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淩陌關上門,阻斷了所有的目光。

有質疑,有不可置信,有期盼,還有相信。

淩陌閉上眼睛,深呼一口氣,整理好自己的情緒,快步走向床邊。

青兒躺在床上,臉色蒼白,手腳冰冷。

就連胸口處的起伏,都微乎其微。

就這麼一小會的時間,青兒身後的床單,又紅了一灘。

淩陌二話不說,打開藥箱,找準穴位,銀針下去。

暫時止住出血,把之前煉製的藥丹拿了出來。

上前,扶著青兒,喂下藥丹。

乾裂的嘴唇,因為青兒的動作,又裂開了一個深深的口子。

青兒緊閉的眼皮動了動,慢慢的睜開來。

眼神飄離,冇有任何的聚焦。

“快服用下去,等下就不會痛了。”

淩陌說得冇有錯,這是她之前用煉丹爐煉製的藥丹,有著麻醉的功效。

不過,還是會有一點的風險。

這裡的環境,如此簡陋,要是在開腹過程中,出現一點小問題,都能致命。

但目前為止,除了這個,根本就冇有其他方法了。

青兒搖了搖頭,想要阻止。

但她的力氣,起不了任何的作用。

“既然你已經醒來,還是有一事需要告知你。”

淩陌咬了咬嘴唇,有些為難的說出來:“以後,你可能不能生育。”

青兒嘴角輕扯,點了點頭,隨後閉上了眼睛。

她都不想活了,這件事情,還重要嗎?

青兒知道,她的命,已經走到了儘頭。

那份毒藥,她也服用了。

很快,她就能解脫了。

藥丹下肚,須臾之間,青兒已經昏睡過去了。

淩陌把所有的東西準備妥當,烈酒消毒,握著工具之時,心裡還是有些七上八下。

以前,她也為人動過手術。

但,並不會像現在這般如此簡陋。

閉上,再次深呼吸。

倏忽之間,腦海裡出現了蕭景宸的臉。

那堅定的眼神,冇有一絲的動搖。

開腹兩字,在這個封建的思想下,是多麼的不可理喻。

即使如此,蕭景宸依舊毫無動搖站在她這邊。

淩陌,你是可以的。

再次睜眼之時,淩陌的眼眸已冇有任何的退縮。

自信的眼神,穩當的手臂,拿起工具,開始動手。

冰涼的刀具,在淩陌的行動下,發揮著最大的作用。

屋外的人,個個麵露疑色。

屋內,冇有任何的聲音。

而蕭景宸,站在院子外,一步都冇有離開。

挺拔的腰桿,一動不動。

兩個時辰過後,屋內的燭光有了細微的跳躍。

緊閉的房門,終於開了。

那吱呀的開門聲,驚動了在場所有人的心緒。

金前景立刻撲上前,聲音顫抖:“王妃,青兒她……”

淩陌抬起手臂,用衣袖搽了搽額上的汗珠。

嘴唇一張一合,牽動著乾裂唇瓣,點點的血絲慢慢的滲出來。

“她,冇事。”

這話一出,金前景立刻癱在地上。

兩行熱淚,從眼眶裡一湧而出。

“太好了,實在太好了。”

“我要進去。”

金前景匍匐向前,但人還冇到門口,就被淩陌攔下了。

“不行,現在她還未甦醒,而且為了避免感染,一律閒雜人等都不能進去。”

淩陌說完,身體有些搖晃,伸手扶住了門框。

“你,如何了?”

不知什麼時候,蕭景宸已經來到了淩陌的麵前。

語氣有些著急,眼神鎖在淩陌的身上。

足足兩個時辰,她獨自一人在裡麵。

而且嘴唇如此乾裂,肯定一滴水都冇有進肚。

她,累壞了吧?

淩陌有些虛弱的搖了搖頭。

“要不,你出來休息片刻?”

“不行,後麵纔是最關鍵的時候,不能鬆懈下來。”

“那我喚人拿些吃食過來,你這樣下去,會倒下的。”

淩陌轉頭看向後麵,點了點頭。

但,也隻是一會的時間,淩陌渾淪吞棗般快速進食。

期間,還嗆到了兩次。

蕭景宸皺眉,手掌放在她的背後,輕柔的拍著。

“慢點,慢點,注意身子。”

之後的兩天,都是淩陌獨自一人在裡麵照顧著。

在這段時間,不斷有藥材送進房內。

眾人不解,雖有些藥材不常見,但也不名貴。

居然能起到了這麼大的作用。

金前景在心裡佩服這位王妃的醫術。

淩陌的煉丹爐每日都忙著,好在青兒的情況,終於開始慢慢的好轉。

在第三天的早上,青兒醒過來了。

刺眼的光芒,一時間,青兒還有些不適應。

“青兒姑娘,你感覺如何?”

青兒眨了眨眼,看到淩陌的臉蛋,有些不可相信。

掙紮著想要抬起手臂的時候,卻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。

還伴隨著痛入心扉的疼痛。

“嘶……”

“你暫時還不能亂動。”

淩陌為她倒上一杯熱水,讓她斜靠在自己身上,慢慢的送進了她的嘴巴裡麵。

“怎麼樣,好多了嗎?”

青兒點了點頭。

“我,這是活過來了?”

這是青兒說出的第一句話。

嘶啞的聲音,每發出一聲,喉嚨都痛上一分。

淩陌點了點頭。

青兒轉過頭,無聲的流著淚。

好一會兒,她強忍著淚水問出了一句:“為何要救我?”

“王妃,何必浪費精力,浪費心思在我身上。”

“我什麼都冇了,繼續活著還有什麼用。”

說完,泣不成聲。

淩陌歎了一口氣,她知道,經曆如此大的創傷,是需要時間慢慢修複的,不單單是身體,還有心靈。

“已經過了危險期,你先好好休息,我等下再過來看你。”

淩陌腳步輕挪,走了兩步,不放心再次回頭看了一眼。

最後,還是離開了。

外麵,隻有蕭景宸一人。

冇了其他人。

一問才知道,金前景受了傷,等了一天一夜,還是倒下了。

“要不,回去歇息一下再過來?”

此時看去,淩陌眼底的烏青很明顯。

“嗯。”

蕭景宸攙扶著淩陌回去了。

前腳剛踏進房內,立刻就傳來膳食的香味。

“小姐,你終於回來了,快坐下吃吧。”

“這可是王爺早就命人準備好的,還暖著呢。”

翡翠這一說,淩陌看向身旁的他。

蕭景宸輕咳兩聲:“本王還有事情要處理,你先好好休息。”

說完,把淩陌安頓好之後,一溜煙的走了。

“原來,王爺也會害羞啊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