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26章 拱手相讓

-差遣?

怕是某人才能差遣吧。

“翡翠,帶過去,住在南邊的廂房吧。”

南邊,正好跟她這邊一牆之隔。

這樣,晚上,應該聽不到吧。

冇想到,以後,可是整個府上都聽到了。

不過,這都是後麵的事情了。

翡翠有些不爽,臉上的表情顯露無疑。

“有勞姑娘了。”

青兒這話,是對著翡翠說的。

“哼。”

翡翠從鼻腔發出這一聲之後,就冇再說話了。

而這邊的蕭景宸,根本就不知道有這一回事。

這下,正跟金前景在安排後麵的事宜。

南開縣,毗鄰赤穀鎮。

而赤穀鎮,又是三國交界的地方。

這次的事情,不知道會不會已經傳到了其他兩國的那邊去了。

要真是這樣,定會引起一番的騷動。

畢竟,百姓的安定,纔是國家安定的一大要素。

要真是被抓住了把柄,怕會是起兵的藉口。

蕭景宸看著金前景,眉心緊皺。

他自然知道,這人胸無半點墨,更彆說什麼抱負了。

而且,懶散無度,還有一點就是,之前整日流連煙花之地。

是金前景的父親,以萬兩黃金作為軍餉,蕭景宸才應下的。

蕭景宸也有送書信進宮,聖上也是這樣的裁決。

畢竟重整南開縣,最關鍵的還是銀兩。

所以,隻能忍了。

不過蕭景宸始終不放心,吩咐冷晚從旁協助金前景。

這下,才終於結束了。

金前景出來,長舒了一口氣。

王爺的氣勢,實在太嚇人了。

“大人。”

金前景看了看,笑著對冷晚說:“要是冇什麼事,我就安排下去了。”

冷晚瞥了一眼,點了點頭,走開了。

金前景對著冷晚的背影,在空氣中,拳打腳踢了一陣子。

“臭什麼臉,不也是奴才一個,有什麼了不起的。”

金前景甩了甩衣袖,整理著有些淩亂的衣裳。

“我纔是縣令大人,冇點眼力見。”

身旁等候的名叫卜塵,是金家老爺安排過來幫助他家兒子。

卜塵低頭,冇有說話。

金前景,他還是瞭解一二。

畢竟,腦也是冇有半點東西的。

要說是有,全都是些女子的身姿。

“你過來,是有什麼事情嗎?”

金前景終於看到了身後的人。

“青兒姑娘,已經按照老爺的意思,送到了府上。”

“嗯。”

金前景有些不服氣,那可是他看上的姑娘。

可是他花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贖出來的。

每日不落的光顧花閣樓,纔打動了青兒姑娘。

這還不行,還花上了千兩。

畢竟是當家花旦,還是有些搶手的。

花費了這麼多心思的美人,就這樣,又要拱手相讓了。

“都不知道,爹是怎麼想的,這方法能行嗎?”

金前景心裡有些悶氣,跺了跺腳。

他爹為了他這個官位,還真是操碎了心。

金前景之前是拒絕的,當官有什麼好玩的。

還不如他每日遊玩,看看風景,喝喝酒,樂趣來得多。

可是他爹說了,這事能光耀門楣。

而且,金前景還是他們這一房的長子。

不能輸了。

青兒進來,冇有帶上自己的貼身丫鬟,畢竟這次進來,麵對可不是一般的人家。

這人,是王爺,景宸王。

這事,完全出乎意料。

那晚所見,青兒就覺得這人,非同一般。

但從冇想過,竟是這樣的一位大人物。

早就聽聞景宸王的英勇,天下不少女子都想一睹他的風采。

現在,這機會就擺放在青兒的麵前。

而且,還有機會伺候,青兒怎能放過。

今晚,她定會好好表現。

但,誰也冇有想到,這兩晚,蕭景宸並冇有回來。

淩陌看著南邊的廂房,皺了皺眉心。

品味還真是跟金前景一模一樣,俗氣的很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即使一牆之隔,淩陌還是被嗆到了。

翡翠立刻遞上手帕,給淩陌掩蓋住嘴鼻。

“也不知是什麼人,用的香都這麼冇有品味。”

淩陌撇嘴一笑,扭頭看著翡翠氣鼓鼓的臉蛋。

這小丫頭,已經氣了兩天了。

“多嘴。”

“小姐,你就這樣讓她進來了?”

這兩天,翡翠看著她家小姐,竟然一點憤怒都冇有。

那女人,明明就是……

“什麼我讓不讓的,這府邸,是我們的嗎?”

翡翠嘟了嘟嘴,冇有說話。

她也知道,這府邸是那金大人的,但現階段住在這裡的還有王爺。

明眼人都看出來了,金大人把那女人送進來,就是獻給王爺的。

她家小姐不可能看不出來。

“好吧,我們出去吧。”

翡翠往南邊瞪了一眼,快步跟上淩陌的步伐。

這些天,淩陌也冇有閒下來。

上次老婆婆給的藥包,能驅趕蜜蜂。

但裡麵有一藥材,淩陌根本就冇有見過,猜想著可能是這邊纔會出現的。

為了研究清楚,隻能每日都出來逛逛,打探情報。

不過,這都兩天了,冇有一點的線索。

這大街上的藥鋪都差不多走完了,竟冇有一間認識。

所以,隻能從旁下手,江湖郎中也要試一下的了。

兩主仆在外走著,倒也引起多大的注意。

但前腳剛走,後腳倒是熱鬨起來了。

街道兩邊的百姓竊竊私語,眼光都盯在一個地方。

“這不是就是那位花閣樓的當家花魁?”

“看那妖嬈的身姿,肯定就是了。”

“如此美人,走在街上,今日大傢夥有眼福了。”

竊竊私語的聲音越變越大,就連人心都變大起來。

隻見一名男子,衝上前去,擋住了青兒的前路。

“早已聽聞青兒姑孃的美名,今日一見,有過之而無不及。”

“姑娘,在下是否有幸,今晚能與姑娘暢飲。”

男子上前了一步,小聲的說:“一百兩。”

隔壁不少人也聽見了,紛紛開始討論起來。

“一百兩,這麼多銀兩。”

“聽聞這花魁見錢眼開,這次,肯定答應了。”

青兒身後的貼身丫鬟,聽到的時候,眼睛都睜大了。

這數目,是她伺候青兒姑娘以來,算高的了。

青兒姑娘待她不薄,每次也會打賞一點給她。

所以,此時她小聲的問道:“青兒姑娘,需要……”

話還冇有說完,就被青兒瞪了一眼,又嚥了回去。

以前,冇遇上金前景的時候,她或許會考慮一下。

但此時已經不同了……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