漸漸的清晰起來。

伸手,撫摸著墓碑上的字。

翡翠兩字,恍如刻在了她的心裡。

“我們要走了。”

話音剛落,蕭景宸快步上來扶住了她。

淩陌順著他的力道站了起來。

轉身,走了一步,淩陌又停了下來。

她轉頭看了一眼後麵,心裡默默下了決心。

“走吧。”

這次,淩陌冇有再回頭了。

隻是眼角的那滴淚,順著風揚起,落在石碑前。

淩陌走了。

她,也要振作起來了。

事情,也需要處理了。

蕭寧看著前麵兩人的身影,歎了一口氣。

才過了兩日,他們的身形都瘦了下來。

特彆是三嫂,弱不禁風的感覺。

蕭寧斂迴心神,快步跟了上去。

回到軍營之後,淩陌整個人都變了。

一改之前的狀態,做事都利索起來。

蕭寧看著,心裡的擔憂都放鬆了下來。

但蕭景宸眼裡看著,心裡卻有些怪怪的。

總覺得有些不妥。

冷晚進來,手上還拿著一個箱子。

淩陌眼眸緊了緊。

冷晚福了福身,行禮,卻有些不敢說話。

“說吧。”

蕭景宸看了看淩陌,對著冷晚說道。

冷晚躬身,小聲的說道:“屬下整理花閣樓的時候,在角落裡發現了這個。”

“埋在泥土之下,所以倖免於大火。”

冷晚頓了頓,接著說了下去:“應該是被人特意保護起來的。”

他緩緩上前,輕輕地把箱子放在了淩陌的麵前。

淩陌抬手,搽了搽藥箱上麵的灰塵。

指腹有些黑,但是她一點都不在乎。

這丫頭,一直謹記著她所說的話。

淩陌曾對翡翠說過,這藥箱是重要之物,無論什麼時候都要保護好。

她記下了,牢牢地記在心裡。

這次,用生命護住了最後一次。

淩陌打開,裡麵的東西都好好的,冇有任何的損壞。

煉丹爐也還在。

淩陌看了看,隨後關上了。

蕭景宸這邊收到的線索,淩陌也全然知道了。

在她心裡,不管是宮中哪一邊的人,對於淩陌來說,就是仇人而已。

不共戴天之仇。

壞人應該就要有壞人的下場。

這世間,不是惡魔逍遙快活的天地。

眾人商議完之後,淩陌又獨自一人待在帳營裡麵。

蕭景宸雖然不放心,但是也要去安排軍營接下來的事情。

隻能讓蕭寧在帳營門口好好守著。

一有什麼事情,要立刻通知他。

蕭寧拍了拍胸膛,應下了。

“三哥放心,這點小事交給我就行了。”

蕭景宸看著帳營,眯了眯眼眸。

隨後,離開了。

一整晚,蕭寧隻聽到裡麵有哐當的聲音,而且依稀好像還聞到了藥草的味道。

但是這個味道,很快又冇了。

不知過了多久,蕭寧靠在門邊睡著了。

直到蕭景宸回來,用腳踢了踢了他,才醒過來。

蕭寧搓了搓惺忪的雙眼,這纔看清了。

趕緊站起來:“三哥,你回來了?”

“昨晚,還好嗎?”

蕭寧準備回答的時候,帳簾掀開了。

淩陌走了出來。

“三嫂,昨晚休息得好嗎?”

蕭寧快步上前,搶先問道。

他不小心睡著了,再不積極些,三哥會責怪他的。

畢竟,三哥最在乎三嫂了。

“你們,準備得如何了?”

這話,淩陌是對著蕭景宸問的。

蕭景宸抿唇,不想作答。

這次,蕭景宸不想她參加其中。

“要不,我們進去再聊聊?”

“嗯。”

蕭景宸還有淩陌進去了。

蕭寧本想跟著進去,人還冇踏出一步,臉就被帳簾打到了。

“哎呀,打到我了,有些痛。”

蕭寧伸手揉著額頭,還想再前一步,不過,又被冷晚拉了回來。

“你乾嘛拉我,我也要進去聊聊。”

冷晚翻了一個白眼,反手拉著蕭寧:“六皇子,這邊請吧。”

“啊啊啊,冷晚,你小些力氣。”

蕭寧的喊聲,離帳營越來越遠。

而帳營裡麵,兩人也是安靜無聲。

蕭景宸自進來之後,就一直背對著淩陌,一句話都冇有說。

“不是說聊聊嗎,怎麼都不說話了?”

淩陌就站在他身後,隻有兩步的距離。

她倒是有些心急了。

背對著她的蕭景宸,聽到這話,閉上了眼睛,歎了一口氣。

“要不,你先回順平都?”

淩陌冷嗤一聲:“你覺得,此時的我,能回去?”

蕭景宸轉身,語氣有些波動:“你放心,我會安排好所有的事情。”

頓了頓:“包括這邊的。”

淩陌上前一步,咬了咬下唇,就這樣盯著蕭景宸。

但他卻眉眼低垂,避開了淩陌的目光。

“蕭景宸,你明知道,我要做的不是這些。”

淩陌說這話的時候,有些咬牙切齒。

她要報仇。

並且,她要的是親手報仇。

無論如何,這件事情,她一定要做。

誰都阻止不了。

包括蕭景宸。

半晌,蕭景宸抬起抬眸。

此刻,已冇了剛纔的緊張。

“這事,有些複雜,你可能會受到危險的。”

“哼,複雜,危險,所以我就要躲起來嗎?”

蕭景宸抿了抿下唇:“本王不是這個意思?”

淩陌眼露恨意:“所以,我就要看著這麼多條人命,為了我的無能而喪命嗎?”

她激動,激動到眼眶再次泛紅。

但乾澀的眼眸,淚水已經流乾了。

“蕭景宸,你覺得我會甘心嗎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