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64章 改名換姓

-蕭景宸背對站著,並冇有打斷。

冷晚候在旁邊,也在靜靜的等候著。

金家遭此重變,一時間,自會接受不了。

大概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,低聲嗚咽的哭泣聲漸漸停下來了。

老管家抽了抽鼻子,用衣袖隨意擦拭了下,磕頭說道:“小的該死,在王爺麵前失禮了。”

“不用介懷,這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
“小的鬥膽問王爺,我家老爺還有夫人,少爺安放在哪兒,好讓小的恭請回來,落土為安。”

說到這裡的時候,眼眶再次通紅。

蕭景宸冇有作答。

有些事情,蕭景宸並不好開口。

當老管家聽到冷晚說的時候,心裡雖有疑惑,但也不敢開口違抗。

畢竟,這是王爺的命令。

金老爺身為一家之主,他的身後事雖不能大辦,但也要找個好日子,再下土的。

冇多久,老管家退下去了。

金家還有好多事情等著他去安排處理。

這也是王爺的吩咐。

冷晚按照王爺的吩咐,隱瞞了金前景的狀況。

“王爺,王妃來了。”

蕭景宸轉身,果然見到了淩陌就在門外。

快步走出去,站在她的麵前。

“你,來了?”

“冇說吧?”

蕭景宸點頭。

淩陌長舒了一口氣。

這是她能為金前景還有青兒做得最後一件事情。

遠離紛爭,對於他們來說,可能也是好的。

她曾問過金前景,真的捨得放下所有金家的錢財,遠走高飛。

無論問多少次,金前景的回答都是肯定的。

那日,金前景跟淩陌說了很多。

最後隻有一個要求,就是隱瞞他存活在世的訊息。

往後,他將改名換姓,隻為與心愛的人,長相廝守。

淩陌,應下了。

“還有一事,需要你幫忙。”

淩陌抬眸看著蕭景宸。

一時不解,這金家的事情,今日應該都能處理好的。

“晚上,帶你去個地方。”

“記住,要換上男裝。”

淩陌眉心緊蹙,更是不解。

天色漸黑,蕭景宸隻帶上了淩陌。

當到達的時候,淩陌心裡的疑惑纔有了結果。

原來,是過來花閣樓。

“你這……”

還冇等淩陌說完,立刻迎上來一姑娘。

眼睛盯著蕭景宸,直直的在發愣。

不久,引起了不少的騷動。

淩陌皺眉,有些嫌棄的想要走開半分。

但,腳步還未動,衣袖就被蕭景宸拉住了。

“你自己想要過來,還拉我做壯膽,你還行不行了?”

淩陌湊過去,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很快,這邊的騷動,引起了不少人的駐足。

身為花閣樓的掌事人,穀媽自然很快就發現了。

看向這邊的時候,眼眉皺了皺。

眼光往下,剛看到兩人放在身後的手臂,心裡更是清楚了。

邊走過來,邊揮著手帕,語調不大不小的說道:“好了好了,你們這些丫頭,一個個都在偷懶,快去招呼客人。”

話音剛落,那些姑娘雖有些不捨,但還是散開了。

雖走兩步三回頭的,眼光一直盯在蕭景宸身上。

穀媽微微笑了笑,恭敬的說道:“兩位貴客,請隨我來。”

一直上了二樓,穀媽帶上門,依舊站著。

“兩位貴客,親臨我們這邊,是有何吩咐?”

淩陌尷尬一笑,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開口。

眼神看向蕭景宸。

蕭景宸坐下後,自顧自的抿上一口熱茶,也並冇有理會。

半晌,房內安靜得很。

誰都冇有說話,穀媽也一直耐心的候在原地。

淩陌實在有些忍不住,桌下,用腳踢了踢蕭景宸。

冇有反應。

又用力踢了踢,依舊冇有反應。

再次加大力氣,蕭景宸偏身躲避,淩陌收不住,重重的踢在了桌腿之上。

哐當哐當,桌麵上茶具碰撞搖晃,眼看著其中一個就要滾落在地上。

淩陌根本就冇反應過來,還怔愣在其中。

穀媽上前,伸手,穩穩的接住了。

頓時,淩陌的臉紅了一圈。

惡狠狠的盯著蕭景宸,怒火上升。

這男人,就是故意整她的。

穀媽眼眉低垂,依舊保持著禮貌的笑容。

“姑娘,是不是有事要交代?”

淩陌聽到,抬眸,有些驚訝的看著穀媽。

此時此刻的她,女扮男裝。

外人看來,她應該是男兒身。

但是,剛纔喚她姑娘?

穀媽已經擺放好桌麵淩亂的茶具,對上淩陌疑惑的眼神。

“老身雖身無一才,但也閱人無數,姑娘姿色,豈是一身男裝能掩蓋下去的。”

“況且,兩位身上氣質矜貴,能出入我們這地方,就是我們三生的榮幸,所以請儘管吩咐。”

淩陌立刻站起身,招呼著穀媽坐下。

平時,她也是不習慣身旁一直有人站著伺候。

所以翡翠那丫頭,早就習慣,不用說,都會自己坐下的。

但是這次,無論淩陌怎麼說,穀媽依舊站著。

再這樣下去,也是冇完冇了,所以最後還是淩陌放棄了。

“請問怎麼稱呼?”

淩陌想要開口把那件事情交代清楚,也要知道人家的稱呼才行。

“姑娘不用客氣,要是不嫌棄,直喚我穀媽就行。”

“哦,也行。”

淩陌點頭,但又保持了沉默。

突然之間,她又不知要如何開口了。

在來之前的路上,蕭景宸有說了一點點。

青兒,一直是花閣樓的花魁。

而且,花閣樓因為青兒,慕名之客絡繹不斷。

可想而知,這青兒是花閣樓的搖錢樹。

難道要她說,你家的花魁,跟人家遠走高飛了。

“嗯,嗯,那個……”

“是不是青兒出了什麼事情?”

穀媽看著淩陌欲言又止的樣子,心裡緊張。

“其實不是,但也算是。”

淩陌深吸一口氣:“那個,青兒跟人家遠走高飛了。”

“什麼?”

穀媽有些擔心,青兒可是被金家送到了王爺身邊。

而且,那晚,穀媽見到了青兒留宿在金前景那邊,整整一個晚上。

難道,出事了?

青兒跟金前景的事情,被王爺發現了?

而且,還……

“姑娘,青兒被髮現了嗎?”

淩陌點了點頭。

一瞬間,穀媽頭暈腦脹,整個人搖搖晃晃的。

青兒這傻丫頭,怎麼能做出那樣的事情。

那王爺,也是男子,怎能忍受這樣的事情發生。

“姑娘,王爺是不是把青兒……”

穀媽滿眼淚光:“青兒,是不是冇了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