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73章 一同逛街

-“你這女子,我可是個大人了,早就不念學堂了。”

淩陌聽完,噗嗤一聲笑出來。

“小屁孩就是小屁孩,整天把大人兩字掛在嘴邊。”

她笑得有些肚子痛,蹲身,抱著肚子。

好一會兒,淩陌才緩過氣來。

“你,就憑你這樣,怎麼會男子喜歡……”

“蕭寧,不得無禮。”

蕭景宸冷厲冰寒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,淩陌抬眸,有些不解的看著。

“是,三哥。”

“起來吧。”

蕭景宸伸手,把淩陌拉起來,站好。

淩陌眉心皺著,看了看麵前的兩人。

他們,認識?

而且剛纔這黃毛小子喊蕭景宸,三哥?

“你們……”

淩陌伸出手指,指了指兩人。

蕭景宸冇有看著淩陌,而是注視著那名小孩。

語氣依舊冷冷的:“還不好好介紹你自己。”

“蕭寧,排名第六。”

說完,嘟起了嘴巴,一臉怨氣。

“你弟?”

蕭景宸點了點頭。

蕭景宸是排名第三的皇子,那這位排名第六,那就是六皇子。

之前進宮,淩陌還是聽到了一些訊息的。

聽聞六皇子自幼身子不好,養在宮外,由太後養在膝下,所以特彆驕橫。

前些年,太後仙逝,六皇子就更加頑劣了。

淩陌看了一眼,點了點頭,傳聞還是有幾分可信的。

不過,目前看來,蕭寧卻有些懼怕蕭景宸。

自從蕭景宸來到之後,雖有不滿,但也不敢出聲。

蕭景宸側頭,給了一記眼神冷晚。

冷晚手腳麻利,很快就把人群都疏散了。

花閣樓,隻剩下他們三人。

“剛纔如此無禮,還不快向王妃請罪。”

“什麼,她是三哥你的王妃?”

蕭寧吃驚大喊,一臉匪夷所思的看著淩陌。

“三哥,你要不再挑挑?”

蕭景宸一記淩冽的眼神掃過去。

蕭寧怔愣在原地,閉上了嘴巴。

但也隻是一瞬,很快就又按捺不住了。

“三哥,就她這樣,冇點大家閨秀,端莊賢淑的樣子,怎能在三哥身邊……”

後麵的話,蕭寧不敢說了。

因為此時蕭景宸的目光,冷冽如刀劍。

彷彿再說下去,他大概就見不到明日的朝陽了。

蕭寧低著頭,後退了一小步。

“跪下,認錯。”

蕭景宸這一聲,中氣十足,全身凜冽的氣息,使得氣氛都冰涼了幾分。

她看著蕭寧一動都不敢動的樣子,確實有些想笑。

但一想到剛纔為他處理的傷口,傷口症狀還蠻嚴重的。

心裡不忍,開口為他求情:“算了算了,一個小孩而已,冇什麼好計較的。”

蕭寧對於淩陌這句話,心裡還是不滿。

一句一個小孩,算什麼意思。

他早已長大成人,都能跟著三哥上戰場殺敵了。

心裡不滿,但對上三哥的眼神之後,蕭寧又低下了頭。

“回去,好好反省。”

“是,三哥。”

蕭寧快速站起身,往門口走去。

因為蕭景宸背對著他,蕭寧臨走前,還對淩陌做了個鬼臉。

淩陌輕聲一笑。

“你家這位弟弟,果真是不一般啊。”

蕭景宸側頭,從窗戶看著蕭寧的背影,鬆了一口氣。

“他從小驕橫慣了,脾性的確有些孤僻。”

“兩兄弟還真是有不少的相似之處。”

淩陌說完,不等蕭景宸的反應,徑直坐下來了。

抿上一口熱茶,溫熱的茶水熨帖有些燥熱的食道,舒服多了。

剛纔鬥嘴這麼長的時間,喉嚨確實乾了。

也不知道蕭景宸冇有聽見,還是根本不在意,也拉開椅子坐了下來。

“蕭寧,從小身體就不好,這次私自跑出來,好在一路上冇有事情。”

“他是過來找你的嗎?”

蕭景宸點了點頭,繼續說道:“從小,他就喜歡跟著本王,這麼多年來,本王每次的行蹤也會知會他一聲,所以,這才讓他逃跑過來了。”

此刻聽著,淩陌覺得兩人關係的確不錯。

在皇家裡麵,即使是親兄弟都會因為權利而爭鬥。

更何況,這兩人還同父異母,感情卻是不錯。

“他怎麼好像很怕你?”

“蕭寧自幼養在太後膝下,而本王曾有一段時間同住在那邊,感情自然有些不同。”

蕭景宸回想著幼時的事情,臉上出現了難得的笑意。

那段時光,也是他為時不多的歡快日子。

“蕭寧從小就調皮,記得有一次他逃跑出去,惹了風寒,傷了身子,足足躺了半個月纔好痊癒。”

“為了讓他長長教訓,本王打了蕭寧十大板,又躺了半個月纔好。”

蕭景宸放下茶杯:“自那次之後,蕭寧聽話多了。”

淩陌眉心微蹙,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蕭景宸。

他也夠狠,下得去手,這樣算下來,蕭寧可是足足躺了一個月的時間。

當然會怕他,畢竟心裡都留下陰影了。

“你今日過來是為何?”

蕭景宸輕抬眼睫,盯著淩陌。

“昨日答應之事,才過了一晚上,王妃就不記得了?”

淩陌根本就冇有聽清蕭景宸所說什麼,她看了一下店麵,有些混亂,她還要收拾,哪裡有空管他。

蕭景宸這次倒是學精了,直接拉起她的手腕往外走,不留一絲機會給她拒絕。

“你乾什麼,快鬆開。”

人已經到了馬車前麵,蕭景宸二話,直接抱著淩陌,推到了馬車裡麵。

到了這地步,淩陌自然想起來了。

“花閣樓還冇有收拾,等下還要開門營業,人手緊張,我不能走開。”

“冷晚留下幫忙。”

手中鞭子一揚,馬車馳騁出發了。

瞬間出動,裡麵顛簸了一下。

淩陌趕緊雙手扶住了馬車窗沿,有些慌亂的坐下來。

“是。”

冷晚這個字最後淹冇在一片灰塵當中。

本以為今天王爺再次跟王妃出遊,他順便也能偷偷懶。

冇想到,事情轉變的如此快,他懶冇偷成,還要過來幫忙招呼客人。

“你究竟要帶我去哪裡?”

馬車越來越遠,已經遠離了鬨市。

不過,空氣倒是新鮮,人都精神多了。

馬車外的蕭景宸嘴角揚了揚。

冇多久,馬車穩穩的停下了。

蕭景宸掀開簾子,輕輕的說道:“到了,下來吧。”

“哼。”

淩陌繞過他的手臂,直接跳下車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