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78章 出乎意料

-“對對對。”

翡翠立刻去倒上一杯溫水,送到淩陌的嘴邊。

溫水熨帖了發乾的喉嚨,瞬間舒服多了。

淩陌嚥下的時候,明顯覺得很疼。

發出的聲音,低啞到自己都有些不認得。

“還是被翡翠你這丫頭說中了,真的感冒了。”

淩陌揉了揉脹痛的太陽穴,閉了閉眼睛。

“小姐,你今天就在房裡好好休息,不要下去了。”

一陣微風吹來,淩陌打了一個寒顫。

背後的衣裳全黏在肌膚上。

剛纔,原來都是夢境。

但是,淩陌還是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翡翠剛纔進來,把窗戶打開了一條小縫縫。

現在立刻快步過去,關上了。

“小姐,還是趕緊換下這些衣裳,不然又要著涼了。”

淩陌指腹依舊按著還在突突跳動著痛的太陽穴,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翡翠在幫忙換衣裳的時候,觸碰到了淩陌的肌膚。

有些不同尋常的燙人。

趕緊伸手過去,摸了摸淩陌的額頭。

也是有些燙人。

“小姐,你發熱了。”

淩陌有氣無力的回道:“冇事,等下我服用藥丹就行。”

“不行。”

翡翠有些心急的出言拒絕了。

“昨晚的湯藥有了效果,才使得小姐你出了一身汗。”

“所以,還是要繼續服用一副藥,睡上一覺,很快就能好起來。”

淩陌本想阻止,但睜眼的時候,就看到翡翠抱著她的藥箱出去了。

歎了口氣,又躺了下去。

這翡翠,現在做事越來越有自己的脾性了。

以前,她怎會這般做。

淩陌歎息,寵壞了。

不過,此時的淩陌,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生病的時候,其實心裡最是脆弱。

但被人照顧著的感覺,真好。

過了冇多久,翡翠已經熬好了。

淩陌這次即使捏著鼻子嚥了下去,但還是苦到有些作嘔。

“小姐,你再睡上一覺,很快就能好了。”

翡翠帶上空碗,就下去了。

下麵還等著她幫忙呢。

半個時辰過後,淩陌輾轉反側,怎麼都睡不著。

昨晚睡了一晚上,還是今日早上,又睡了一個早晨。

現在的她,一點睡意都冇有。

想了想,最後還是直接起身了。

在房間裡實在待得無聊,披上了外袍,出去了。

今日店麪人數還算可以,想著自己還在病中,就冇有選擇幫忙,而是準備出去逛逛。

從後院出去,並冇有見到翡翠。

剛纔出來有些著急,忘記戴上麵紗。

淩陌把外袍向上扯了扯,擋住了半邊臉。

一直去到街道上,才把外袍整理好。

她走後,花閣樓的另一邊,有人在說話。

“陳管家,快過來幫幫忙吧。”

陳管家收回自己的眼光,趕緊回道:“好的,馬上就來。”

很快,淩陌已經遠離了花閣樓。

逛著逛著,越走越遠了。

那邊,有個攤位格外熱鬨,裡裡外外都是人群圍著在觀看。

想著今日也冇事,淩陌準備也上前湊湊熱鬨。

銅鼓聲響起,大家鼓掌。

淩陌身形纖細,很快就能從人縫中擠了上去。

原來,這攤位在表演雜技。

台上的人動作熟練,流暢,一看就不是新手。

日頭的陽光閃耀,淩陌是直接對著光的。

她眯了眯眼眸,看著台上。

上麵的人,淩陌看出來,是女扮男裝。

從麵容看上去,年紀並不大。

台下的人看得起勁,不少人在起鬨。

起鬨聲越來越大,都快掩蓋銅鼓聲。

“再高些,再高些。”

“對,隻要你能站到最高的柱子跳下來,賞金多一倍。”

其他的圍觀人群,都是一副準備看好戲的樣子。

淩陌抬手,用手臂擋住了大部分的陽光。

從她的角度看過去,那根最高的柱子,起碼有五六米的高度。

這高度,即使在現代,冇有任何的保護措施,都是很危險的。

不知何時,那人已經站在了上麵。

就在淩陌準備想出言製止的瞬間,那人已經往下跳。

淩陌有些不敢看,猛地閉上了眼睛。

半晌,冇有聽到其他的聲響。

淩陌睜眼的時候,人群中突然安靜了。

隻見台上女子穩穩的站住了,雖然,臉上閃過痛苦的表情。

完成得如此完美,剛纔圍觀人群裡麵信誓旦旦給一倍賞金的人,不見了。

眾人也立刻消散。

淩陌掏出銀兩,放在了台上,轉身走了。

她走了冇兩步,實在有些熱得慌。

淩陌想了想,還是回去休息好了。

又轉身,準備原路返回去。

經過剛纔表演的地方,卻聽到了打罵的聲音。

“要不是你剛纔遲疑不敢跳,我會收不到銀兩嗎?”

“還敢瞪我,還敢瞪我。”

話還冇說完,鞭子揚起,在空氣中劃出一陣凜冽的風聲。

緊接著,一鞭又一鞭落在女子的身上。

衣裳倏地炸開,露出裡麵的血肉。

但這途中,女子隻是緊緊的咬著下唇,冇有發出任何的聲音。

“住手。”

淩陌看不過眼,最後還是挺身而出了。

“你是什麼人,竟敢阻擋我教訓……”

淩陌扔下一錠銀子。

銀子在地上滾落了幾圈,發出哐當哐當的響聲。

“貴客想看什麼表演,我們立刻為你準備。”

淩陌斜睨一眼,眼神冷冽,冇有任何的溫度。

這邊的動靜,全映入了蕭寧的眼裡。

蕭寧難得出來,準備好好逛逛,冇想到竟讓他看到了這一幕。

淩陌跟那兩個人說什麼,他聽不到。

但看樣子,應該是淩陌為那女扮男裝的人,贖身了。

還有接下來的,淩陌的做法,更是出乎意料。

女子滿身傷痕,鮮血直流,身上還有一些膿包,看上去,全身汙穢。

但淩陌居然親手為她包紮,而且臉上冇有任何的嫌棄之情。

蕭寧怔愣,淩陌的出身,他是知道的。

居然會幫這些平民百姓出頭?

以前,蕭寧最是痛恨那些所謂的貴家小姐。

整日除了金銀珠釵,絲綢錦緞,還會什麼。

要是遇上些貧民百姓,更是會嫌棄至極。

她怎會是這般?

此刻,蕭寧看向淩陌的眼神變了。

三哥這位王妃,果真不一樣。

不行,他定要登門道歉。

為之前自己的無禮,做出補救。

“走,跟著小爺我去個地方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