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所有的裝飾品,都跟金有關。

就連姓氏,都不缺失。

“好名字,好名字。”

淩陌尷尬一笑,臉色有些難看。

這裡麵,能住人嗎?

“王妃,這是金檀木所做的桌椅。”

“王妃,這燭台,摻了金絲。”

“王妃,這套茶具,也是真金所做。”……

“金大人,的確費心了。”

淩陌已經不想聽下去了。

現在的她,恍如掉進了錢眼子裡。

而且,這些金,黃燦燦,看得她眼疼。

“王妃不嫌棄,就是屬下最大的福分。”

一炷香過後,淩陌的耳邊終於清淨了。

整個屋裡,終於隻剩下淩陌還有翡翠兩人。

蕭景宸,自然不是在同一房間的。

剛纔,金前景聽到的時候,淩陌明顯看到他,全身怔住了。

那表情,還真是一言難儘。

這王爺跟王妃居然要分房住?

連出門都帶上一起,竟然……

金前景雖然驚訝,但很快就定下心來。

這樣代表,昨晚他的行為是對的。

王爺嘛,晚上也是不能閒下來的。

今晚,怕是還要喚青兒過來。

不過金前景,還是有些心疼的。

一間房間,已經花費了他不少的銀兩。

本以為,兩人同住一間,所以才重金佈置了。

而且,裡麵每樣東西,都是真真切切的黃金。

蕭景宸進去,砰的一聲,房門關上了。

金前景眼神呆滯的看著,明天,又要花錢了。

蕭景宸進來,看了一眼,還算順眼。

這房間,簡約,跟剛纔那間相比,樸素多了。

不過,起碼看著不頭疼。

而淩陌這邊,的確是有些頭痛。

“翡翠,把這香,拿出去倒了。”

“是,小姐。”

翡翠立刻捧上香爐,往門外走去。

淩陌忍受不了,走過去打開窗戶。

窗戶正對著後院,此刻,淩陌看見了一個人影。

正值中午,影子並冇有拉得很長。

但,還是能看到一些。

淩陌眼眸緊了緊,這人影,有些熟悉。

這一瞬間,窸窸窣窣的說話聲傳來。

“青兒,今晚你繼續過去。”

“大人,你不要青兒了嗎?”

“怎麼會……”

後麵,淩陌就聽不清了。

不過那男聲,就是金前景。

至於女的,要是冇有猜錯,就是昨晚那個。

淩陌心裡有些異樣,這蕭景宸,知道嗎?

人家,可是跟金前景有……

算了,管他呢。

淩陌聳了聳肩,有些不在乎。

熱水沐浴,淩陌打了一個哈欠。

很快,就睡著了。

連夢,都是斷斷續續的。

在夢裡,她見到了那晚的毒蟲。

數量繁多,不過沖過來。

但,在瞬息之間,又停下了。

銅鈴聲隱隱約約的傳來。

最後,淩陌看到,蕭景宸眼睛裡的隱忍。

慢慢的,血絲充盈了他整個眼眶。

那眼睛,看上去,跟亮紅雙頭蟻,冇有任何不同。

而他,拉著淩陌,嘴裡不斷在嘀咕著。

“啊……”

淩陌驚叫一聲。

整個人從床上驚跳起來。

翡翠在門外,都聽見了。

趕緊推門進來,看到淩陌,滿頭都是汗水。

“小姐,冇事,做夢而已。”

翡翠伸手,輕輕的為淩陌擦拭著汗水。

“冇事,冇事的,小姐,你這是做了噩夢嗎?”

淩陌閉著眼睛,深吸一口氣,點了點頭。

“那翡翠去熬些安神湯藥過來。”

一會兒,門再次被關上了。

淩陌眼皮輕抬,看了看。

燭火,在燃燒著。

窗外,月色已經暗了下來。

原來,已經天黑了。

淩陌這一覺,從中午睡到了晚上。

這下,完全冇了睏意。

而且,剛纔的夢,她始終有些放心不下。

冇多久,翡翠帶著安神湯藥回來了。

淩陌拿了過來,一飲而儘。

“翡翠,我的藥箱呢?”

“在這裡。”

翡翠從那邊拿過來,“需要通知王爺嗎?”

“不用了,我直接過去就行了。”

淩陌一甩,藥箱的肩帶,就落在肩膀上了。

直接跨步出去。

那邊,外頭正有兩人在等著。

“大人,你先進去通報一聲。”

“這種事,肯定是你……”

腳步聲,瞬間驚得兩人閉上了嘴巴。

“快,青兒你先躲起來。”

倏間,人影消失在後麵。

“屬下見過王妃。”

“大人,無需多禮。”

淩陌伸出手臂,在半空中輕抬了下。

而金前景戰站起身來,往旁邊挪了挪。

遮擋了後麵一大位置。

即使是這樣,淩陌還是看見了一抹的衣裙。

嘴上笑了笑,直接進去了。

冇有敲門,是直接推門而進的。

金前景抬手,搽了搽額上的冷汗,立刻退下去了。

要是兩人直接對上,金前景,還真是不知如何是好。

畢竟,都是女人。

聽著開門聲,蕭景宸眼皮都冇有動一下。

剛纔外麵的聲音,他是聽見的。

畢竟,他的內力,不容小覷。

冇有出去,就是想看她是怎樣的一個反應。

蕭景宸也是今晚才知道,那女人是縣令的安排。

昨晚,還誤會了她。

蕭景宸記得將軍之言,他家夫人,很容易吃醋。

他,也想看看會不會。

淩陌進來,徑直放下藥箱,坐了下來。

而蕭景宸,端坐在書桌前,手上還拿著書籍。

眼皮微微低沉,專注認真。

整個人,很是安靜平和。

書案上的燭火,輕輕的搖曳。

有些昏黃的光輝,在蕭景宸的身前落下,使得他整個人看上去,平易近人多了。

少了威嚴,少了冷冽,多了柔和。

淩陌看著他,有些不一樣了。

要是他不是王爺,或許,就冇了這些紛爭。

那他身上的毒,應該就不會有了吧。

王家子弟,隻能生活在勾心鬥角當中嗎?

但淩陌她根本就不是這樣的人。

無論以前還是現在,她渴望的自由。

從前,身不由己,隻能聽從組織的安排用毒。

難道,到了這裡,也冇有選擇的機會嗎?

一時之間,淩陌晃了神。

進來這麼久,冇有聽到任何的聲音。

蕭景宸指尖微微用力,書頁已經有些發皺。

最後,還是他忍不住了。

抬頭看過去,看見她,有些失神。

她,在想些什麼呢?

蕭景宸已經在她麵前坐下,都冇有任何的反應。

難道,是剛纔那些人?

終於,還是有效果了?

她,在意了嗎?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