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20章 正妻來了

-這一聲,不大不小。

守在門外的士兵,也聽見了些許。

士兵們站在原地,一動不動。

隻是手中握著腰間的佩劍,微微的顫抖了下。

這縣令今晚安排的人兒不錯,就這一聲,都使得門外的士兵,心間酥軟。

但蕭景宸卻不為所動,眼露寒意。

要是今晚,這女人留下了。

她,會在乎嗎?

倏忽之間,蕭景宸心口一痛。

抬手,掩上胸膛之處。

喉間的一股血腥湧上來,蕭景宸緊咬下唇,冇有發出任何聲響。

喉結滾動,最後還是嚥了下去。

青兒依舊還坐在冰涼的地上,冇有起來,根本就看不到蕭景宸剛纔的表情。

雖是如此,但蕭景宸渾身一怔,她還是感覺到的。

青兒眼露喜色,肯定是剛纔那般,有了效果。

慢慢衣角處的手往前伸去,最後輕輕拉了拉,蕭景宸的小腿。

雖隔著鞋襪,但青兒還是感覺到了,他結實的肌肉。

“爺,時候不早了,就讓妾身伺候你休息吧。”

蕭景宸本想出言製止,但額心的痛感加甚,痛得他一瞬間說不出話來。

而且喉間的血腥味,依舊還在。

或許,休息下就能有好轉。

就這樣,蕭景宸在青兒的攙扶下,往外麵的帳篷走去。

這期間,為了部署南開縣,蕭景宸昨晚就已經命人搭好了帳篷。

而他為什麼會在老婆婆的屋內坐了這麼長的時間,是因為從裡麵的窗戶能看見外麵的田地。

而那田地,好像依舊還留有他們兩人的笑聲。

終於,兩人進到了帳內。

蕭景宸抬眼看了看,大手一揮,甩開了兩人的距離。

青兒還冇來得及反應,連連後退了一小步。

再次站穩的時候,蕭景宸已經躺在了床榻上了。

側身朝裡躺著,隻留下寬厚的背部。

青兒抿唇一笑,心裡卻半點的不悅。

畢竟這種情況,以前也經曆過。

隻要一物,定會改變。

青兒對自己還是有信心的,畢竟以前,入幕之賓也不少。

從前,她都是不願意的。

但,今晚卻有些不一樣。

麵前的人,她心底起了波瀾。

嘴角的弧度越來越深了,臉上的緋紅也隨之而加深。

轉身,出去。

今晚過來之時,青兒還帶上自己貼身丫鬟,有些東西,需要準備準備。

丫鬟聽到後,立刻行動起來。

好在來之前,就帶上了,不然在這荒廢的村落,一時之間,還真的很難找到。

青兒接過丫鬟手中之物,就讓她退下了。

畢竟,今晚,她也不想有人打擾。

輕輕撥動已經燃燒起來的香草,眼眸閃現一絲絲的光亮。

今晚,縣令過來,交待今晚這客人有點棘手。

聽說常年不近女色,要她下點功夫。

青兒一笑,好在準備上了。

蕭景宸綿長,但有些紊亂的呼吸聲傳出來,但青兒根本就察覺不到。

腳步輕挪,慢悠悠的走到床邊處。

帳外,出現了某一人的身影。

青兒頓住腳步,看向外麵。

剛纔淩陌一路走過來的時候,看到了一丫鬟的身影。

心生疑慮,看了看,最後還是往老婆婆的村屋走去。

當她去到的時候,裡麵已經空無一人。

但,氣味還存在空氣中。

如此濃重的胭脂水粉味道,淩陌咳嗽起來。

看著門外的士兵,個個麵露難色,但不發一言。

淩陌往前走去,帳內的人她看不清楚,但,倒映在帳布上的身影。

她還是能看清的。

青兒從裡麵根本就看不出外麵的情形,但是,憑藉多年的經驗,她還是懂的。

從前,也有不少正妻追上門來。

這怪不得了她,以前的她,根本就不在乎。

但,今晚的她,卻有些上心了。

外麵的身影冇有半分移動。

青兒嘴角一撇,原來也是一位懼怕丈夫的可憐人罷了。

在這時代,男人三妻四妾再也正常不過了。

更何況……

青兒轉頭,看向已經熟睡的他。

這人雖然一臉冰冷,不近人情。

但是那身矜貴的氣質,從內而外的散發出來。

英俊的麵容,還是頹長的身姿,每一樣,都在吸引著她。

青兒知道,這個機會,她勢在必得。

往前一步,走到燭燈前。

拿起剪刀,輕輕的把燭芯剪了剪。

燭火搖晃,但很快就停下來了。

因為剛纔那一剪,屋內立刻明亮多了。

淩陌看著,眼裡冇有任何的跳動。

青兒側身看了看,回過頭來,重新走回了床邊前。

抬手,薄紗般的外衣緩緩落下。

妖嬈的身姿在燭火的襯映下,更加惹人注意。

淩陌身後的士兵紛紛轉身低頭,不敢細看。

緊接著,青兒輕輕的爬上了床榻。

輕盈的身材,這一動靜,並不大。

而蕭景宸,緊皺的眉心依舊冇有鬆開。

青兒抬手,輕輕一撫。

驀地,手腕被用力握著。

淩陌還站在原地,心裡好像也冇有半點的不舒服。

原來,這就是他一天一夜不見人影的原因。

淩陌冷笑一聲,人家生活過得如此滋潤,她卻不懂風情,還到處尋找。

她,還差點壞了人家的好事。

寂靜的夜裡,聽不見任何的聲音。

月光從雲層處傾瀉下來,照耀在地上。

不知為何,淩陌抬頭一看,有些模糊,還有些蒼白。

照射在她的臉上,也是冇有半點的血色。

不遠處,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。

“小姐,你怎麼來這裡了,快急死我了。”

翡翠拿著醫藥箱,從後麵匆匆趕來。

今天一大早,本還在眼前的小姐,一眨眼就消失不見了。

翡翠著急,但是卻找不到。

好在最後新上任的縣令找到了她,還告知了小姐的位置。

所以,翡翠就匆忙找來了。

走到客棧大門的時候,翡翠返身回去了。

因為,小姐一大早,曾說過一句話,施針什麼的。

所以,翡翠就還是帶上了醫藥箱。

翡翠不懂醫術,但,總能以防不時之需。

她氣喘籲籲的來到淩陌的身旁,呼吸還冇有平複下來。

躬身,雙手支撐著膝蓋。

好不容易,終於緩過來了。

抬頭看向淩陌的時候,翡翠一臉驚訝。

此時的小姐,一臉灰塵,而且,秀髮也有些淩亂。

並且,嘴唇上還有血絲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