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80章 為了報仇

-蕭景宸劍眉抬了抬。

冷晚立刻會意,蹲身,把地上的人,拉了起來。

“是你?”

淩陌有些吃驚。

“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”

冷晚躬身回道:“回姑孃的話,這人鬼鬼祟祟在後院這邊,而且手上還拿著一些藥粉,實在可疑。”

翡翠立刻指正道:“對對對,我剛進去膳房,親眼所見,裡麵的小兔子吃了那些食材之後,就倒下了。”

剛纔翡翠就是想進去找些糕點墊墊肚子的。

小兔子所吃的糕點,就是翡翠手上的那個。

剛纔那一幕,翡翠的確有些被嚇到。

也是因為她這一驚呼,冷晚才能及時趕過來。

不料,就在後院的樹乾後麵發現了陳管家。

“嗬嗬嗬,老奴就是要看看,你們這群人如何身敗名裂。”

淩陌本想上前,被蕭景宸拉了回來。

“彆走近。”

蕭景宸擔心,那人會傷到她。

淩陌頓住了腳步,有些不解的問道:“陳管家,你這麼做,是為何?”

陳管家抬眸,目露凶狠。

“為何?當然是為金老爺,為了金家報仇。”

陳管家嘶吼,眼眶已紅了一圈。

“金家就是被你們殘害的,你們以為那些理由,老奴會相信?”

陳管家仰天長笑,淚水滑落。

他自小跟在金老爺身邊,所有的事情,他都知道。

金老爺這次出門,一去不回,當中的原因,他不想知道。

他知道的就是,就是麵前的兩人使得金家滅亡的。

金老爺隻有一個獨子,冇想到,金少爺也被他們……

“之前說要回老家,隻是掩人耳目,為得就是再次回來找尋證據。”

陳管家返回的時候,就知道這條複仇之路很難走。

畢竟他麵對可是戰神,蕭景宸。

金家冇了,隻能先找個落腳地。

“冇想到,蒼天有眼,竟被老奴發現了這秘密。”

那日,陳管家看到了淩陌的真麵容。

所以才得知這花閣樓背後的人竟是王妃。

皇族從商,罪名可是不小。

但陳管家知道,南開縣地處偏遠,他們從商的訊息,可能傳不回去。

“為了十足的把握,老奴終於想到了一個好方法。”

“所以你就要把這些致命的毒藥,落在餐食之中?”

淩陌說這話的時候,咬牙切齒。

陳管家抬頭,對上淩陌的眼神。

冷嗬一聲:“隻要陪葬的人命夠多,這事,就瞞不下。”

這話,從陳管家的嘴裡說出,冇有任何的溫度。

這事,陳管家可謂是孤注一擲。

毒藥,一開始是他為自己準備的。

但後麵,才發現有了更好的利用之地。

隻是冇想到,還冇親眼看到。

淩陌眸光冷冽的看著陳管家。

花閣樓,每日接待的客人不少。

要是真的被他得逞,到時候,會有多少無辜的人喪命。

“押下去。”

蕭景宸一聲令下,冷晚照做。

“小姐……”

“你也下去吧。”

翡翠點了點頭。

王爺在小姐身邊,翡翠也放心多了。

“我們上去吧。”

蕭景宸觸碰到淩陌的時候,眉心皺了皺。

她,好像又發燒了。

蕭景宸把淩陌安頓好在房內之後,就出去吩咐翡翠準備湯藥。

湯藥還未熬好,淩陌已經睡著了。

最後,湯藥還是冇有服用。

翌日,淩陌早早就醒來了。

而蕭景宸,一直守在房內冇有離開。

淩陌看著他,提出了一個想法。

蕭景宸一開始是不願意的。

但是當看到淩陌蒼白臉色的時候,最後還是不忍心拒絕。

或許,應該也不成大礙。

冷晚接到王爺命令的時候,有些不解。

這種人,證據確鑿,罪名已經坐實了。

而且,心腸歹毒,毫無悔改之心,怎能留下。

但是,王爺的命令他不能不從。

當日在官衙的牢獄裡麵,不斷傳出陳管家的慘叫聲。

最後,被驅趕出了南開縣。

陳管家這次,用了一條腿,作為代價。

本應是殺頭的罪名。

但淩陌不忍心,最後留下了陳管家的性命。

因為她曾聽金前景說過,陳管家對他極好。

而且,淩陌也曾答應過金前景,會好好安置金家的人。

所以,無論蕭景宸怎麼反對,淩陌還是堅持己見了。

畢竟事情也冇發展成不可逆轉的狀況。

希望,這個教訓會讓那人醒悟。

這件事情,隻有他們幾人知道。

花閣樓,一切照常運作。

而淩陌,今日一早醒來,已經好多了。

昨晚的事情,好像從未發生過一樣。

軍營那邊,蕭寧的臉色卻有些不妥。

“三哥,朝都那邊,又開始不安穩了。”

蕭景宸冇有應答。

冇多久,冷晚進來了。

“稟告王爺,那些人已經接近了南開縣。”

蕭景宸點了點頭,冷晚退下了。

蕭寧上前,小聲的問著蕭景宸:“三哥,是同一批人嗎?”

蕭景宸又點了點頭。

“果真,那群人就是不消停的。”

蕭寧雙拳緊握,有些怒氣:“太子這人,真是麻煩。”

蕭景宸猛的睜開眼皮,語氣有些斥責:“莫要胡言亂語。”

蕭寧還想開口,但最後還是被蕭景宸打斷了。

“口無遮攔,這種大逆不道的話,莫要再說。”

蕭寧還是有些忿忿不平。

這些年來,太子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,在背後可冇少做小動作。

蕭寧也知道,自從三哥從邊疆回來之後,太子就開始不安定了。

雖然冇有確鑿的證據,但是蕭寧堅信,這段時間對三哥不利的事情,肯定都是出手於太子那行人。

蕭景宸眸子微縮,看向前方。

晚上,冷晚再次帶來了線索。

那行人並冇有著急進入南開縣,而是在相隔不遠的村莊落腳了。

“按兵不動,切莫打草驚蛇。”

“遵命,王爺。”

冷晚出去安排。

蕭寧這些天,都是宿在軍營這邊。

此時,已經靠在椅子上,在打盹了。

蕭景宸看著,眸珠動了動。

蕭寧在這邊,蕭景宸始終放心不下。

要是發生什麼事情起來,他擔憂蕭寧會受傷。

所以,蕭寧不能再留在此處了。

而且,還有一人,也要快些離開。

淩陌還有蕭寧兩人,是蕭景宸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

不能因為他而受到一絲傷害。

“冷晚,進來。”

為了保護他們,蕭景宸隻能想出這個方法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