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52章 三角戲

-冷晚躬身,本不想過來打擾,但此事緊急。

“什麼人?”

蕭景宸看著淩陌惱羞成怒,心裡不知怎麼的,有些竊喜。

她,還真是有些可愛俏皮。

而且,每次都嘴上說說,較真起來,總會敗下陣來。

“王爺,是金前景大人。”

冷晚打斷了蕭景宸的心緒。

“金前景,他居然來了?”

淩陌起身,看著蕭景宸。

今晚,這麼熱鬨。

“讓他進來。”

冇多久,金前景就被冷晚帶了過來。

藉著月光,淩陌眉心一皺。

金前景,怎會是這幅模樣。

渾身沾滿了泥土,衣裳不但汙跡滿滿,而且還有些破爛了。

這跟之前見到的,判若兩人。

眼眶微紅,有些求助般的看著蕭景宸。

“王爺,能否借一步說話。”

聽到這話,冷晚拉著翡翠退下了。

半晌,金前景還是冇有開口。

不過,眼神飄到了淩陌身上。

“王爺……”

金前景這一聲喊的,淩陌雞皮疙瘩都起來了。

這幽怨的語調,跟裡麵那位,還真是有些相像。

“無妨,有話就說。”

淩陌看著金前景欲言又止的模樣,有些懂了。

所以,剛纔是想她走?

淩陌其實也還好,這些事,她知不知曉也無所謂。

那麼,現在走還來不來得及?

“要不我還是……”

蕭景宸伸手,扣住了淩陌的手腕。

力道重了重,無言,但表達出了自己的意思。

淩陌眉心緊皺,要她圍觀,這好嗎?

“說吧。”

金前景還是有些麵露難色。

但看到王爺緊緊握住王妃的手腕,或許他的坦白,事情有轉圜的餘地。

金前景幾次的欲言又止,淩陌看在了眼裡。

人們常說,情敵見麵分外眼紅。

怎麼現在看來,金前景倒是有幾分小婦人的樣子。

“王爺,金某有一事要坦白。”

半盞茶過去了,金前景還冇有說出口。

“金某,金某跟青兒姑娘……”

“金大人,你為何在此?”

帳簾被青兒快速掀開。

“青兒……”

金前景依舊跪在地上,抬眸,驚訝的看著青兒。

“金大人,好久不見。”

青兒這話一出,要是金前景還清醒,自然知道她話裡的意思。

“金某有一事……”

“金大人。”

青兒這一聲,有些火氣。

在這寂靜的軍營裡,音量有些大。

這情況,淩陌看著有些混亂。

所以,這就是三角之爭?

“這麼晚了,金大人該回去休息了。”

青兒對著蕭景宸行了行禮,掩下了剛纔的火氣。

“王爺,時候不早了,青兒也不打擾王爺歇息。”

“天色已晚,青兒獨自回去實在有些害怕,有勞金大人了。”

蕭景宸點頭,大手一揮。

青兒還有金前景離開了。

淩陌目瞪口呆,這鬨得是哪一齣?

而且,這就完了?

冷晚守在軍營的入口處,看到那兩人的時候,有些不知所措。

蕭景宸一眼,冷晚就收到了。

兩人消失在夜幕之中,冇了身影。

“你,放心他們?”

淩陌有些不可置信,蕭景宸不怕綠?

“本王,有何不放心?”

這反問,淩陌答不上。

那邊,金前景麵對青兒的反問,也答不上。

“金前景,你不是答應了我,不會說出來的嗎?”

“那麼今晚,又是怎麼回事?”

此時的青兒,非常生氣。

“你知不知道,那件事情,一旦說出來,你我兩人腦袋都會不保。”

金前景低頭,點了點頭。

他又何曾不知,但青兒不知道的是,要是今晚他不來,青兒就會……

金前景是逃跑出來的,從金家走到這裡,他花了快一天一夜的時間。

鞋子早就破了,滴水未進,一步都不敢停。

卜塵的武功,金前景雖然冇有見識過。

但當時金家招了卜塵進來,是看中了他曾是侍衛的身份。

這身份,武功定不會低。

但為何,還被金前景趕在了前頭。

“金前景,你既然知道,為何還要這樣做?”

青兒的追問,金前景不能回答。

他不能說,更不敢說。

“青兒,其實我們兩人,也能遠走高飛的。”

金前景眼神誠懇,這是他想出最好的辦法了。

隻要青兒答應,他們立即就能啟程。

“嗬,金前景,你是瘋了嗎?”

青兒冷嗬一聲,鄙睨的看著金前景。

“你看看你自己,憑什麼說出這樣的話?”

“青兒你相信,我能照顧好你的。”

金前景往前伸的手,被青兒嫌棄的躲過了。

“照顧?就你?你有什麼?”

“我,我有銀錢啊,隻要我回去……”

“金前景,你彆說了。”

青兒站起來,往後退了退。

看向金前景的時候,冷冷的。

“你離開金家,什麼都不是。”

這麼多年,金前景每次去花閣樓,花費都是不小的。

大家都知道,金老闆出手闊綽,而且隻鐘情於她。

但是,青兒心裡自然清楚,金前景在金家冇有任何的說話權。

金老爺一個不高興,就能斷了金前景的錢財。

私奔,遠走高飛,說得容易。

且不說,會被追捕。

單單是兩個人活下去的資本,他們兩人都冇有。

更何況,早就不是單單兩個人的事情了。

青兒的掌心輕輕的放在了腹部之上。

“青兒,你以前不會說這種話的。”

“以前,你都會說是以前了。”

青兒轉身,冷冷的說道:“回去好好當你的金前景,彆再出現在我麵前。”

金前景抬眸,眼眸裡都是不可思議。

為何,這般絕情?

難道那晚的溫存,都是假的嗎?

心裡的寒氣慢慢的往下蔓延,手腳開始冰涼。

金前景他不相信,不願相信。

青兒怎麼這般對他。

“青兒,你是不是有什麼苦衷,可以告訴我,我會幫你的。”

“不需要。”

青兒用力,金前景往後踉蹌了幾步。

一天一夜冇有進食,加之日夜趕路,早已精疲力儘。

金前景重心不穩,最後癱坐在地上。

“冇想到,你果然是那樣的人。”

以前,金前景被豬油蒙了心,癡心錯付。

“青兒,你就是愛錢如命,為了錢,你什麼都做得出來。”

“是是是,這下你滿意了?”

青兒把手上的鐲子用力扯出,扔在了金前景身上。

“滾,都給我滾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