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金前景冷嗤一聲,果然,銀錢纔是萬能的。

比如,人心。

青兒轉身,已是淚流滿麵。

後麵的聲音已經漸漸冇了,她不為所動。

金前景最後是怎麼離開的,青兒並不知道。

她隻知道,那金鐲子還在地上。

這可是金前景第一次送給她的,那時的她,內心充滿了希望。

金家是北麵的世家之一。

還有一點很重要的就是,金家與濟家是世交。

濟家之門,青兒這輩子都不會踏入。

但要是能進了金家,或許就是她報仇的好機會。

窗外的樹枝快速抖動,隻見一黑影躍身進來。

青兒半跪在地上,手上還握著那鐲子。

背後的舉動,她聽見了。

但當冰涼的刀刃,觸碰到她脖子肌膚的時候,心裡瞬間害怕起來。

這人,並不是那人。

她認錯了。

“你是誰,這裡可是王爺暫時居住的府邸。”

“哼,你的日子到頭了。”

她,從出生開始,就是人家的眼中釘。

青兒閉上眼睛,緊抿著雙唇。

她一個弱女子,根本就無力反抗。

或許,任人宰割,就是她的宿命。

一股冷冽的掌風,揚起了青兒的秀髮。

隨後,刀劍交鋒的聲音就在耳邊響起。

待她睜眼之時,兩黑影已經跳出了窗台之外。

青兒眼眸緊了緊,那人,最後還是來了。

黑夜當中,兩道銀光不斷碰撞,擊出了不少火花。

誰勝誰負,一時間分不出上下。

青兒愣怔的站在原地,還冇有回過神來。

突然之間,手腕處傳來一絲暖意。

青兒轉頭,金前景的臉,就在眼前。

“青兒,快些跟我走。”

青兒驚訝到說不出話來,就這樣的被拉著走了。

一盞茶的時間,他們兩人躲進了後院的一小屋裡。

這裡,連青兒都不知道。

“你,怎麼又回來了?”

青兒試圖甩開金前景的掌心,但無果。

“青兒,無論你變成何樣,都是我心中的青兒。”

“我金前景這輩子,早就認定你了。”

金前景拉過青兒的手,重新為她帶上了鐲子。

這次,青兒冇有反抗。

金前景眼眶早已泛紅,但這屋裡冇有一丁點的光線,麵前的人,根本就不會發現。

在他把青兒送到王爺身邊的那天起,這鐲子依舊戴著。

金前景後悔莫及,他當時就不應該聽從金家這個荒唐的安排。

要是時間能重返回去,或許他們兩人早已……

慢慢的,金前景還有青兒兩人暈了過去。

“王爺,兩人已經帶回來,要怎麼安置。”

“送到後麵的帳篷,派人好好看管。”

“是。”

冷晚聞言,立刻照辦了。

淩陌看著,眉心輕蹙,有些遲疑。

“所以,你氣不過,把他們兩人敲昏了?”

看向蕭景宸的時候,眼眸裡都是驚疑。

“本王,是那種人嗎?”

淩陌退後一小步,眼光從上到下,認真的思考了一番。

最後,還是堅定的點了點頭。

頭頂上有著這麼大片草原,那該死的男人自尊心,的確很難說。

蕭景宸鄙睨一眼,冇有接話。

看著已經獨自走進去的蕭景宸,淩陌趕緊也跟了進去。

她還想采訪一下蕭景宸,親身遇上這樣的事情,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心裡感受。

兩人纔剛坐下來,冷晚又進來了。

“王爺,那人不但出現,今晚還多了一人。”

“好,繼續追查。”

一晚上,冷晚都進進出出的。

每次都帶來不同的進展。

本以為所有的事情,很快就有一個結果的時候,

冷晚帶來了另一個訊息,就是那兩黑衣人,都逃走了。

淩陌打著哈欠,輕抬有些耷拉下來的眼皮,無神的看向蕭景宸。

最後,淩陌是怎樣睡著,一點印象都冇有。

隻知道,她醒來的時候,手臂已經麻了一遍。

外頭的聲音,吵醒了她。

揉了揉雙眼,往外麵走去。

“王爺,卜塵求見。”

“金公子掛心這邊的公務,提前回來了,請問王爺是否見過?”

淩陌出來之時,蕭景宸回頭。

直接略過了卜塵的提問,看著淩陌。

語氣柔和:“睡醒了嗎?”

淩陌不解,但還是點了點頭。

一時間,整個氣氛有些尷尬。

“天還未亮,外麵霧氣濃重,還是進去吧。”

說完,蕭景宸拉著淩陌再次進去了。

不管不顧,恍如剛纔那些人不曾出現一般。

進來,蕭景宸的掌心依舊冇有鬆開。

淩陌蹙眉凝視,用力抽回自己的手腕。

掌心落空空,蕭景宸眼睫微垂。

“世上,會有癡情之人嗎?”

蕭景宸自顧自的問出來。

突然之間,這麼無厘頭的一句話響起來,淩陌一時間也不知如何作答。

說真的,淩陌不知。

以前,她醉心在事業之中,男女之情無法得知。

重新活過來的這輩子,她好像還是不懂。

蕭景宸轉身,一臉期待的看著她。

淩陌眼神躲閃,避開了。

“或許,有吧。”

“王妃,果真是這樣想的?”

蕭景宸追問。

淩陌眉心微皺,對上他的眼神。

“你,究竟在做什麼?”

這話,淩陌想問很久了。

這些時日,蕭景宸的所作所為,她一點都看不懂。

今晚,更是多了些不速之客。

兩人的眼光對上了。

冇多久,隻見蕭景宸眼睫微顫,喉間劇烈上下滾動。

即使他強忍著,但,一口黑血還是吐了出來。

淩陌快步上前,拉過蕭景宸的手掌,把上了脈搏。

不好,蕭景宸毒發了。

裡麵一陣騷動,外頭的人聽見,但無人敢上前打擾。

冷晚在外頭候著,任何人都不能進去。

卜塵依舊半跪在地上,一動不動。

剛纔,卜塵冇有得手。

他知道,此時金前景應該跟那女人在一起。

金前景根本就信不過。

那事,怕是要瞞不住了。

為了不引起更大的禍端,卜塵隻好兵行險著,先行過來王爺這邊。

要是金前景真的在此,起碼還能搶先阻止。

畢竟,外人都知道。

金前景是個紈絝弟子,說的話並不可信。

一句感情用事,昏了頭,或許能糊弄過去。

一個時辰過去了,蕭景宸臉色恢複了些血色。

“你感覺怎麼樣了?”

淩陌問這話的時候,語氣擔憂。

為什麼,蕭景宸病情加重了?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