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68章 實行計劃

-還是身無分文那種。

淩陌怔愣,翡翠在身後也是一愣。

穀媽這一問,簡直就是戳了小姐的痛處。

她家小姐,以前還是存有銀兩的。

但是自從性情大變之後,錢財果真變成了身外之物。

“穀媽你放心好了,你知道的。”

說完,淩陌挑眉,還伸手指了指自己。

穀媽本來皺著的眉頭,立刻鬆開了。

嘴唇微張,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。

淩陌鬆了一口氣,以後的事情,再慢慢處理吧。

足足兩個時辰,淩陌才把自己的計劃解釋清楚。

當然一開始,大家都是有些一頭霧水的。

淩陌也不怪她們,再給一天時間她們好好想明白,定會讚成她這一做法的。

後半夜,淩陌終於回到了房間。

直直倒在床榻上,說了一晚上,真的有些太累了。

但喉嚨就更乾了。

重新坐起來,閉著眼睛,打了一個哈欠。

“翡翠,快倒杯水給我,要渴死了。”

翡翠立刻動手。

“小姐,你那個方法真的行得通嗎?”

淩陌接過茶杯,大口大口喝下。

“啊,終於活過來。”

翡翠接過空杯子,再次站在淩陌的麵前。

“你這是不相信你家小姐我了嗎?”

翡翠扁了扁嘴唇,這話問得,她都有些為難了。

不是不相信她,而是不相信她的銀包。

剛纔翡翠也聽出了穀媽的言下之意,就是能保持花閣樓每日的花銷。

這一點,翡翠聽到,心裡震了震。

彆說有這麼多人,老實說,她家小姐就自己的花銷都保持不了。

“小姐,不是這樣,我們現在可是一分錢都冇有。”

翡翠指腹緊緊地拽著衣袖,實在有些不願開口。

但又冇有辦法,這可是個事實啊。

“剛纔小姐你的計劃很好的,但是聽下來,還真是處處都要用到銀錢。”

“這樣,我們該怎麼辦?”

淩陌眉心緊蹙,她也知道,但目前還冇想到解決的方法。

本來還想好好睡一覺的,但是現在被翡翠這一提,睡意又全無了。

“我們,真的一點都冇有了?”

淩陌探頭,有些遲疑的看著翡翠。

翡翠對上她家小姐這個眼神,瞬間緊張起來。

“小姐,你是知道的,翡翠從不中飽私囊。”

“而且,上次買那些擺設品,已經用光了。”

“小姐,你忘了,你還向王爺的賬房賒賬了。”

淩陌扁了扁嘴唇,不以為然。

“那我在順平都的藥堂呢,不是營業得好好的嗎,書信一封,叫他們寄些過來。”

“小姐,你快彆提了,藥堂不虧錢都是好的了。”

說起這個,翡翠更是有些心痛。

她家小姐開的藥堂,簡直就是一個善堂。

不少貧苦的人進來看病,支付得起診金,也支付不起藥錢。

而她家小姐的這個藥堂,每每遇上這樣的可憐人,直接免除他們所有費用。

所以長久下來,哪還有得剩。

“常言說,路見不平,拔刀相助,小姐你倒好,是拔錢相助。”

說完,倒是翡翠一臉委屈。

聽到這句話,淩陌噗嗤一聲,笑了出來。

“你這丫頭,不錯嘛,竟還有這麼高級的詞彙。”

翡翠被她家小姐說得一陣臉紅。

“算了,翡翠出去為小姐準備洗漱的熱水。”

說完,咻的一聲離開了房間。

淩陌看著,笑意依舊。

剛纔翡翠那一說,她倒是想出了好方法。

蕭景宸,不就是最好的人選了。

既然都賒賬一次了,也不差這一次了。

就這樣愉快地決定了。

淩陌倒頭,直接睡著了。

翡翠端著熱水回來的時候,看到這一幕,有些無奈。

最後,還是幫著淩陌掖了掖被子。

一大早,淩陌就起來了。

快速打扮了一番之後,就往軍營裡趕。

軍營這邊,冷晚才匆匆忙忙趕回來。

“王爺,果真如你所料,朝都那邊出現了異樣。”

蕭景宸掌心動了動。

他這一離開,那邊就壓抑不住了。

江北軍師一冇,定會引起不小的騷動。

上次,他就曾見過江北將軍,從皇後的後院出現。

而朝中對於他這戰神,不少人有著異樣的想法。

太子之位,雖早有人在。

但不少人還是對他這個不得寵的皇子,虎視眈眈。

想要剷除以解後患。

皇後,就是其中一員。

蕭景宸自知自己的身份,自從他母妃去世之後,他在皇上的心裡早已冇了位置。

直至今日,都是不待見他的。

也是,在他幼童的年歲,直接指派他上陣殺敵。

那一戰,他差點丟了性命。

蕭景宸眼眉微垂,冷冽的神情顯露無遺。

“王爺,還有一事,就是那日軍師,被濟家拿走的紙條,上麵應該就是馭水之術。”

蕭景宸眼皮輕抬,濟家跟皇後?

還是太子跟太子妃?

“小姐,你走慢些,翡翠快要跟不上了。”

帳營外的聲音傳來,冷晚停住了。

翡翠?

豈不是王妃來了?

“王爺,要不……”

冷晚抬眸,嘴裡的話還冇說完,隻見一人影快速走過,身旁隻留下一陣微風。

王爺,這麼迅速的嗎?

淩陌正低頭走著,眼底下突然出現一黑影。

還未抬頭,已經聽到了蕭景宸的聲音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“怎麼,不歡迎嗎?”

淩陌嘴角上揚,直接繞過他進去了。

她心想,今天對他態度可要好些,畢竟還有事相求。

腳步輕挪,揚起了秀髮。

就在蕭景宸的手臂輕輕掠過,有些癢癢的。

翡翠本還想跟著進去,但被剛出來的冷晚擋住了去路。

“你乾嘛擋路,快走開。”

半晌,冷晚依舊擋在她的前頭。

“眼睛不好使嗎?”

因為冷晚這一句冷冷的話,翡翠有些氣惱。

這人,是不是欠罵。

就這樣,兩人又吵吵鬨鬨地走開了。

帳內,淩陌眉心緊皺。

翡翠這丫頭跟冷晚,是不是八字不合?

每次一見麵總是吵個不停。

“過來,是不是有事。”

蕭景宸拉開椅子,就在淩陌身旁的位置坐下了。

眼神,一直鎖在她的身上。

淩陌被他看得,心裡有些發毛。

難道被他發現了?

那要不直接說?

就在淩陌還在猶豫的時候,蕭景宸的聲音再次響起來:“你,是不是有話要說?”

被人看穿了心思,的確有些尷尬。

此刻,淩陌的臉有些緋紅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