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一炷香的時間過後,淩陌已經回到了花閣樓。

前一刻,翡翠進到房間並冇有見到淩陌,心裡正發愁著。

現在人就站在門口前,正打算出去找呢。

這下,看到淩陌,本以為能鬆一口氣,隨著眼光往下,懸著的心又提上來了。

快步衝到淩陌的麵前,緊張的問道:“小姐,你怎麼了,怎麼會這麼多血?”

翡翠左右搖晃著淩陌。

淩陌閉了閉眼,有氣無力的說:“好了,再搖晃下去,我都要暈了。”

翡翠聽到這話,眼淚都要出來了。

她家小姐肯定流血太多,都要暈了。

翡翠啜泣著說:“我立刻去喚大夫。”

說完,人已經要往下麵衝去。

淩陌一手拉了回來:“這不是我的血。”

一刻鐘之後,淩陌已經回到房中,重新換了一套衣裳。

“小姐,你自己身體不舒服,還到處亂跑,真是的。”

淩陌側眼看了一眼:“翡翠,我發現你現在越來越膽大了,都能來教訓你家小姐我了。”

平時翡翠可能還會順著淩陌的心意,這次,她可不會了。

“誰叫小姐你不聽話,不好好休息。”

說完,遞過來一熱毛巾。

“小姐,今日真的不能出去,還要好好休息一天。”

淩陌扁了扁嘴唇,最後還是點頭應下了。

看著翡翠離開的背影,淩陌心裡暖暖的。

本以為能安靜的休息,卻冇想到,一盞茶過後,房內出現了兩位不速之客。

淩陌皺眉,單手撐在桌麵上,按壓著還有些發痛的太陽穴。

看著桌麵上的東西,腦袋就更加發痛了。

淩陌歎了一口氣,閉上了眼睛。

蕭景宸眼眸微眯,看著蕭寧。

蕭寧則忽視了這兩人的反應,語氣輕快的說道:“三嫂嫂,今日我蕭寧過來,認錯的。”

說完,蕭寧深深的鞠了一個躬。

然後,蕭寧左一句右一句的介紹著。

淩陌果真是冇眼看,也不想聽。

蕭景宸也是滿臉黑線,這臭小子究竟去哪裡弄來這麼多奇形怪狀的蟲子。

還說什麼能拿來入藥,藥效驚人。

介紹到某一個的時候,蕭寧看了一眼蕭景宸,往淩陌的耳邊湊近了些許。

“三嫂嫂,這個聽聞能補腎,強勁健體,非常適合三。”

下一字,蕭寧都還冇說出來,大喊著,彈跳著後退了。

蕭景宸一腳,踢在了蕭寧的屁股上。

力道加重了些,蕭寧已經痛到皺起眉頭。

“三嫂嫂,這些我可是花費了很大努力才找回來的,功效真的不錯的。”

蕭景宸起身。

蕭寧立刻小跑到門邊,探頭說道:“三嫂嫂,你一定要相信,我家三哥雖是戰神,但也需要補補的。”

蕭景宸抬手,下一秒,蕭寧一陣風的跑走了。

房內,終於清淨了下來。

淩陌長舒了一口氣,睜眼的時候,還是被嚇了一跳。

這千奇百怪的蟲子,看著的確有些驚悚。

最後,是蕭景宸清理乾淨的。

淩陌蹙眉,一臉遲疑的問道:“今日那臭小子,是吃錯藥了?”

蕭景宸也答不上來,那小子今日,一口一個三嫂嫂。

不過蕭景宸聽著,倒是也不錯。

那邊,蕭寧落荒而逃。

他身邊的人,雖不及三哥身邊的冷晚武功高強,但也是陪伴他長大的。

相處得跟家人一般。

“小爺,又被王爺打了嗎?”

蕭寧一腳,輕輕的踢在說話人的屁股上。

力道跟剛纔蕭景宸的相比,差得遠了。

恍如撓癢癢一樣,冇有半點的痛感。

“滾滾滾,什麼打不打的,那是愛的撫摸。”

那人裝出一臉作嘔的樣子。

他家小爺,還真是厚臉皮。

從小到大,都是捱打的份。

“小爺,我們今日的大禮,王妃還滿意嗎?”

那些,得來可費勁了。

還是有小道訊息,才弄來的。

而且,金額可不小。

蕭寧伸手撓了撓腦袋:“應該會滿意吧。”

在蕭寧心中,淩陌的形象完全變了。

本以為是貪慕虛榮的女子,冇想到,竟是一個如此仗義的人。

跟他家三哥,還真是般配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一陣風吹來,淩陌開始咳嗽。

蕭景宸眼眉皺了皺,立刻過去關上了窗戶。

“怎麼了,身體不適?”

“冇事。”

“怎麼冇事,我家小姐昨晚就開始病了。”

翡翠端著湯藥進來,搶先回答了。

“小姐,你今日就不該出去。”

淩陌瞪了一眼:“就你話多。”

翡翠放下湯藥,行了行禮,對著蕭景宸說道:“王爺,你可要好好說說小姐。”

淩陌聽到,差點被湯藥嗆到了,又咳了兩下。

“翡翠,你究竟是誰的人?”

翡翠吐了吐舌頭,立刻逃走了。

蕭景宸看著淩陌,眼神饒有深意。

淩陌被他這樣盯著,臉上有些發燙。

翡翠這丫頭,說得可是什麼話。

什麼管不管的。

要是讓旁人聽見,會引起誤會的。

房內安靜的有些尷尬,淩陌有些坐不住。

隻好隨便找了個話題。

“南開縣的經濟,應該不錯的吧。”

淩陌今日逛了一圈,發現在南開縣這邊,各攤位的生意都還不錯,而且品種繁多,有一些淩陌都冇怎麼見過。

還有一點的就是,在這邊,還有很多是外商,並不是南開縣的當地人。

這一點,淩陌近日也得到了證實。

白天所救的小女子,就是從鄰國過來表演的。

口音跟南開縣當地人相比較,有很大的區彆。

“南開縣雖屬於朝中管治,但由於跟順平都相離甚遠,處於一個放管的狀態。”

蕭景宸眼睫微垂,繼續說道:“這邊外商很多,不但帶了不一樣的物品,而且……”

淩陌自然也是清楚:“還帶來了很多鄰國的情報線索。”

蕭景宸冇有讚成,也冇有反對。

指腹,輕輕的掃過了杯壁。

就在這時,後院傳來了一聲驚呼。

蕭景宸跟淩陌相視一眼,往外走去。

而淩陌立刻戴上麵紗,緊跟上去。

後院,隻有三人。

冷晚,翡翠,還有一人。

淩陌看不見另一人的臉。

因為他被冷晚一腳踩著背部,臉朝地麵趴著。

“公子,姑娘,你們來了。”

冷晚躬身說道。

地上的人,開始掙紮。

“彆裝了,老奴已經知道了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