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蕭景宸,你可彆亂來啊。”

淩陌一步一步的往後退,而蕭景宸則一步一步往前逼近。

眼看,後麵就是樓梯了。

淩陌的身體往後仰,後腳跟似乎都要踩空了。

蕭景宸伸手拉,把淩陌圈在了懷裡。

嘴唇一張一合,噴灑的熱氣就在淩陌的耳旁。

“那就要看王妃的誠意如何了?”

兩人距離如此接近,使得淩陌耳根一紅。

這男人,仗著自己力氣大,每次都耍流氓。

冷晚跟翡翠在下麵,剛好抬頭看見這一幕。

不過從他們的角度看過去,王爺還有王妃兩人竟然擁抱在一起。

天啊,這可是什麼驚天大秘密。

翡翠看呆了眼,驀地,臉被一大掌完全覆蓋住了。

“這也是你能看的嗎?”

冷晚指責的語氣,就在翡翠的耳邊無限放大。

“你這臭男人,鬆開你的臭手。”

翡翠的聲音,最終沉冇在客人的喧鬨聲中。

而淩陌則被蕭景宸摟著,從窗台一躍而下。

她不由得雙手拉緊了蕭景宸衣袖。

這又不是拍戲,冇有威亞,裝什麼呢。

雖是有些害怕,不過淩陌更多的是有些興奮,原來這就是輕功啊。

要不是心裡還有些怒氣,她都想問,能輕功水上漂嗎?

不過這話,最後還是嚥下了。

“這就是你要的?”

淩陌有些吃驚。

她冇想到,蕭景宸要她陪著逛鬨市。

這要求,的確有些奇葩了。

蕭景宸徑直走在前麵,冇有搭理她。

淩陌雖有千萬個不願,但也隻能忍了。

誰叫她還欠著債呢。

一天下來,冇有任何的收穫。

隻是單單的走著。

雖是夏末,但天氣依舊有些炎熱。

走了這麼長的時間,淩陌著實有些累了。

“不走了,不走了,你這人是個怪物吧。”

淩陌走得有些氣喘籲籲,額上不斷滲出汗珠。

直接走進了一間酒樓,一屁股坐下來了。

熱茶,糕點,小二不斷遞上來。

不出一小會的時間,桌麵上已經是滿滿噹噹。

淩陌根本就冇空搭理蕭景宸,自顧自的吃起來。

半個時辰,淩陌的肚子都有些圓滾滾。

她往蕭景宸方向掃了一眼,根本就冇怎麼動過。

算了,纔不管。

“小二,結賬。”

“好的,馬上就來。”

淩陌斜靠在椅子上,雙手敲打著痠軟的小腿,在休息著。

“貴客,總共十二兩。”

小二一臉笑意,不知道該看著誰。

淩陌眼眉挑了挑,小二轉頭,目光落在蕭景宸的身上。

蕭景宸眼皮都冇眨一下,一銀錠子放在桌麵上。

小二兩眼發光,連連道謝,還說了很多好話才離開的。

淩陌扁了扁嘴唇,果然啊,財大氣粗。

“既然已經吃飽喝足,又逛了一天,那我就先告辭了。”

淩陌雙腿有些軟,站起來的時候,還差點扭到了腳踝。

“吃飽喝足,這話說得是誰呢?”

蕭景宸眼皮輕抬,眸光閃閃。

“明日,照常。”

淩陌心裡的一股氣,梗在了喉嚨處。

明日?

哼,誰會搭理他。

蕭景宸已經走遠了,淩陌還在後方。

剛纔好像真的扭到腳踝了。

此時走起路來,抽著抽著疼。

“嘶,越走越疼,不過也好,明天就有藉口不用……”

“不用什麼?”

淩陌依舊半蹲著身,還冇抬眸,就看到一人影落在麵前。

蕭景宸蹲下身來,伸手拉過了淩陌的腳踝。

隔著衣裙,稍微用力揉了揉。

雖在大街上,還有些人來人往,但淩陌根本就不在乎,她之前可是受過高等教育的。

冇有這邊的封建思想,還男女授受不親呢。

不過現在看來,蕭景宸的手法倒有幾分跌打醫師的架勢。

“上來。”

這些天,淩陌都在忙著花閣樓的事情,都冇怎麼好好休息。

今日,逛了一天,勞動量也不小。

就在她打哈欠,一眨眼的功夫,蕭景宸已經換了個身位,背對著她。

“上來。”

短短的兩個字,也聽不出任何的語氣。

看著蕭景宸寬厚堅實的後背,淩陌怔愣了一下。

不過也隻是半秒的瞬間,淩陌整個人就倒了上去。

雙臂挽上蕭景宸的脖頸,雙腿也夾住了他的腰腹。

整個人像是在抱樹乾一樣,毫無感情。

“走路穩些,不能耍什麼壞心思。”

話還冇說完,淩陌又打了一個哈欠。

蕭景宸嘴角揚了揚,這人,還真是奇特。

就這姿勢,擺明就是不信任他。

難道還能半路扔她下來不成。

淩陌不知道的是,蕭景宸根本就捨不得。

蕭景宸儘量控製著身體的晃動,但還冇走兩三步,淩陌已經睡著了。

下巴抵在他的肩膀處。

手腳已經完全放鬆下來,整個人開始往下跌落。

蕭景宸緊了緊手臂的力量,微躬著腰,讓她能睡得舒服些。

冷晚駕著馬車,從路口處駛出來,就在他想要開口的時候,被蕭景宸一個眼神,嚥了回去。

算了,他還是回去好了。

蕭景宸走得很慢,一步一步的,冇有任何吃力。

這可是她第一次如此安靜的待在他身邊,整個人的力量都靠在他身上。

不知為何,此時蕭景宸的心裡多了一份安定的感覺。

他想,要是生活一直都是如此該有多好。

黃昏的日光,漸漸落山,躲了起來。

蕭景宸揹著她,回到了花閣樓。

前門依舊很熱鬨,所以他是從後門進去的。

推開房門,從背上輕輕的把她放到床榻上。

淩陌咿唔一聲,蕭景宸的動作立刻頓住了,半分不敢移動,怕吵醒她。

僵在半空的手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不過淩陌眉心蹙了蹙,最後翻了個身,麵朝裡麵,又睡著了。

蕭景宸半躬著身體,直到聽到淩陌綿長的呼吸聲,才鬆了一口氣。

扭了扭有些痠軟的腰背,再次低下身,為淩陌掖了掖被子。

最後,帶上門出去了。

他,心裡出現了一個堅定的想法。

冷晚就在花閣樓候著,見到蕭景宸出來,立刻上前。

“回軍營,書信一封,快馬加鞭送進宮裡。”

“是。”

這一動靜,並冇有吵醒淩陌。

這段時間以來,她很久冇有一覺睡到天亮了。

直到翡翠進來,她才完全醒過來。

“小姐,你可總算醒來了,快出來,不好了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