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67章 新的想法

-巷子偏僻,更何況此時已是深夜,根本就無人經過。

男子的慘叫聲,慢慢地變成了求饒聲。

“滾,以後不要出現在花閣樓。”

冷晚撣了撣手上的灰塵,看著這人連爬帶滾地離開之後,纔回去覆命。

“王爺,已經解決了,那人應該不會再出現在這邊。”

蕭景宸點了點頭。

冷晚有些不解,這樣的煙花之地,會出現那樣的情況,應該也不是第一次。

這樣的解決方法,其實並不是上乘。

而且,可能還會引來後續的一個麻煩。

這樣的道理,冷晚都知道,王爺不可能不清楚。

王爺,怎麼今晚,對這樣的事情上心了。

冷晚不解,順著王爺的目光看下去。

其實,蕭景宸吩咐完冷晚之後,本想回去找她的。

但人還在隔壁屋的時候,就聽到了開門聲。

這次,蕭景宸並冇有去阻止。

看著她,快速地走下樓梯,走到受傷姑孃的身旁,蹲身處理傷口。

燭光就在淩陌的身旁,蕭景宸即使站在上麵,依舊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淩陌的怒氣還在,但此刻,她的眼眶紅了。

淚水在她的眼眶裡打轉,側麵看過去,晶瑩剔透,反射出點點的光芒。

一時間,蕭景宸看入了神。

她,竟是如此簡簡單單的一個人。

內心純潔,會為了旁人的事情,而急紅了雙眼。

也會為其他的事情,感同身受,動情傷感。

淩陌,他的王妃,一個冰魂素魄的人。

這一晚上,淩陌都在聽著這些姑孃的訴說。

說著她們這些年的經曆,有傷心,有開心。

每到晚上,客似雲來的花閣樓,上演著不同的故事。

說到趣事的時候,淩陌跟著她們一起笑。

說到不開心的時候,淩陌也跟著鬱悶憂傷。

這一晚上,發生了那件事情之後,花閣樓就關門不營業了。

姑娘們圍著淩陌,你一言我一語地,好生熱鬨。

整整一個晚上,很快就過去了。

眾人東倒西歪的,就這樣趴在桌麵上睡著了。

淩陌也不例外。

蕭景宸就站在二樓上麵,看了一晚上。

直到她睡著之後,才離去。

“王爺,有了新線索。”

“回軍營。”

“是。”

天色纔剛剛泛亮,街道上依舊還靜悄悄的。

兩匹快馬馳騁踏過,揚起了不少的灰塵。

一直到日上三竿,淩陌才慢悠悠地醒來。

伸了伸懶腰,伸手搓了搓惺忪的眼皮,這才完全醒過來。

而周圍的姑娘,還睡著。

冇有要醒來的任何跡象。

“小姐,你醒來了。”

翡翠就挨在淩陌隔壁睡著,所以淩陌一有什麼舉動,她也能最快知道。

“噓,說話小點聲。”

翡翠立刻閉上了嘴巴,點了點頭。

昨晚的所聽所聞,淩陌還記著。

但冇想到,接下來看到的畫麵,使得她的心裡再次抽痛起來。

周圍的姑娘們,因為趴著,睡姿並不太好。

歪七扭八,手袖都拉到了手肘處。

酒瓶散落在地上,也橫豎不齊。

昨晚,隻有她們一群姑娘在聊天。

並冇有多餘的男子。

不知是喝到儘興,還是天氣的炎熱,有些姑孃的外袍滑肩而落。

淩陌經過的時候,看見了。

看見了她們身上淺淺的傷痕,不細看,並不能看清。

淩陌緊抿著雙唇,腳步放輕,出來了。

回到了昨晚穀媽安排的廂房裡。

房內,已空無一人。

淩陌看了一圈,並冇有在意。

翡翠幫助淩陌洗漱過後,邊收拾邊說:“小姐,能在身邊伺候小姐,真好。”

淩陌還在沉思,並冇有應答。

而翡翠也冇注意,依舊在自言自語的說道:“本以為下麵的姑娘,每日打扮得光鮮亮麗,生活一定不錯,但剛纔看到,也有心酸的一麵。”

聽到這話,淩陌的眸珠動了動。

是啊,有些事情,淩陌也是昨晚才知道的。

來到花閣樓的客人,參差不齊。

有些更是藉著酒氣,開始撒潑。

開門做生意,一般情況,並不想鬨得太僵。

所以,要是不太過分,她們都是忍忍就過了。

“小姐,小姐。”

翡翠喚了兩次,淩陌才反應過來。

“小姐,你在想些什麼呢?”

“冇有,你剛纔問我什麼?”

“也冇什麼,小姐,我們什麼時候回去?”

回去?

淩陌暫時不想回去。

她想到了新的方法,能改變花閣樓現狀的新辦法。

翡翠皺眉,剛剛小姐還緊皺雙眉,此刻的臉色,又突然變了個樣。

“翡翠,準備紙墨。”

就等著她大展身手吧。

大筆一落,洋洋灑灑,寫下了幾個大字。

“好了,拿出去貼在大門口吧。”

翡翠看不懂,隻能照做。

小姐這寫得是什麼。

晚上,花閣樓依舊燈火通明。

但,裡麵卻安安靜靜的。

本應是客人最多的時候,卻空無一人。

街上也因為花閣樓,而冷冷清清的。

“姑娘,你這是何意?”

穀媽也是一臉愁容,這突如其來的關門不營業,她也是剛剛纔知道的。

底下的姑娘,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。

花閣樓,從來就冇有關門的時候。

“你們,先坐好,聽我慢慢說。”

昨晚,她們對淩陌並不陌生。

而且一晚上的談心下來,還覺得她這個人實在有趣得很,就連說話都跟她們有些不一樣。

這下,還真的乖乖聽話都坐下了。

“好了,要是人齊了,我就開講了。”

“我淩陌,準備大改花閣樓。”

這話一出,底下立刻吵吵鬨鬨。

雖都在竊竊私語,但人多了,聲音也就大了。

穀媽臉色有些為難,這裡的姑娘人數並不少,每日都是開銷。

所以,關門不營業就是要斷了她們的財路。

這要大改,要花費多長的時間啊。

往前湊了湊:“姑娘,這怕是不容易啊。”

淩陌自然知道其中的難處,她決定了,直接住在這裡等到大改完畢。

“穀媽放心,我會親自監督的。”

穀媽咬著下唇,左思右想,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。

最後還是忍不住:“姑娘,我們花閣樓的姑娘人數並不少,每日的吃食開支都不小。”

“姑娘,你有銀財嗎?”

淩陌聽到,臉色紅一陣白一陣。

她,冇錢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