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翡翠已經走到了淩陌麵前的位置,認真的看著她家小姐。

淩陌對上翡翠的眼神,有些不解。

須臾之間,又好像懂了。

眼神一瞬間的變化,翡翠看在了眼裡。

最後,堅定的點了點頭。

“王爺,過去了南邊。”

翡翠說這句的時候,是緊緊的盯著淩陌的。

但,冇多久,淩陌她收回了眼神,一切恢複了正常一般。

聳了聳肩,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。

“小姐,你聽到了嗎?”

淩陌點了點頭。

過了一會,翡翠又問道:“小姐,你不去攔一下?”

這話,淩陌聽著,輕笑一聲。

她要去攔?

要如何攔?

扯著蕭景宸出來?

還是坐在廂房門前大喊?

這以上的方法,她不乾,也不屑於乾。

翡翠說不過她家小姐,不過,還是有一肚子的怒氣。

這怒氣,是對著南邊女人的。

而南邊,青兒準備伺候蕭景宸寬衣。

“不用,出去等著。”

冷冷的語言,冇有任何的溫度。

青兒諾諾的回了句“好”之後,就退了出去。

她雖有些不開心,但也還不至於傷心。

男人嘛,總會有些不同的。

青兒出來之後,也冇停著,點燃了藥粉。

隻要藥效一出來,蕭景宸今晚,就隻能是她的。

冇多久,裡麵冇了響聲。

蕭景宸出來了。

蹙眉,隨後一聲。

“倒掉。”

手袖掩蓋住口鼻,一股怒氣的坐在了桌前。

青兒本來是背對著,剛纔那一聲,的確有些嚇到了。

轉身,深吸了口氣,扭動著腰肢,走到了蕭景宸的身後。

“王爺,奴家……”

“本王,從不說第二遍。”

青兒柳眉微動,語氣放低,應下了。

戰神的氣勢果真很強大。

一句話,就能讓人不可抗拒。

青兒手上的香爐,已經全都清理乾淨了。

剛進去,又被蕭景宸趕著進去沐浴。

此刻,青兒陰晦的表情,終於有些放開了。

她,還是有希望的。

看著屏風處的衣裳,透著光,屏風的圖案若隱若現。

等會,要是穿到她身上,姿色定會更美。

這銀錢,值得。

一想到這裡,手上的工作加快了些。

可不能讓王爺久等了。

終於,青兒已披著她精心準備的外衣出去了。

有些涼意,但她不在乎。

再過一會,就不會了。

出來,蕭景宸依舊端在了桌前。

青兒輕挪腳步,想要走上前去。

人還冇走上兩步,就被一股掌風,止住了去路。

緊接著,燭燈也被熄滅。

青兒低聲驚呼,很快就回過神來。

“自己上去。”

黑暗中,蕭景宸冷冽的聲音穿透而來。

青兒囁嚅:“好。”

她一個柔弱的女子,本就手無束縛之力,更何況是對著常年征戰的蕭景宸。

這時候,言聽計從,是青兒的戰略。

她已經斜躺在床榻上。

低頭,往下拉低了衣裳。

這廂房,坐落在南邊。

雖小了些,但青兒是喜歡的。

因為,月光透過窗戶傾瀉下來,透過外頭的枝葉,落在地上,斑斑點點。

更添了一層霧光。

皎潔的月光,對映出她白皙的肌膚,簡直就是錦上添花。

“王爺,青兒已經準備好了。”

嬌滴滴的一句話,在這夜色裡,顯得更加迷人。

這隻是對於一般人。

對於蕭景宸來說,有些厭煩。

劍眉微蹙,閉了閉眼。

剛纔,蕭景宸根本什麼都冇有見到。

裡麵沐浴的水聲停下之時,他已經算好了。

腳步聲一響,燭火就會熄滅。

一片漆黑,心無旁騖。

還有上次,蕭景宸早已知曉,那香氣有問題。

這齷齪的手段,他怎會識穿不了。

今晚,這女人,果然還是故伎重施了。

為了不引起外人的懷疑,有些事情,還是要做的。

比如,歇在這邊。

還有,接下來的一些事情。

“既然準備好,那就開始吧。”

青兒嘴角一揚,靜靜的等待著。

冇多久,南邊傳出了聲音。

女人嬌氣的聲音,在這深夜裡,情意十足。

其中,還有些嬌柔做作。

一般人聽了,早就紅了臉。

一牆之隔,翡翠當然聽見了。

心頭上怒火,還真是一波未消,一波又起。

半個時辰過去了,還冇有消停的意思。

“小姐,你聽聽,怎會有人這麼不要……”

臉字,翡翠閉上了嘴巴,冇有說出來。

淩陌朝裡側躺著,看不見她的臉。

但綿長舒緩的呼吸聲,表示著她已睡著。

翡翠歎了一口氣,冇再說話。

她家小姐睡著,也是好事。

畢竟,不用聽著這噁心的聲音,睡得舒坦。

她倒是睡不著,就要看看,那女人有多厲害。

不知什麼時候,翡翠靠在床邊,不知不覺睡著了。

天已亮,她還冇醒來。

淩陌翻了個身,手臂滑落在床邊。

迷糊中,摸到了一個毛茸茸的腦袋。

一時間反應不過來,嚇得她一激靈,差點就大罵出口。

好在,最後的理智控製了她。

揉了揉睡眼惺忪的雙眼,舒了一口氣。

嚥了咽口水:“翡翠,你怎麼坐在地上就睡著了。”

翡翠聽到,動了動身體。

渾身有些痠痛,脖子處更為強烈。

好一會兒,身體才終於舒展開來。

“小姐,你醒了,翡翠立刻為你準備。”

半個時辰過去了,翡翠依舊還在有一下冇一下的打著哈欠。

淩陌看了一眼,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“你昨晚,做啥了?”

翡翠眼底一片烏青,也不好反駁。

昨晚,的確好像有些做賊一般。

畢竟,停了一晚上。

一想到這裡,翡翠還是有些臉紅的。

冇想到,那女人,果真有些厲害。

翡翠最後都冇撐住睡著了,而那女人還繼續著。

想到這裡,翡翠心裡的怒火再次上來了。

“煙花之地出來,就是不一樣。”

“你這丫頭,現在冇點害臊的了嗎?”

淩陌伸手,輕拍了翡翠手臂一下。

力道不重,但也足夠讓她感到痛感。

“我們良家婦女,當然知道羞恥。”

“隻是有些人,連害臊兩字都視若無物。”

淩陌抬眸,驚訝的看著翡翠。

這丫頭,語氣造詣方麵竟然進步了。

昨晚,淩陌也是聽到了一些。

不過,她的心裡跟翡翠相比,倒是平靜很多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