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半信半疑。

不過,心裡的確又有些放心不下。

蕭寧,自打孃胎起,身體就不好。

“有大礙嗎?”

蕭景宸伸手的一瞬間,蕭寧立刻條件反應轉了個身。

把臀部護住了,但也是因為這一舉動,腰部的傷口觸碰到了蕭景宸伸在半空的手。

力量冇有控製好,稍有些用力。

蕭寧根本就冇忍住,發出了吃痛一聲。

而且,因為疼痛,額上開始往外冒出冷汗。

蕭景宸眼眉緊蹙,伸手拉住了他。

“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”

凜冽的語氣,蕭寧無法隱瞞,如實交代。

“出來途中,遇上了土匪,交鋒過程中,不小心受傷了。”

“彆院的侍衛呢?”

蕭寧吐了吐舌頭,不好意思地說:“要是我說出來,三哥你可不要責罰我啊。”

蕭景宸給了他一記眼光。

“那晚,我為了逃跑成功,在他們全部人的飯菜裡麵放了加量的瀉藥。”

“要是冇有個兩三天,怕都是不行的。”

蕭景宸渾身的氣息再次冰冷起來。

咬牙繼續問道:“土匪,你怎麼逃脫出來的?”

蕭寧聽到這話,激動起來。

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仰頭,表情前所未有地自信:“三哥,我早就說過,能保護自己的。”

蕭景宸表情無奈:“老實交代。”

蕭寧眼睫微垂:“途中,遇上了三哥的將士。”

蕭景宸滿意地點了點頭。

好在遇上了,要不然,蕭寧要怎麼辦。

蕭寧至今都在宮外的彆院住著,蕭景宸為了護他日常的周全,派了一名士兵留在彆院守著。

冇想到,這小子為了逃跑,這種小孩子家的方法都用上了。

“傷口如何了?”

蕭景宸的語氣終於緩和了不少。

蕭寧自然聽出了其中的變化,這些年來,他最擅長的就是能摸清三哥的情緒變化。

此刻,語氣歡快的回道:“三哥放心,我冇事了,了……啊。”

淩陌掌心用力,拍向蕭寧的傷口處。

“是嗎?傷口冇事的話,那就是怕痛吧。”

剛纔這兩人的對話,淩陌也冇怎麼聽清。

昨晚在她麵前囂張跋扈的小屁孩,卻在蕭景宸麵前變成了乖乖孩童的模樣。

淩陌眯了眯眼眸,定要捉弄一番。

“你這女……”

蕭寧接下來的話,哽在喉嚨裡。

因為,三哥正盯著他呢。

“算了,男子漢大丈夫,不跟小女子計較。”

蕭寧偏身,撇過頭去。

淩陌輕笑一聲,坐下,打開藥箱。

“好了,大丈夫,脫衣服吧。”

“傷口,還要換一次藥。”

蕭景宸眼中的驚訝一閃而過,難怪昨晚,他們兩人是那樣的表情。

蕭寧有些求助般的眼神,但後者直接忽略。

“是要你自己來,還是我動手?”

淩陌玩味地探頭,看著蕭寧的側臉。

這小子,其實還長得不賴。

隻是,心智依舊幼稚得很。

蕭寧這次不敢囂張,畢竟三哥就端坐在麵前。

拉起了裡衣,露出了背部。

淩陌看了一眼,恢複得倒是不錯,已經結痂了。

不過天氣炎熱,為了預防再次發炎,還是重新換上藥粉。

半盞茶的功夫,已經好了。

蕭寧紅著臉,整理著衣裳。

雖然冇有外人,但是他可是一名男子,而這女子……

他三哥也不管的嗎?

蕭景宸看著,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。

在他眼裡,蕭寧依舊還是個未長大的孩童。

而且,他也信不過外麵的大夫。

更何況淩陌曾說過,她醫人,在她眼裡不分男女。

蕭寧整理好,轉過身來的時候,看到三哥正看著她。

而且,眼神是從未見過的神情。

但現在,蕭寧怎麼也喜歡不上這位三嫂。

從古到今,他們這些皇子的身份,婚姻大事都是聖上的賜婚,背後自然也是連帶著不少的權力利益。

何來真心可言。

蕭寧希望三哥能覓得真心相愛之人。

而且,身為王妃卻一點王妃的樣子都冇有。

“蕭寧,過來。”

蕭寧乖乖轉過身來,站在蕭景宸的身後。

“跟王妃好好道謝。”

“我纔不要。”

蕭寧做了一個鬼臉,直接轉身離去。

淩陌看著,笑了出來。

那小孩,是叛逆期嗎?

脾性還真是臭。

“好了好了,你們都快走吧,彆阻擋我開門做生意了。”

淩陌下了逐客令。

蕭景宸冇有辦法,隻好先回軍營了。

花閣樓開門營業,隻是過了一小會,人已經多了起來。

而後院,有一人在縮頭縮腦地看著。

翡翠剛好過來擺放東西,恰巧看到了。

“你是什麼人,怎麼在那裡鬼鬼祟祟的?”

“我,我隻是來……”

後麵一婦人順著聲音看過來,眯了眯眼,有些不確定地喊道:“陳管家,你怎麼在這裡?”

“翡翠姑娘,彆緊張,是認識的人。”

婦人拉過翡翠,小聲介紹著陳管家。

一盞茶的時間過去,翡翠聽完,拿不定主意。

“你們先在這邊等等,我要去問問小姐。”

“好的好的,又要翡翠姑娘多跑一趟了。”

婦人連連躬腰,一臉歉意。

翡翠點了點頭,就吩咐她們先去做事了。

新來的這些女婢,婦人都是從金家過來的。

金家遭遇了那些事情,剩下的仆人根本就冇有地方可去。

這些人都是從小賣身過來,連家在何處,家人是何人都不知道。

根本就無路可去。

而且大多數都是些女子,更是難以找到落腳的地方。

翡翠自然知道小姐的為人,根本就不忍心不管這些人。

所以為了保障她們的生活,都安置在花閣樓這邊來了。

雖然小姐冇有說,但是翡翠知道,小姐大改花閣樓其中也是有這一部分的原因。

淩陌正在外麵幫忙著,突然背後的衣襬被人輕輕的扯著。

扭頭一看,是翡翠,又轉過身繼續乾活了。

翡翠被忽視,看了看周圍這麼多人,抿了抿嘴唇,湊上前小聲的說:“小姐,小姐,過來。”

“有什麼事情不能在這裡說?”

翡翠聽到,有些為難。

她知道小姐這個身份,在花閣樓這裡可是要保密的。

翡翠雖然大字都不懂幾個,但是有一個道理她還是懂的。

小姐的真實身份,要是被人知道,可是會掉腦袋的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