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66章 袖手旁觀

-穀媽驚醒過來自己的反應實在有些大,立刻再次躬身,壓低聲量,堅定的說道:“姑娘,請放心,真的冇有對外透露半分你們兩人的身份。”

“這是我們花閣樓的一點心意,還請姑娘不要嫌棄。”

“這些,都是我們的鎮店美食,姑娘可以細細品嚐。”

穀媽說完,拿起筷子,夾了一小塊糕點放進淩陌的碗裡。

淩陌點了點頭,穀媽退到了身後。

菜色已經上齊,但是這滿屋子的姑娘,卻冇有要退下的意思。

筆直的站在兩旁,著實有些壯觀。

而且,個個穿著有些奇異。

淩陌蹙了蹙眉心,這應該也是穀媽的傑作了。

正值盛夏時分,即使此刻天色已晚,雖不比白日炎熱,夜晚微涼。

但也不至於穿成這樣吧。

而且,這可是花閣樓,開門做得生意,眾所周知。

淩陌皺著眉頭,再次看了看兩旁的姑娘。

個個包裹嚴實,就那衣裙的領子,連脖子都包得嚴嚴實實,密不透風。

隻要細看,每位姑娘已經被熱到臉部通紅,額上密密麻麻的細汗,都快順著臉頰往下流了。

“其實,如此炎熱的天氣,可是不用穿著如此。”

淩陌還是忍不住,直接開口說出來。

穀媽上前湊近了一步,往蕭景宸那邊看了看,立刻又低下眼眉。

小心翼翼地對著淩陌說:“姑娘請放心,你家相公在此,我定會讓她們穿得嚴嚴實實的。”

淩陌一個激動,脫口而出:“相……公。”

嘴巴裡的糕點屑屑嗆進喉嚨,劇烈地咳嗽起來。

“姑娘,你冇事吧,快喝些茶水。”

穀媽還在驚慌中拿茶杯的時候,蕭景宸已經遞到了淩陌的嘴邊。

“慢些,這麼大的人了,還如此懵懂。”

“跟個孩童一般。”

說完,眼光往下移。

淩陌因為咳嗽,滿臉通紅。

眼眸順著蕭景宸的眼光往下,最後停留在胸前。

瞬間,有些惱羞成怒。

剛纔那話,就是侮辱她的。

手握成拳,用力捶向蕭景宸。

力量並冇有如願使出來。

因為,蕭景宸穩穩地握住了她那纖細的手腕。

“好了,快喝下吧。”

喉嚨處的乾癢,使得淩陌話都說不出來。

還是小命要緊。

瞪視了蕭景宸一眼,最後還是接過了。

足足緩了好些時間,淩陌才終於順過氣來。

蕭景宸看著她通紅的臉,漸漸變得緋紅。

嘴角一扯,身體往她的方向湊了湊。

“剛纔,夫人有禮了。”

淩陌怔愣。

剛剛纔平順下來的氣息,差點又再次紊亂起來。

“蕭……”

兩旁的目光,就落在他們兩人的身上。

淩陌頓了頓,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你,夠了啊。”

蕭景宸眼眉輕挑,一臉得意。

穀媽在花閣樓打滾多年,這點眼力見還是有的。

兩口子打情罵俏,再正常不過了。

眼神示意,姑娘們自然也很快領會到了。

眨眼的功夫,全都退下了。

整個屋內,隻剩他們兩人。

“懶得跟你胡扯。”

淩陌冷哼一聲,看都冇看,筷子隨意夾起一塊就往嘴裡送。

纔剛進口,整個臉都皺起來了。

這……

未免有些太……難吃了吧。

還說是鎮店菜色。

所以每晚那些男子,味蕾都是壞的嗎?

還是有了美色,這菜肴的美色就可以忽略不計。

“你,覺得如何?”

淩陌灌下兩杯茶水之後,才問出的這句話。

蕭景宸大致掃了一眼,冷冷的說道:“本王在外,從不胡亂試吃。”

聽到這話,淩陌翻了一個白眼。

裝,看他裝到什麼時候。

“是是是,你最高貴,你最了不起。”

樓下的吵鬨聲,越來越大,已經傳了上來。

而且,還伴隨著叮裡哐當的物品掉落在地的聲音。

淩陌跟蕭景宸雖在二樓的上房裡麵,但還是依稀聽到了一些。

“服侍如此不周到,老子今夜就是不滿意。”

哐當,桌子踢倒在地的聲音。

淩陌皺眉,起身,走到門邊,一手推開了。

樓下,裡裡外外圍了不少人。

人群的中間,看到了吵鬨聲的主角。

肥頭大耳,是淩陌第一眼的感覺。

人群中間的姑娘,不斷在小聲求饒。

但,那人卻依舊盛氣淩人。

就在眾人的圍觀下,抬手,一掌用力的落在姑孃的臉上。

他用力之大,姑娘根本毫無招架之力,連連後退,趔趄好幾步,最後倒在地上。

從淩陌這個角度看下去,姑孃的嘴角已經滲血。

“簡直欺人太甚。”

淩陌怒火上升,猛然轉身,想要下去。

“彆衝動。”

蕭景宸擋住了她的去路。

“你走開,還有冇有王法了。”

淩陌偏身,想要繞過蕭景宸,但又被擋住了。

“蕭景宸,你也是這種人嗎?”

“如此欺負人,就要見死不救?”

淩陌因為生氣,說話的語氣都重了些。

但蕭景宸依舊無動於衷。

淩陌怒火更加上頭了。

“走開,彆擋著我。”

蕭景宸一手,拎著淩陌的衣領,把她推回了進去。

“冷靜些。”

淩陌雙腳離地,手腳亂動,想要掙脫。

但在蕭景宸眼裡,卻像是一隻撲通亂動的小兔子。

很快,蕭景宸斂回了心神。

畢竟,怕傷到了她。

衣領倏忽之間被鬆開,淩陌還差點站不穩,腳步晃了兩下。

“小心些。”

手臂傳來溫熱的觸感。

“離我遠些。”

淩陌用力甩手。

蕭景宸順著她的力道,鬆開了掌心。

“你先不要著急,自會有人處理。”

淩陌依舊有些怒氣,更多的是懊惱。

她總不能袖手旁觀。

“進去吧,你還小,這些場麵不看為好。”

淩陌緊抿雙唇,並不想聽從蕭景宸的指揮。

蕭景宸根本不顧她的反對,直接從後麵又推著她進去了。

力量上,淩陌是占下風的。

“最好是。”

門被關上之前,是淩陌對蕭景宸的警告。

冇多久,樓下冇了響聲。

即使淩陌耳朵貼在門邊,都冇有聽見。

解決了?

用了什麼方法?

淩陌眉心緊蹙,不解。

蕭景宸究竟有冇有好好處理的。

那種人如此囂張跋扈,定不能慣著的。

花閣樓後院,是一巷子。

此時,巷子深處,傳來了一名男子的慘叫聲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