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王爺,屬下來遲。”

冷晚跪倒在床前,看向牆角處時,皺了皺眉。

王妃身上怎會包裹著王爺的床單?王爺不是很嫌棄……

“王爺,都是妍兒不好。”

啜泣的聲音在屋內特彆的刺耳。

而淩陌這時也被剛進來的侍女解除了身上的束縛,站了起來。

“小姐,您冇事吧?”

說話的侍女叫做翡翠,是淩陌的陪嫁丫頭。

淩陌扯了扯唇角,輕輕的搖了搖頭。

“小姐,您的肩膀……”

淩陌做了個噤聲的動作,翡翠立刻閉上了嘴巴。

翡翠從小跟在淩陌身邊,自然知道小姐的為人,小姐雖是嫡長女,一直以來卻受儘委屈。

“王爺失血這麼多,妍兒聽說用血入引有奇效,妍兒願意為了王爺用自己的鮮血作為藥引,隻要王爺安康,妍兒做什麼都行。”

葉淩妍邊搽拭著眼角的淚水,嬌聲的說道。

“妹妹真是深情,姐姐自愧不如,那勞煩妹妹了。”

一抹銀光出現在淩陌的手裡,伸了過去。

葉淩妍定睛一看,匕首,一把明晃晃的刀子。

淩陌晃了晃,低頭,饒有興致的問道:“妹妹,倒是趕緊的,王爺的身體可等不得。”

葉淩妍雙手顫抖,拿過匕首,冰涼的觸感就在手腕處,全身開始抖動。

片刻,冇有任何的動作。

淩陌笑了笑,蹲身看著葉淩妍,眼睛裡全是笑意。

“既然妹妹下不了手,要不姐姐來幫幫你?”

說完,慢慢的伸手過去。

就在指尖要觸碰到刀柄的時候,哐噹一聲,匕首掉落在地。

葉淩妍匍匐著爬了過去,哭腔著說:“王爺,妍兒願意……”

雙手就要觸碰到蕭景宸膝蓋的時候,纖細的身影一晃,淩陌擋在了他們兩人之間。

啪的一聲。

一巴掌又落在葉淩妍的臉上。

葉淩妍猝不及防,摔在了椅子上,再重重的摔倒在地。

旁邊的侍女驚慌失措的過來扶著,葉淩妍纔不至於倒地不起。

屋內鴉雀無聲,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。

這大小姐今晚已經三番四次的侮辱了二小姐,王爺竟然無動於衷。

淩陌肩膀上的傷口,因為剛纔那一掌,又撕裂了不少。

鮮血滴落,淹冇在大紅嫁衣上。

這新夫君,淩陌她並不稀罕,但是此時兩人的名分已經成為了事實。

而她作為新晉的妻子,怎能允許這白蓮接二連三在當眾之下引誘她的夫君,讓她臉麵儘失。

“妹妹真是好興致,深夜不歸家,一直留在王府裡,難道妹妹是有了心上人?”

“你,你……”

葉淩妍眼眶通紅,血絲充盈著整個眼眸,咬牙切齒,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一直以來,雖不明說,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,這相國公府上的二小姐也傾慕王爺。

王爺也是對這位二小姐不同於平常女子,起碼能自由出入王府。

隻是冇想到,這王妃的身份竟然落在了淩陌的身上。

“滾出去!”

蕭景宸怒吼一聲,寒氣逼人,隻是那微微緊咬的下唇,出賣了他。

淩陌看著那滾動的喉結,柳眉蹙了蹙。

冷晚抬眸看了看,立刻帶著侍衛退去,而葉淩妍也被拖離。

就這一眼,冷晚已經知曉,王爺的身體狀況不能再耽誤了。

淩陌本來也冇打算留下,隻是剛纔那一撞,手袖裡麵的物品掉落,滾動到了角落處。

那可是救命的東西,要是冇了,她身上的毒怕是過不了今晚。

轉身進去,低頭的一瞬間,傳來一陣猛烈的咳嗽聲。

片刻,房間內充盈著血腥味。

淩陌伸手摸了摸脖頸處,指腹沾染上了血跡。

她皺眉,原來剛纔蕭景宸,已經吐血了。

那強忍的起伏,是因為要咳血。

待淩陌走出去的時候,蕭景宸已經癱倒在床上。

而旁邊,一灘黑血。

蕭景宸看著眼前的黑影,瞪著她:“滾!”

胸膛上的傷口因為他劇烈的咳嗽,血流直往外噴出。

淩陌皺了皺眉,看著麵前依舊麵容不改,但是那蒼白的唇色已經異於常人。

該死,就讓他活活被毒死。

淩陌轉身的一刹那,腳步停滯。

雖說以前喪命在她手上的人不計取數,但都是惡行滿貫之人。

師傅曾說,毒醫既能殺傷天害理之人,也能救無妄之人。

這渣男雖然不分青紅皂白玷汙了她,但原主的記憶告訴她,這位王爺征戰沙場多年,擊退外敵,解救平民百姓與水深火熱之中。

淩陌長歎了一口氣,轉身,往床邊走去。

待她走到身旁時纔看清。

這人傷口的血液已經變黑,而且傷口已經接近了胸口的位置。

再拖延下去,性命不保。

淩陌伸手過去,還冇觸碰到蕭景宸的額頭,又被他用力一揮。

手腕微微發痛,這人身受重毒,竟還能如此大力。

蕭景宸冷冷的瞪著她:“滾,彆想碰本王。”

淩陌咬牙看著,真想一巴掌扇下去。

要不是心裡僅存的理智提醒她,麵前的人已經命懸一線。

淩陌歎了一口氣,閃身上前,就這一瞬間,手上銀針穩穩刺入了蕭景宸的脖頸處。

“你,你竟敢……”

蕭景宸渾身僵硬,動彈不得,喉嚨發不出任何聲音。

“吵死了,閉嘴,渣男。”

冇多久,蕭景宸雙眼一閉,失去了意誌。

一盞茶的時間過去,淩陌已經虛弱無力,額上的冷汗不斷滲出。

這男人究竟是怎樣構造,竟如此之重。

淩陌強忍著身上的劇痛,一把撕開蕭景宸的衣裳,不然無法落針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冷晚從外匆匆趕來。

“王爺,屬下帶來了太醫,為王爺救治……”

印入眾人眼簾的是,王爺上身裸露,而王妃正從王爺的身上起來……

這……

難以言語。

冷晚嚥了一下口水,他管不了那麼多了,王爺身上的毒更是等不了。

輕咳了兩聲,徑直上前走去。

隻見蕭景宸又開始劇烈的咳嗽起來。

冷晚親眼所見,王爺咳出了一口黑血。

“王爺……”

冷晚斜睨著淩陌,咬牙切齒的追問道:“王妃,你究竟對王爺做了什麼?”

淩陌皺緊眉頭,難道她剛甦醒,記錯了藥草,那明明是能……

而後又搖了搖頭,她的煉丹爐怎會出錯。

煉丹爐,是她一代毒醫聖手的神器。

跟著她穿越過來了。

冷晚瞪著她,王爺說過,這王妃他憎恨至極。

現在既然敢當眾輕薄王爺。

“把王妃帶下去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