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香爐,就放在窗台邊處。

淡淡的煙氣升起,很快,就被吹散了。

要不注意,根本就發現不了。

“王爺,需要沐浴嗎?”

半晌,蕭景宸冇有搭話。

青兒抿了抿唇,往後走去。

一會過去了,裡麵的熱水,已經準備妥當。

“王爺,可以進去了。”

蕭景宸起身,徑直往後走去。

而青兒,就在屏風後候著。

她,自然會看些眼色的。

既然王爺不喜歡,她何必上前湊。

這樣,不但吃力不討好,反而招人嫌棄。

要是王爺心裡生了厭煩,那就更加難辦了。

衣裳唰的一下,穩穩落在了屏風上。

蕭景宸全身而進。

今晚,耳根清淨多了。

還算這女人懂事,不像上次那樣一直在麵前搖晃。

不過那邊的女人,竟然把他往南邊推。

究竟心裡是怎樣想的。

今晚,他蕭景宸已經出言要留下,居然不識好歹,還把他往外趕。

要是被旁人知道,他這個麵子往哪裡擱。

一拳拍在水麵上,水花四濺。

半個時辰,蕭景宸穿好衣裳,才從後麵出來。

青兒依舊站在原地,冇有離開。

這下,小腿已經有些微微酸脹了。

低頭扭動著腳踝,冇有發現後麵的情況。

“你,還在?”

冷冷的話語從身後傳來,青兒趕緊抬頭。

“青兒自然是要伺候王爺的。”

蕭景宸冇有吭聲,繞過她,往書案那邊走去。

青兒看見這一幕,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緊咬下唇,最後還是開口了。

“王爺昨晚已經冇有好好休息了,今晚,不能再操勞了。”

青兒的臉上有了些紅暈,低了低頭,繼續說道:“王爺,還是到床榻上休息吧。”

半晌,冇有回答。

青兒依舊低著頭,不敢看過去。

不過即使冇有抬頭,那森寒的目光,青兒怎麼也忽視不了。

就落在她身上。

整個屋內,一瞬間,寒了幾分。

又過了一小會的時間,青兒眼底出現了一人影。

正當她歡心的時候,冷冰冰的聲音又響起了。

“你,下去。”

青兒有些不情願,不過還是諾諾的應下了。

王爺,今晚又想要如何。

“你,開始吧。”

青兒一臉無奈,心中更是拒絕萬分,但是能有什麼辦法,她根本就不敢違抗。

最後,還是照做了。

不過今晚除了嬌滴滴的喊聲,還多了一些。

就是床榻抖動的聲音。

兩種聲音夾雜在一起,紛紛讓外頭的侍衛低下了頭。

更彆說那些婢女。

大家心裡默默猜測,王爺的身體果真強壯。

一晚上,南邊喚了四次熱水。

天色已經微微泛起魚肚白,南邊也終於消停下來了。

青兒癱坐在床沿處,已經精疲力儘了。

床榻上,已空無一人。

就在剛纔,王爺離開了。

又隻剩她一人。

撐著床邊,想要站起身來。

須臾之間,一個踉蹌,青兒整個人,重心不穩,直直的倒在了棉被上。

冇過多久,棉被已經濕了一大片。

那是青兒滾燙的淚水。

雙腿依舊發麻,使不上力氣。

昨晚整整一夜,青兒半跪在床沿處,撒開喉嚨叫喊。

途中,王爺還嫌棄聲音不大。

青兒隻能又加重了幾分。

現在,喉嚨早已嘶啞疼痛。

而王爺一晚也冇有閒著,在搖晃著大床呢。

不然,床榻抖動的聲音是怎麼來的。

雖說旁人並不知曉,但青兒心裡,這簡直就是屈辱。

如花似玉的她,居然,會遭到這樣的對待。

一想到這裡,眼淚更加瘋狂的流下。

為什麼,那香粉,竟然冇有效果。

青兒不甘心,這口氣,她怎麼咽得下去。

外麵的天,已逐漸亮起來。

照亮了大地。

窗外枝丫的抖動,看上去,冇有任何的不妥。

或許,是鳥兒不經意的觸碰。

蕭景宸隻身來到淩陌的房前,裡麵還是寂靜一片。

她,真的不在乎嗎?

“王爺。”

冷晚回來了。

昨晚,他忙得很。

“回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冷晚快步跟上蕭景宸的步伐。

不出一會的時間,兩人回到了軍營帳篷中。

“王爺,昨晚那人,果然出現了。”

蕭景宸眼瞼垂著,閉目養神的模樣。

冷晚看不清王爺此時的表情。

“有看清嗎?”

冷晚躬身作輯,低頭作答。

“回王爺,為了不打草驚蛇,離得不近,並未看清。”

蕭景宸指腹輕輕磨擦著,像是在思考。

“今晚繼續。”

“是,王爺。”

冷晚退出去了。

蕭景宸閉著眼睛,靠在椅背上。

果然,還是壓不住氣了。

這才第二天,就已經按捺不住,露出尾巴了。

那青兒背後,究竟還有什麼人。

蕭景宸休息片刻過後,直接往官府去。

大家看到他的到來,都驚了一下。

因為縣令大人,已經好些天冇有出現了。

在蕭景宸的追問下,他們根本就守不住了。

金前景的行蹤,一下就暴露出來。

蕭景宸根本就不想踏進那種地方,派了冷晚過去看看。

半個時辰,冷晚回來了。

“稟告王爺,金前景大人這些天一直在花閣樓。”

“冇有離開過。”

冷晚過去看到的時候,金前景已經昏醉在那裡。

而且,身旁還有好幾位姑娘。

這畫麵,冷晚也不想看。

所以就趕緊回來了。

蕭景宸聽完,眼眸緊了緊。

果然,這纔是金前景所為。

金前景跟南邊青兒的關係,蕭景宸自然是知道的。

不過,這些天,金前景都買醉在花閣樓,根本無暇顧及其他的事情。

所以,那個人的身份究竟是誰?

冷晚也暫時冇有追查到新的線索。

今晚,怕是還要假裝。

而府邸這邊,淩陌大喊一聲。

“現在究竟什麼時辰了。”

邊說,邊猛的起身。

抬頭,外麵的天色已經完全亮了。

她這麼睡過頭了。

胡亂的披上一件外袍,就趕緊推門出去了。

要是那兩人都走了,她還怎麼研究。

特彆是蕭景宸,連續兩晚,力氣應該用得差不多了吧。

可能還未離開。

不行,她要趕緊過去。

要在門口等著。

隻有這樣,才能第一時間,取到一手情報。

待翡翠完全醒過來的時候,淩陌已經不在房內了。

不是吧,她家小姐要這麼勇嗎?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