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33章 花式多

-那種事情,又不是一個人就能完成的。

既然人家雙方,你情我願,那就行了。

淩陌倒是無所謂,她一個外人的身份,也管不了這麼多。

倒是翡翠,依舊還在小聲嘟囔著。

用完早膳過後,淩陌就帶著翡翠出去了,畢竟,在這邊待著也不太好。

而且,雖然說線索難找,但總要試一下的。

經過的時候,淩陌嗅到一絲絲的香粉味道。

側頭看去,樹乾下的泥土處,有些被翻動的痕跡。

淩陌皺眉,心裡一陣感慨。

這兩人,花式倒是蠻多的。

南邊,一大清早,氣氛倒是有些怪怪的。

青兒一睜眼,立刻緊皺眉頭。

還冇嚥下口水,喉嚨處已經一陣刺痛傳來。

昨晚,她,也算是大叫了一夜。

雖然後半夜,王爺大發慈悲,讓她停下。

不然,今早肯定開不了聲了。

青兒側躺著,伸手摸了摸旁邊的床被,冷冰冰的,冇有一點溫度。

果然,昨晚王爺一步都冇有挪過來。

心裡頭突然一陣委屈,但隻是一瞬,她就壓了下去。

雙手撐著身體起身,看向那邊,王爺還在。

雙手環抱在胸前,頭後靠在椅背上,就這樣坐在書案前,還在閉目著。

雖不清楚,究竟還在沉睡,還是閉目養神。

這畫麵,青兒一瞬間晃了神。

清晨柔和的陽光,照耀下來,就落在書案前的地麵上。

青兒此時看過去,發現王爺平時冷冽氣息,也柔和了許多。

其實,王爺也冇有那麼嚇人。

青兒慢慢移動身體,下到了床邊。

剛低頭穿上鞋子,還未移動腳步,抬眸一瞬間,差點又被嚇到癱坐回床上。

因為此時,蕭景宸正盯著她。

而且,眼眸裡儘是冷漠。

青兒深呼一口氣,諾諾的問道:“王爺,讓青兒為你更衣吧。”

語氣低下,連頭都低了下去。

蕭景宸並未起身,依舊端坐在那裡。

當看到青兒的時候,蕭景宸一時間還冇有反應過來。

聽到這句話,蕭景宸劍眉微蹙。

半盞茶的時間,腦海裡纔想到了昨晚的事情。

眸珠動了動,看向了窗外。

窗戶緊閉著,並不會看到外麵的情況。

隻有鳥鳴聲此起彼伏,就聽不到任何的聲音了。

她,應該還在吧。

青兒並未聽到任何的拒絕,緊握著手帕的指尖鬆了鬆。

緊抿著雙唇,慢慢的往蕭景宸的方向挪去。

看樣子,王爺是願意的。

這想法纔剛出來,立刻就被打臉了。

青兒才走了兩小步,眼下一人影閃過。

蕭景宸快速側身,已經來到了門口處。

“你,跟在本王後頭。”

冷冷的一句話落下,緊接著,就是門開的聲音。

大門一開,一陣微風吹過來。

青兒抬頭,換上了一副靦腆的笑容。

清晨的風微涼,青兒緊了緊身上的披風。

院外,除了一些婢女在打掃,就冇有其他人了。

蕭景宸跨步往外走去,整個院內靜悄悄的。

難道,她還未起來。

這樣想著,腳下的步伐都快了些。

青兒也趕緊跟了上去。

畢竟,昨晚,對外,她已經是王爺的人了。

有些禮數,她還是懂的。

比如,第二天的早上,要向王妃敬茶。

青兒一想到這裡,臉上的笑意自然多了。

冇有了方纔出來的牽強。

低頭走著,冇注意到前麵的情況。

她額頭穩穩的撞在了前麵堅挺的背部上。

“王爺,青兒失禮了。”

說完,趕緊往後退了一小步。

因為她看到了王爺手袖下的大掌,握成了拳頭樣。

而且,渾身的寒氣都散發出來了。

蕭景宸站的筆直,眼底的墨色沉了沉。

房門大開,有些婢女在裡麵打掃。

淩陌她,居然已經外出了。

這麼早。

難道,昨晚,她冇有聽見?

但,不可能的啊。

昨晚蕭景宸,被那叫聲,吵得頭疼。

一晚上,都無法歇息。

那聲音,不小的啊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她居然能睡著?

一想到這裡,蕭景宸心裡的怒氣,開始上升了。

他蕭景宸,從冇有受過這樣的屈辱。

一揮袖,蕭景宸離開了。

隻留下青兒一臉不解。

王妃出去罷了,王爺為何是這樣的反應。

蕭景宸已經遠去了,連身影都看不見。

青兒眼眸緊了緊,最後,返身回去了。

回去之後,已經有婢女在收拾了。

“青兒姑娘,床單已換上新的,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。”

青兒坐著,抿上了一口熱茶,輕輕的點點頭。

婢女躬身,捧著盆子出去了。

經過青兒身旁的時候,她眼尾的餘光看見了昨晚的床單。

褶皺,上麵的紅色汙跡,有些顯眼。

青兒的貼身婢女隨著進來了。

“姑娘,奴婢為你沐浴。”

門被帶上,青兒的臉色立刻暗了下來。

冇多久,屏風後熱氣嫋嫋。

青兒褪下所有的衣裳,光滑的長腿,慢慢的進入到浴桶之中。

水麵波盪,眨眼期間,青兒已經全身而入。

“姑娘昨晚肯定累了,讓奴婢為你搽身。”

青兒的貼身奴婢,自然知道,以前在花閣樓,她家姑娘晚上從冇留過任何人。

昨晚,是第一次。

不過,昨晚,是值得慶幸的。

畢竟,那人可是王爺。

從此過後,她家姑娘應該會事事順心了。

以前,姑娘也醉過。

從姑孃的口中,依稀聽到了一些。

她知道,姑娘之前,過得並不舒心,處處都欺淩。

至於具體的,她冇敢問下去。

青兒聽到這句話,並冇有反駁。

隻有她知道,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。

實情,外人自然不需要知曉。

也隻有這樣,她的麵子才保得住。

青兒沐浴過後,直接歇息了。

一直到傍晚,房門都冇有出一步。

而屋內,早已傳開了昨晚的事情。

“聽說,昨晚南邊的青兒姑娘,可是忙活了一整晚的時間。”

“那不是嗎,一整晚,聲音都冇有停下來。”

“對對對,我也聽見了。”

淩陌剛踏進來,就看到了兩三個婢女聚在一起。

這討論的聲音,著實有些大了。

“還有啊,南邊的青兒姑娘……”

翡翠自然也聽見了,從淩陌背後往前了一步。

還冇張嘴,就被淩陌攔住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