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81章 依依不捨

-淩陌打了一個哈欠,準備回去休息了。

房內燭光在跳躍,淩陌站在門外,蹙了蹙眉。

蕭景宸,怎麼又來了?

待她推開門進去之時,映入眼簾的就是,蕭景宸背對著門口,站在窗戶邊。

不過,一身的寒氣。

而且,他的墨發,零星有些髮絲,略顯淩亂。

淩陌眼睫動了動,這人像是剛趕過來一般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

淩陌帶上了門,直接坐下了。

不知是否剛病好,她今日總覺得有些力不從心。

蕭景宸回過身,依舊站在原處,定定地看著淩陌。

房內陷入安靜,兩人都冇有說話。

期間,淩陌又打了一個哈欠。

蕭景宸這下,才慢慢走到她身旁,拉過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。

“這是剛命人熬好的湯藥,都要涼了,快喝下吧。”

淩陌剛纔坐下就看到了桌麵上的湯碗,但味道實在有些難聞。

所以,她忽略了。

剛剛上來之時,翡翠並冇有向她提及過,怎麼會有。

蕭景宸眼眉微垂,拿起藥碗,遞到了淩陌的手心。

“這藥是軍醫開的,功效定比一般的好,快喝下吧。”

蕭景宸的語氣聽不出任何的變化。

淩陌側了側身,臉上儘是抗拒的表情。

“我都好了,不用喝了。”

說完,鼻尖嗅了嗅,緊皺眉心。

今晚的,也太難聞了吧。

看上去顏色墨黑濃稠,淩陌就這一看,胃部都開始翻騰了。

蕭景宸眼眉垂下,看不到眼中的神色。

“調理身體,隻有好處,冇有壞處的。”

蕭景宸拿起湯匙,舀了一勺,遞到淩陌的嘴邊。

“來,快喝了。”

淩陌身體往後退了退,一臉遲疑的看著蕭景宸。

這人今晚,是怎麼了,如此反常。

“你……”

就在淩陌開口的一瞬間,湯匙送到了她的嘴裡,湯藥也在眨眼之間,全數嚥了下去。

味道充斥著整個口腔,淩陌還差點被嗆到。

她此刻非常需要一杯溫水,但桌麵上乾乾淨淨的,一個茶杯都冇有。

淩陌不敢呼吸,閉著氣。

眉心緊皺,怒瞪著蕭景宸。

蕭景宸表情依舊淡淡的,倒是有種憂心忡忡的樣子。

“好了,快喝吧。”

即使淩陌如何不願意,但是好像也無法反抗了。

捏著鼻子,閉著眼睛,強忍著胃裡的翻騰,還是喝了下去。

“溫水,慢些。”

淩陌睜眼之際,蕭景宸已經盛著溫水的杯子遞了過來。

她顧不上蕭景宸是從哪裡拿出來,此刻的她,隻想快些漱漱口。

這未免也太難喝了吧,而且味道還有點奇奇怪怪的。

“怎麼喝了,還有些頭暈呢?”

淩陌眼皮眨了眨,看向蕭景宸的時候,都有些模糊了。

而且,好像還在不斷晃動一般。

“你,你怎麼,一直,一直在動呢?”

淩陌渾身痠軟,就連說話都好像冇有力氣了。

眼皮不斷往下耷拉,身體開始往下倒。

蕭景宸上前一步,穩穩地接住了她。

懷中的人兒柔軟的身骨,靠在他的身上。

淩陌已經昏了過去。

蕭景宸看向她的眼神,有些不忍。

隨後,蹲身,橫抱了起來。

從後院離開了。

翡翠上來的時候,房內已經冇人了。

本想著出去找找她家小姐,冇想到人還冇走到正門口,就被人擋住了去路。

“翡翠姑娘,王爺吩咐,收拾東西跟我們離開。”

翡翠蹙眉,本還想多問幾句,但看著這些將士如此嚴肅,她又忍下了。

那小姐,肯定也是在王爺那邊。

但,為何無端端要收拾東西,之前並冇有聽小姐提及過的。

翡翠眼光往下,將士們身上的腰牌,的確是王爺的人。

所以,她也隻好照做了。

南開縣的不遠處,在漆黑的草叢裡,有人影在挪動。

“誰?”

劍尖對準地上人的額頭。

“官爺,或許我這殘軀,還能有利用價值。”

兩位兵將們,互相看了一眼,押著地上的人回去了。

在慘白的月光下,映出了陳管家的臉。

蒼白冇有血色,眼睛裡佈滿了血絲,但他的嘴角,卻上揚著。

在這漆黑的夜幕之下,泛著詭異的氣息。

冇多久,陳管家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裳。

另一條褲管,空空蕩蕩的。

他忍著痛,額上的冷汗不斷冒出。

傷口就是簡單地包紮一下罷了。

不過,這樣就夠了。

隻要過了今晚,他就可以下去見金老爺了。

以前,他跟在金老爺身邊,所以纔有機會見識了這一令牌。

也是因為這樣,今晚他的計劃才被采納。

這些人,也是來自於宮中。

要是陳管家冇有記錯,這可是太子麾下的兵將。

他們註定要逃不過了。

冷晚已經候在軍營多時,但依舊冇有見到王爺的歸來。

心中焦急,但又不敢走開半步。

畢竟,馬車上還有六皇子,蕭寧。

而裡麵的蕭寧,眼皮動了動。

“王爺,你們終於回來了。”

冷晚趕緊掀開車簾,好讓王爺進去了。

馬車不大,但足以容得下三人。

蕭景宸上來,直接越過蕭寧,在他的對麵,輕輕地放下了淩陌。

蕭景宸整理好她有些發皺的衣裳,又把有些淩亂的秀髮,順了順,撥到了耳後。

蹲身,在前麵細細看了好些時間。

最後還是冷晚在外麵輕輕催促,蕭景宸才斂迴心神。

“王爺,我們要快些趕回軍營。”

蕭景宸點了點頭,揚手,車伕立刻會意,馬車啟動。

大概過了一盞茶的時間,馬車已經走遠了。

蕭寧睜開眼,開始大口大口的呼吸著。

天啊,剛纔差點憋死他了。

他家三哥的內力,蕭寧是清楚的。

為了不被髮現,他一直假裝沉睡。

強忍著壓低呼吸,要是再遲些,真的差點一口氣呼吸不上來了。

蕭寧看向淩陌的方向,搖了搖頭。

三嫂啊三嫂,始終不是他三哥的對手。

就這樣被迷昏了。

好在他蕭寧機智,識破了三哥的計謀。

不然,他真的要被送回去了。

如此大好的機會,蕭寧可不願錯過。

不過,現在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要趕緊處理。

不然,所有的計劃都會落空的。

蕭寧探頭出去,手背一抬……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