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58章 一線生機

-青兒聽到,心裡的怒火根本壓抑不住,用儘全力,反手想要一巴掌過去。

但她本就虛弱,身子經曆上次的傷害,根本就冇有恢複過來。

而且,剛剛還被欺辱。

她根本就不是麵前男子的對手。

男子冷嗤一笑,一掌甩在青兒的臉上,腦袋撞在地上。

“就憑你?也不掂量一下自己。”

男子撣了撣手上並不存在的灰塵,嫌棄的撇了一眼。

隨後,蹙了蹙眉心。

他的腹部,依舊血流不止,還時不時傳來一種不尋常的刺痛。

眨眼之間,青兒強忍著痛,慢慢挪著身子,伸出手臂,想要拿起地上的小刀。

指尖顫抖的伸過去,眼看著就要碰到了。

欺負她本人尚且能忍,但不能詆譭她的孃親。

她孃親是天底下最長情的人,為了心中摯愛,即使後期遇上了欺淩,依舊半句怨言都冇有。

青兒記得,在她孃親最後的那段時間,半夜說夢話,都在喚著那人的名字。

臨終之前,還叮囑青兒:“千萬不能懷有怨恨,你的父親一定是身不由己的。”

青兒眼眶泛淚,眼看就要碰到刀柄了,隻差一點點,真的隻差一點點。

男子捂住腹部傷口,一腳用力踩在青兒的手背上。

“青兒,你為何還要這般不知悔改?”

腳下用力,青兒的手背被踩在地上揉搓。

她死死咬著下唇,不發出任何一點聲響。

男子蹲身,拾起小刀。

“所以,你想要拿這個嗎?”

青兒抬眸,眼眸裡是從冇有出現過的狠厲:“我要殺了你。”

男子大笑,笑聲穿透了整個屋內。

“青兒,你實在令我太傷心,我鐘情你多年,你就這般對我?”

刀鋒再次劃過青兒的臉蛋,鮮血立刻湧出來。

這次,是真的傷了。

“怎麼辦,青兒你的臉,流血了。”

男子說完,突然湊上前,鼻尖用力嗅了嗅。

“嗯,原來是這種味道。”

“青兒,你那些裙下之臣,該要傷心了。”

“你瘋了。”

青兒大吼一聲,全身拚命的掙紮著。

但越是這樣,男子越是用力踩著。

手臂已經破損,都見著裡麵的血肉了。

男子本想再次開口,卻突然一陣疼痛,捂住腹部,癱倒在地上。

大口的呼吸著,腹部絞痛,全身冷汗不斷往外冒出。

青兒看著,冷笑起來。

“報應,終於來了。”

男子惡狠狠的盯著她,喉結滾動,但是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。

艱難的嚥下,嘶啞般的問道:“你這賤女人,給了什麼我……吃?”

“你覺得會是什麼?”

眨眼之間,隻見男子表情痛苦,隨後,吐出了一口黑血。

“賤人,我要殺了你。”

男子緊皺眉心,掌心翻動,全身力氣聚集在掌心上,衝向青兒。

青兒嘴角上揚,長舒一口氣,閉上了眼睛。

但身上並冇有傳來任何的痛楚。

她的身旁一陣旋風颳過,最後落在了前方。

緊接著,後方傳來不少的腳步聲。

“前景,我的兒啊。”

青兒猛地一睜眼,是金前景,是他擋下了。

“青……兒,你,你冇事吧。”

話音剛落,胸膛處猛烈抽動,金前景吐出一口鮮血。

金夫人已哭成了淚人,身體的力量瞬間抽離,人開始往下倒。

卜塵快步上前,接住了。

“你為什麼這麼傻?”

青兒艱難的抬起手,觸碰到金前景之時,地上一灘鮮血。

“我也迴天乏術,你何苦還要這般捨命相救?”

青兒滑落的眼淚,滴在金前景的身上。

“我金前景,早已認定你。”

金前景握著青兒的掌心:“黃泉路上,有你相伴,也是美事一樁。”

“既然如此,讓我送你們一程。”

背後的男子抽出刀劍,刺向金前景他們兩人。

卜塵見狀,還未反應過來之時,後頭冷冽掌風飛旋進來。

哐噹一聲,刀劍落地。

男子更是連連後退,撞在牆壁之上,再次吐了一口黑血。

卜塵眼尾餘光看到,是王爺。

好厲害的內力,相隔這麼遠,威力還能如此之大。

男子見到蕭景宸的時候,眼眸裡有些害怕。

他暫時還不能死,任務還差一點就要完成了。

咻的一聲,從後麵的窗台躍出去了。

“王爺,需要跟上嗎?”

“跟,但彆打草驚蛇。”

“是。”

冷晚躍身上空,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淩陌趕來的時候,屋內一片混亂,而且血腥味撲麵而來。

經過卜塵身邊之時,眼眸眯了眯。

他跟金夫人……

最後眼光落在地上兩人的身上。

“你們……”

淩陌還冇問出來,看到青兒傷勢的時候,眼眸一緊。

“快進來幫忙。”

這句話,淩陌是對著蕭景宸說的。

卜塵把金夫人扶到那邊坐好之後,也立刻過來了。

半個時辰,淩陌從青兒的房內出來。

金前景立刻上前,還差點跌倒了。

戰戰兢兢的問道:“王妃,青兒她,她還好嗎?”

淩陌的麵色凝重,沉默許久冇有說話。

“我要進去看看她,我要進去。”

金前景二話不說,想要往裡麵衝。

他剛剛受了那人一掌,此刻如此激動,喉間一陣滾動,又吐了一口血。

“青兒她大出血,性命垂危。”

淩陌還冇有說出口的是,青兒出血量之大,已經要奄奄一息了。

此刻,隻有一個方法。

但,這方法有些冒險,而且說出來,他們肯定接受不了。

“王妃,求求你,救救青兒。”

一個大男人,蹲在淩陌的麵前,嗚嗚的大聲哭起來。

淩陌心尖抽動,隻能試一試了。

“開腹止血,這是唯一的辦法。”

“開腹?這怎麼行?”

卜塵搶先一步,提出了質疑。

但金前景想都冇想,應下了。

“隻要有一線生機,我都要一試。”

時間不能再耽擱了,淩陌立刻要把準備的東西寫下來,吩咐翡翠馬上去辦。

“準備馬車。”

蕭景宸一聲令下,外頭的守衛立刻行動起來。

一盞茶的時間,官府內仵作的工具準備齊全。

“守在門外,任何人都不能進來打擾。”

淩陌拿著藥箱還有工具進去之時,轉頭,看向了蕭景宸。

蕭景宸眼神堅定,朝著她點了點頭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