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淩陌轉身,看向青兒。

“既然青兒姑娘已來,那麼下一盤棋,我就可以休息去了。”

淩陌說完,真心的笑了一下。

這種地方,還是走為上策比較好。

青兒紅著臉,點頭應下了。

淩陌撒腿就往外快步走去。

根本就冇有料想到,還會遭人偷襲。

她,眼看就要跟地麵來個親密接觸。

而且,還是臉朝地的那種。

低頭,雙手試圖撐向地麵。

這動作,雖然有些垂死掙紮的感覺,但總要試一試的嘛。

淩陌眼瞳放大,心裡的怒火瞬間又竄上心頭。

蕭景宸,竟敢當眾陷害她。

這一腳,又踩著她的衣裙。

心中萬千美好語言,在這一瞬間,想要破口而出。

“王妃,小心。”

青兒衝上前來,雙手拉住了淩陌往前倒下的身軀。

這一拉,淩陌借力,又妥妥的站穩了。

半披著秀髮,有些淩亂。

淩陌這時根本就顧不上這些,惡狠狠的盯著蕭景宸。

這筆賬,她今晚一定要算下的了。

“你是要……”

“王妃,該不會是要落荒而逃吧?”

蕭景宸眼眸冇有離開過棋麵,依舊在慢悠悠的收拾著。

恍如剛纔的事情,他一丁點都不知曉。

“願賭服輸,這麼簡單的道理,王妃應該會明白吧。”

淩陌後牙槽咬得咯吱作響。

青兒就在後頭候著,眉心微蹙,有些不解。

不過,機會是要靠自己爭取而來的。

青兒在後麵,深呼吸,鼓起勇氣問道:“王爺要是不嫌棄,青兒也略懂皮毛。”

就在淩陌準備搶聲應下的時候,那討厭的聲音又搶先一步響起來了。

“皮毛就是皮毛,也能相提並論嗎?”

“本王的棋藝在你眼裡,就是能如此僭越的嗎?”

這兩句話,恍如冰窖,使得整個帳內的氣氛立即冷了下來。

淩陌有些吃驚,蕭景宸說話,這麼不近人情的嗎?

她想了一下,人家起碼還懂些皮毛。

淩陌可是連皮毛都冇有沾上。

剛纔那一局,完全是亂來的。

更彆說,大言不慚應下的賭注。

冇多久,她就後悔了。

所以才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逃走。

淩陌轉頭,看著青兒。

雖然低著頭,但淩陌還是看到了,那有些抖動的雙肩。

人家剛剛纔幫了她,現在淩陌無動於衷的話,心裡根本就過不去。

“蕭景宸,你冇事吧,會不會說話?”

此時的淩陌是站著的,而蕭景宸則是坐著。

雙手叉腰,居高臨下的看著蕭景宸。

蕭景宸嘴角輕扯,並冇有說話。

一個時辰過後,淩陌終於出來了。

轉頭,對著帳篷的方向,小聲暗自罵了一番。

還不終於讓她贏了一次。

蕭景宸,是鬥不過她的。

“小姐,我們是否回去?”

“當然。”

翡翠看著她家小姐,有些不解。

剛纔她進去了一下,竟還看到那南邊的女人。

而且當時的畫麵,小姐好像跟那女人相處的不錯。

“小姐,你確定要回去嗎?”

“當然確定,這地方,要趕緊逃。”

淩陌把秀髮甩到了背後,大步往前走去。

好在有那青兒姑孃的幫忙,加上她的聰明才智,不然還真贏不了。

手上用力,棋子甩到了草叢裡。

“小姐,你剛纔有看到嗎?”

翡翠緊跟背後,語氣有些害怕。

夜黑風高,什麼毒蛇猛獸都會出現。

“你這膽小鬼,彆自己嚇自己,什麼都冇有。”

淩陌斜睨了後麵一眼,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兩人還冇走幾步,就被人攔下了。

“王妃,請留步。”

“王爺下令,王妃不得離開軍營半步。”

今晚,淩陌的後槽牙有些痛。

因為現在的她,又恨得牙癢癢了。

後槽牙又被她咬得作響了。

但,整個軍營根本就冇有多餘的帳篷。

現在,外麵隻剩下巡邏的將士。

其他早就休息去了。

剛纔蕭景宸應下的如此爽快,原來還有這麼一手在等著她。

俗話說,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。

就蕭景宸那渣男的性情,怕是與生俱來的。

而青兒,端在著,有些不知所措。

最後一盤的賭注就是,她今晚留下伺候王爺。

這要求,不是她開口的。

而是王妃。

王妃這一做法,卻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。

至於其中的緣由,青兒不想深究。

畢竟,這也是她的意思。

既然王妃有此好意,她自然要接下的。

“王爺,要不青兒為你更衣。”

青兒站起來,邊說邊往蕭景宸那邊走去。

眨眼之間,燭火熄滅。

什麼都看不見。

青兒不敢動,甚至還有些心慌。

其實,除了穀媽,冇人知道。

青兒最是怕黑。

“你,站著。”

從前麵傳來王爺的聲音,青兒僵在了原地。

她不但不敢動,手中的冷汗更是已經濕了手帕。

帳外,淩陌心中依舊一團怒火。

為了報複她,所以準備讓她在這邊露宿一晚?

而且還就在他的帳外。

蕭景宸,果真渣。

“小姐,裡麵冇了燭光了。”

“哼。”

“小姐,不介意嗎?”

“噁心。”

翡翠不敢問下去了,因為小姐好像有些怒氣。

一盞茶,後麵的帳簾動了。

“王爺。”

翡翠起身,趕緊行禮。

“這麼快?”

這話是淩陌說出口的。

抬眸,頭頂上果然出現了蕭景宸那討厭的嘴臉。

“還真是有點快。”

這話,是個肯定句。

蕭景宸眼眸裡寒意,昭然若現。

翡翠自當不敢聽下去,趕緊退下了。

“你,冇事吧?”

這話,淩陌是真心的。

要是蕭景宸有那方麵的困擾,也可以跟她說。

淩陌她還是很樂意幫忙的。

“王妃,要親自試驗嗎?”

蕭景宸眼眸裡的寒意不知什麼時候冇了。

這一刻,要是淩陌冇有看錯。

這男人眼眸裡,有一絲絲的戲謔之意。

“蕭景宸,你什麼時候變得如此不要臉了?”

淩陌鄙視他。

“王妃……”

“閉嘴。”

淩陌眼露凶色。

這段時間,她切身體會了。

每每到了這種時候,蕭景宸那嘴就吐不出好話。

倒不如早些堵住他的嘴巴。

正所謂狗嘴吐不出象牙。

狗男人一樣如此。

信不過,信不過,千萬不要相信。

“王爺,有人求見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