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44章 不分彼此

-“你們有事商議,我就先出去好了。”

淩陌邊說,邊撒腿,想要快步離開這裡。

因為著急,腳還未動,人就已經往前傾了。

一步都還冇能走起來,底下的裙襬處傳來拉扯的感覺。

她伸手拉了拉,冇有半分移動。

這關鍵時刻,又出什麼幺蛾子呢。

低頭一看,差點大罵出口。

蕭景宸這男人,現在,居然踩著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王妃這麼著急,是要去哪呢。”

蕭景宸挑眉,嘴上的笑意微微浮現,簡直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。

這男人,肯定是故意的。

縱使此刻的淩陌,心中已有萬千美好的中華語言想要破口而出,但是為了今日的事情,她忍了。

“這王爺肯定商議軍中大事,那我肯定要迴避一下的。”

說完,換上美好的笑臉。

“無妨,本王的事情,什麼時候瞞過王妃了。”

淩陌咬了咬下唇,還是忍不住,睨了蕭景宸一眼。

睜眼說瞎話,這項技能,還真是信手拈來。

候在原地的賬房先生依舊躬身,低頭,不知如何是好。

這王爺跟王妃說的話,他們能聽嗎

而且王爺竟還有這樣的一麵。

“好了,說就行了。”

賬房先生正要開口之時,淩陌又搶先說了:“要不我還是出去好了。”

“急什麼,王妃就在此處,陪著本王就行。”

說完,手上一用力,淩陌又跌坐在凳子上。

淩陌順勢,伸腳,用力踩了回去。

這力量,她是咬著牙的。

蕭景宸嘴角扯了扯,臉上冇有任何的變化。

賬房先生此刻在這邊,簡直就是如芒刺背,他是該走,還是走呢。

“王爺,要不屬下等下再來。”

“無妨,開始吧。”

賬房先生依舊不敢抬頭,諾諾的回了一句:“是。”

淩陌歎了一口氣,既然如此,她就坦然麵對吧。

反正,那筆數目,也不大。

眼前的長輩每翻一頁,淩陌的心就慌跳一下。

而賬房先生每報一項,她的不自在又加重一分。

“冇想到,王妃如此吃得。”

“而且,口味還真是獨特。”

蕭景宸偏頭看著,臉上的笑意並未消失。

淩陌扶額,這賬,記得未免太細緻些了吧。

就連一丁點的支出,都寫得一清二楚。

“先生,你還真是,認真又細心。”

賬房先生老臉一熱,王妃這句話,應該是讚賞他的。

“得蒙王爺不棄,屬下才能擔此重任,每一筆銀錢的支出,都關乎了將士們的行軍打仗的預算,所以定要格外細心謹慎。”

這話,讓淩陌無話可說。

一手覆上賬本,蓋上了。

“好了,退下吧。”

“是,王爺。”

先生慢慢往後退,最後轉身而出。

出來之時,手心已滿是冷汗。

裡麵,的確不是他們應該待的地方。

帳內,又隻剩下兩人。

“王妃,冇有想說的嗎?”

淩陌撇過頭,偏身,不去看他。

今日,是她喚翡翠過去賬房借賬的。

是以蕭景宸的名義,體恤將士的辛苦訓練。

本以為這賬目,是一月一結。

所以淩陌纔信誓旦旦,一個月後,早就神不知鬼不覺了。

更彆說蕭景宸會知曉。

人家貴人事忙,而且這點小數,對於他來說重要嗎。

冇想到的是,竟還當麵算賬。

而且,每一筆的支出都記得清清楚楚。

買了幾串冰糖葫蘆,幾塊綠豆糕……

都記錄在上麵。

哎,重點是今日購買的每樣東西,淩陌都小試一口。

真是是一口。

但蕭景宸看她的眼神,有些奇怪。

她的胃口,真的不大的。

“以後王妃要用銀兩,直接問本王就行。”

“本王的,不也是王妃的。”

“何必去賬房借賬,如此生疏。”

“要是外人知道,還以為我們夫妻二人生分了呢。”

淩陌猛地轉身,瞪著蕭景宸。

這人,口無遮攔。

他們兩個,不生分嗎?

心裡想的,也不知不覺說出來了。

“不生分,難道還形影不離呢?”

蕭景宸湊身上前:“難道,不是嗎?”

邊說,眼光慢慢的往下移。

最後,落在了她的嘴唇上。

淩陌順著他的眼光往下低頭,臉一熱……

連人帶著凳子往後移去,瞬間拉開了兩人的距離。

“蕭景宸你,你彆太過分了。”

“要是再亂來,我肯定就對你不客氣。”

說這話的時候,一臉氣鼓鼓的。

蕭景宸冇忍住,輕聲一笑。

恰巧在這時,冷晚這人從外麵進來。

王爺的笑臉,他看見了。

原來,王爺笑起來,是這個樣子。

要是被外麵的女子所見,肯定心動萬分。

戰神,不但驍勇善戰,音容更是俊美。

要是他是女子,也會趨之若鶩。

冷晚轉眼看著王妃。

王妃卻是一臉嫌棄之樣,而且臉上還帶了一絲絲的羞澀。

蕭景宸眼眸瞥向冷晚的時候,倏忽之間,臉上恢複了冷靜。

跟平時的他,無異。

“進來說。”

冷晚回過神來,立刻回道:“是。”

淩陌眼尾看到冷晚,站起身來,想要往外走去。

“本王不是說了,留下聽就行。”

淩陌閉眼,心裡還是有些不爽。

憑什麼都聽他的。

但看著冷晚,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。

難道,要分曉了?

淩陌心裡還是有些好奇,想了想,還是留下了。

拉開了椅子,淩陌往旁邊一坐。

與蕭景宸,拉開了一段距離。

“說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冷晚不敢看向兩人,而是低著頭,慢慢道來。

昨晚,他雖未看清那人的長相,但是身上之物,冷晚倒是看得清清楚楚的。

“王爺,昨晚那兩人的確碰麵了。”

“那名男子,身上佩戴的腰牌,就是江北將軍身邊的軍師。”

“而且還有一點,兩人的談話,好像是舊識。”

淩陌聽得一頭霧水,什麼兩人,還有一個是誰?

不過,冷晚接下來的話,淩陌倒是聽出來了。

“南邊的青兒姑娘昨晚並未回府上,而是回了花閣樓。”

“金前景大人,昨晚也在花閣樓。”

淩陌聽到,驚訝的睜大雙眼,捂住了嘴巴。

金前景跟青兒……

眼光看向蕭景宸。

此時看向他的頭頂,好像有些……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