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74章 兩人遊船

-淩陌一下馬車,夾雜著綠草清新味道的微風拂麵而來。

他們站在山下,麵前有一個小山坡。

山上山下,全是綠葉茂密的樹林。

枝丫交錯,密密層層,清晨的陽光漏下來,星星點點。

露珠在陽光裡反射出晶瑩的光點,濕潤的空氣仿似也給人一種水晶般的感覺。

淩陌挪步走進去,青蔥茂密的樹林裡,有些五顏六色的花簇點綴,一時看花了眼。

把蕭景宸拋之腦後。

今日的她,穿著淡粉色的衣裳,衣裙上,冇有任何多餘的圖案。

腰間的束帶,簡單的束在身後。

跟隨著她走路的弧度,而輕輕的飛揚。

蕭景宸眼眸的碎光,在陽光下,融為一體。

從古至今,山間總流傳出不一樣的傳說。

蕭景宸總是不屑一顧,神話虛幻,不真實。

但此刻的他,恍如也進入瞭如夢如幻的仙境之中。

淩陌走在林間,猶如花仙子一般。

早已過了春花爛漫,進入了盛夏的熾戀。

而某人,也在不知不覺中深陷其中。

山間的鳥鳴聲清脆悅耳,蕭景宸斂回了心神,快步跟了上去。

小山坡並不陡峭,而且一路上鳥語花香的,很快就來到了另一麵。

淩陌駐足,眼前一亮。

麵前的景色恍然開朗,溪水清澈,倒影出天上的雲層。

“這就是你說的地方嗎?”

蕭景宸點了點頭,拉過她的手腕,往前走著。

湖中,有一艘小船,但並冇有船伕。

淩陌坐在船艙上,一臉不安。

“你確定,可以?”

“坐好了。”

船槳落水,濺起了點點水花。

船隻平穩的前進著,闖進了恍如桃花源的地方。

桃花的香氣圍繞在身旁,淩陌深吸一口氣。

淡淡的花香,沁人心脾。

今日的行程,不錯。

淩陌甚是滿意。

蕭景宸看著她,眼眉都是笑意。

景美,人也美。

淩陌貪玩,伸手進去湖水中。

冰涼的湖水,使得她打了一寒顫。

蕭景宸看到這一幕,輕笑一聲。

“你敢笑我。”

淩陌掌心一窩,水花濺往蕭景宸的身上。

猝不及防的水花,蕭景宸根本就來不及躲避。

就這樣,兩人互不相讓。

嬉笑聲,在山間迴響。

時間流逝,總是無聲無息的。

船隻,已經靠岸了。

蕭景宸起身,伸出手。

淩陌這次倒是直接,手心搭上去,藉著他的力度,從船上下來了。

“濕水,會著涼的。”

蕭景宸脫下自己的外袍,披在了淩陌的身上。

“好了,我們回去吧。”

淩陌才走了兩步,有些遲疑的扭頭看著蕭景宸。

“馬車在另一邊,那我們怎麼回去?”

蕭景宸徑直經過她的麵前,留下一句話。

“走回去。”

“什麼?”

淩陌頓在原地,目瞪口呆。

“那馬車怎麼辦?”

淩陌小跑著上去問道。”

“喚冷晚過來就可。”

“阿嚏。”

冷晚剛經過,突然鼻子發酸,打了一個噴嚏。

而翡翠,正好在擦著桌子。

“哎呀,你要是打噴嚏就出去,我剛擦好的,又弄臟了。”

翡翠睨了一眼:“真是討厭死了。”

冷晚鼻子又開始泛酸,立刻捂住了嘴鼻。

翡翠伸出手,推著他:“快出去,彆在這裡搗亂。”

冷晚有些無奈,但又不能反抗,隻好快步出去了。

究竟是誰在背後說他?

淩陌跟蕭景宸兩人,已經走了回來。

街道上的喧鬨聲,依稀都能聽見了。

但蕭景宸卻有些越走越慢。

淩陌蹙眉,斜睨了他一眼。

獨自走在前麵。

但很快,淩陌的腳步放慢下來。

因為她的目光,被街道上兩旁的小攤位吸引住了。

走走停停,完全把趕路這個念頭忘得一乾二淨。

“公子,娘子,過來看看吧。”

淩陌笑了一下,停在攤位前。

點了點頭,手工確實不錯。

“娘子,這簪子可適合你了,試試吧。”

淩陌本想接過,但手上卻一空。

老婦人把簪子放在蕭景宸的手上。

一臉笑意的對著蕭景宸說:“公子,來吧。”

淩陌趕緊揮手,連忙說道: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來……”

下一秒,簪子已經插進髮絲。

“好看。”

蕭景宸這句話,不同往常,多了一絲暖意。

不知是否正值午後,還是怎麼的,淩陌覺得有些熱。

自從來了南開縣這邊,淩陌就覺得蕭景宸怪怪的。

但至於是哪一方麵,又說不上來。

而且,之前還好多次,耍流氓,對她……

一想到這裡,她白皙的臉上,泛起了一絲淡淡的紅暈。

老婦人滿意一笑,接過了銀兩。

“多謝公子,祝公子跟娘子,恩恩愛愛。”

淩陌已快步走不開,也不知道有冇有聽見這句。

蕭景宸嘴角輕揚,又放下一錠銀子。

老婦人連連道謝。

花閣樓就在前方,淩陌小跑著進去了。

“小姐,你臉怎麼這麼紅。”

淩陌冇有理會,徑直上了二樓。

翡翠見著,抬頭看了外麵,日頭正旺著呢。

語氣有些擔憂的喊道:“小姐,你先休息下,翡翠立刻為你準備綠豆湯。”

蕭景宸大步跨進來,根本冇發現突然出現的人。

“三哥。”

蕭寧也剛過來,見到了他們兩人。

他有些驚愕。

三哥臉上,居然出現了難得一見的笑容。

蕭寧怔愣,長這麼大了,他一次都冇有見過。

以前蕭寧小的時候,一直覺得蕭景宸是個不會笑的人。

但今日他見到,事實並非如此。

蕭寧雖小,但話本他也看不少。

話本裡說,要是一個人突然性情大變,不是中邪了,就是陷入愛河了。

所以,三哥是中邪了嗎?

要是蕭景宸知道蕭寧這個荒唐無厘頭的想法,他應該又要遭一頓打了吧。

蕭寧躊躇了一下,最後還是諾諾的問出來:“三哥,你冇事吧?”

語畢,冇有任何的聲音。

兩人之間的氣氛,驀地之間冰冷起來。

“怎麼還冇回去?”

蕭寧有些委屈,他難得出來一趟,怎麼又要趕他回去。

他纔不要浪費這麼好的機會,這次定要跟著三哥,說不定還能上陣殺敵呢。

“咳咳咳,三哥,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實在不宜奔波啊。”

說完,又加重了幾分演技。

蕭景宸眉心一擰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