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7章 藏得夠深

-當翡翠匆匆趕來的時候,她家小姐正被王爺橫抱著上了馬車。

剛纔她聽到小姐在半睡半醒當中說到要吃點心,馬車正好路過鬨市,翡翠就下車去買了。

就這麼一眨眼的功夫,馬車突然間馳騁而走。

而車伕早就被打暈換了人。

翡翠拚命狂奔,怎麼都追不上。

隻是依稀看到兩名男子。

就在翡翠六神無主的時候,街角處見到了王爺的馬車,匆忙上前稟報。

好在王爺善於觀察,依照地上的痕跡,找到了這裡來。

不過,她家小姐怎麼弄成了這樣?

翡翠不敢出言,隻能匆忙跟上。

此時的淩陌渾身發燙,冷汗浸濕了衣裳,很不舒服。

懷中的溫度倒是有些宜人,身上淡淡的藥草味,還有點好聞。

淩陌不斷的往前湊去,奈何頭頂卻不斷被人推開。

蕭景宸低眸看著懷中,在不斷扒拉著他手臂的人兒。

俏皮的髮絲隨著她的動作不停在繚繞著他的脖頸。

而且這毛茸茸的腦袋一直往他的臂彎拱去。

還真是……不知廉恥。

就她這伎倆,低級。

蕭景宸墨黑的眼眸沉了沉,掌風聚集,淩陌瞬間被推開。

哐噹一聲,撞在了馬車的窗沿邊處。

嘶……

淩陌低哼一聲,眼瞼微顫,並未睜眼。

好痛,而且好熱。

雙手開始不安穩的亂抓,那破損的衣裳又再次滑落。

馬車剛停穩,一陣微風吹來,車簾被掀開。

“王爺,王府已到……”

翡翠著急從後趕上來,引入眼簾的一幕就是,她家小姐衣衫不整,而王爺的手……放在了小姐的胸膛處。

冷晚低頭,側身讓開了一步。

蕭景宸緊抿雙唇,並未出聲。

抱起淩陌,往廂房的方向走去。

一路上,府上的侍女不敢抬頭,但是卻看得清清楚楚。

王爺居然橫抱著王妃回來了,而王妃的衣裳卻……

雪白的肌膚顯露在眾人的麵前。

蕭景宸冷眸眯了眯,心裡腹誹,麻煩至極。

這女人已經三番四次讓他臉麵全失。

堂堂王妃,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,衣衫不整。

蕭景宸雙臂被她挽上,並不能太大幅度移動。

從後扯上披風的一角,蓋在了淩陌的上半身處。

淩陌低喃一聲:“熱。”

“彆動,再動就扔你下去。”

蕭景宸冷漠的聲音在淩陌頭頂上方傳來,但足以使得周圍的人都聽見了。

王爺還真是不解風情。

淩陌努了努嘴,委屈的說道:“吵死了。”

就這一聲,使得蕭景宸掌心緊了緊。

後麵緊跟著翡翠還有冷晚,兩人腳步頓了頓。

王妃未免太膽大了些,這外麵還有人的。

雖說大家早就知曉王妃鐘情王爺已久,傳言說這次賜婚,是王妃以命相逼換來的。

成婚已是事實,但這表現得……未免有點太難為情了。

蕭景宸一路抱著淩陌進到了房間。

就在翡翠準備跟進去的時候,突然陣風傳來,門就在鼻尖處關上了。

翡翠扭頭為難的看著冷晚,後者也是一臉懵然。

王爺……他不是很討厭王妃的嗎?

一個甩手,淩陌被扔在了床榻上。

側身落下,手臂上的傷口再次崩裂。

傷口的撕痛使得淩陌悶哼了幾聲。

但是身上的藥效已使得她模糊不清,即使是這樣的痛感,藥效依舊不能減輕。

這藥,實在厲害。

不知過了多久,隻知道身上的痛感開始慢慢的減緩,淩陌緊皺的眉心終於鬆開,沉睡了過去。

當蕭景宸出來之時,天色已經泛白。

翡翠靠在門邊不小心睡著了,門框的晃動,讓她驚醒了過來。

但王爺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大門處。

翡翠蹙眉,趕緊進去了。

當淩陌再次醒來的時候,已到了中午時分。

“嘶,好痛。”

“小姐,當心些,你手臂受傷了。”

淩陌被攙扶著靠在床頭處,低頭看了看包紮完好的傷口。

“這,什麼時候來的大夫?”

翡翠剛倒上一杯熱水遞過來,搖了搖頭:“這應該是王爺幫小姐處理的傷口。”

淩陌剛喝上一口,此時聽到這兩字,激動的往前一噴,全噴在翡翠的臉上。

“什麼?他?”

翡翠用手袖搽了搽臉上的水滴。

“小姐,當心些,這水還燙著。”

經過一晚上的休息,淩陌此時的腦袋倒是清醒了不少。

昨晚,那宜人的懷抱,還有略帶粗糙的掌心,竟然是他?

明明記得衣裳……

淩陌猛然低頭一看,這完好的衣裳,難道也是他?

“渣男!死性不改!”

淩陌低頭抱著床單裹著自己的身軀,髮絲滑肩而落,擋住了她的臉龐。

“小姐,你這是怎麼了,是不是身體不適?”

翡翠輕輕的拍著淩陌的後背,以前小姐每次受到委屈的時候,也是這樣靜靜一個人哭泣的。

現在看來,肯定是因為昨晚的事情。

翡翠一想到這裡,抽泣的安慰著:“小姐,冇事了,昨晚王爺臨時趕到救了我們。”

“誰稀罕他救!”

翡翠皺了皺眉,疑惑的看著淩陌,臉上並無淚痕,而且眼神凶狠,那是以前的小姐從不會出現的眼神。

自從小姐成婚過後,說的話也都聽不懂了。

“扶我起來,我倒是要去看看,昨晚是誰,敢動我頭上來了。”

淩陌雙腳還未落地,一陣暈眩上頭,好在翡翠扶著,纔不至於倒地。

“小姐,王爺派人回來說,此事不得再追究。”

淩陌怒目瞪著門口,不得追究?

蕭景宸就這麼厭惡她?

即使是自己名義上的妻子被欺淩,也毫無關係?

不得追究,是怕傳出去影響了他吧?

但這口氣,要她淩陌怎麼忍得下去。

昨晚雙眼雖被蒙,但是鼻腔傳來的血腥味,淩陌可以斷定那兩人已被滅口。

傷口已包紮,但是淩陌心裡清楚,失血並不多。

但是昨夜一晚的沉睡,還有今早的暈眩,足以說明是那藥的後遺症。

而這麼厲害的藥,尋常百姓並不能所得。

背後陷害之人,並不簡單。

淩陌雙手緊握床沿處,指尖因為她的用力,已經泛白。

而這邊書房,磞的一聲,椅子被四分五裂。

冷晚諾諾的繼續說道:“屬下無能,並未查清那兩人的來曆,不過那兩人是中毒而亡。”

蕭景宸漆黑的眼眸沉了沉,昨晚他趕到之時,那兩人已經倒地不起。

而屋內隻有淩陌一人。

這毒,是她所下的?

但是兩人中毒的傷口似曾相識……

蕭景宸緊握拳頭,這女人藏得夠深啊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