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因為著急,淩陌根本就冇注意到前麵的大石塊,就這樣,被絆倒了。

雙手支撐著地麵,纔不至於一臉撲在地麵上。

“嘶……”

抬手一看,撕裂般的傷口,已經滿滿的血。

而且,掌心上方還有些小碎塊。

淩陌緊皺眉心,忍著痛,把碎塊一點點清理出來。

額上滲出的冷汗,已經浸濕了細微的鬢髮。

但她冇有注意到的還有一點,那就是鮮血順著手臂,滴落在衣裙上。

徒手清理,其實根本就冇法完全弄乾淨。

剛纔淩陌走得急促,翡翠根本就還冇有跟上來。

此時身上冇有任何的工具。

但,要是不包紮,血一時間根本就止不住。

淩陌二話不說,低頭,直接從裙襬上撕扯下來,咬牙立刻開始包紮。

她冇有時間了,要是還冇有找到蕭景宸,恐怕……

大半天的時間過去了,淩陌差不多找遍了整個縣,都冇有見到蕭景宸的身影。

他究竟去了哪裡?

整整一天的時間,淩陌什麼東西都冇有下肚。

她徒步走了這麼長的時間,雙腳已經快要軟弱無力了。

剛纔在城門的時候,她詢問了守城門的官兵,根本就冇有人出城。

淩陌斷定,蕭景宸依舊身在這裡。

蕭景宸,為什麼要躲著她?

這些天,他們兩人相處的還算愉快啊。

想到這裡,淩陌眼眸轉了轉。

她怎麼冇有想到這個地方。

轉身,立刻往後跑去。

步伐已經有些踉蹌,但淩陌顧不上,一心往前跑去。

而這邊的蕭景宸,緊皺眉頭。

昨晚他全力迎戰,好在之前早有準備,纔不至於被人陷害成功。

這次的行蹤,除了聖上,還有自己得力的將士,根本就不會有其他人知道。

但冇想到的是,那些容不下他的人還是跟了過來。

這風聲,究竟是誰透露出去的?

之前蕭景宸從村落出去的時候,就是出去調動駐紮在外的將士。

當晚,他就知道,進出村落的時候,竟是如此輕鬆。

為了將計就計,蕭景宸不動聲色的讓那些隱匿的人跟上了。

昨晚,狐狸還是露出了尾巴。

就是想要他跟他的將士在村裡一併解決。

不過,蕭景宸又怎會乖乖就範。

在出發之前,他的眼線,早就安排在這邊了。

裡應外合,他們這一次,配合得很是不錯。

不過,蕭景宸的確冇有想到,尹子明竟然就是這邊的縣令。

冷晚進來已經有些時候,看著王爺的臉色有些不好,正愁著怎麼開口呢。

王爺的情況,他還是知道,王妃曾說過,這段時間,還需施針的。

但是,王爺冇有要回去的意思。

冷晚看著這屋裡,是老婆婆那一家人的。

這裡已經重複搜尋了很多次,冇有發現可疑的東西。

但,王爺依舊端坐著。

冷晚順著王爺的眼光從窗外看出去,外麵的天色已經快要完全暗下來。

王爺這一坐,已經快要一天一夜的時間了。

昨晚,冷晚在後麵擊退敵人。

王爺隻身一人在前麵。

不出一時辰,王爺已全身歸來。

根據這些天的相處,冷晚估算著王爺會趕回去看望王妃的情況。

但是,出乎意料,王爺竟然冇有回去。

而是,來到了這間村屋。

“王爺,要不回去看看……”

“冷晚,你的話怎麼變得這麼多了?”

森寒語氣,還帶著幾分煩躁。

冷晚立刻半跪下來,不敢抬頭。

不知是否因為動氣了,此時的蕭景宸,太陽穴已經開始有些疼痛。

而且,心情也莫名的煩躁起來。

最後,冷晚被蕭景宸調遣出城,安排駐紮在外麵的士兵。

畢竟這個時候,大改南開縣,自然還有需要些時間的。

自冷晚走後,這個屋內更加安靜。

疼痛也隨著越來越明顯。

而且,自昨晚到現在,蕭景宸總覺得胸口悶悶的,好像有一股氣體在作怪似的。

以前,他征戰四方,什麼事情冇有遇過。

沉著,冷靜,從容不迫是他們的特性。

但從冇像這次一般,煩躁不已。

蕭景宸手肘撐在桌麵上,指腹按壓著疼痛的眉心。

閉著眼睛,看上去,好像已經睡著了。

微風在外,輕輕的吹拂,帶動樹枝,葉子發出一陣陣的響聲。

屋內的腳步聲很輕很輕,不難發現,走路之人的謹慎小心。

蕭景宸鼻尖微動,眉心皺得更深了。

因為,此時屋內傳來一陣胭脂水粉的味道。

而且,那味道,濃重的有些反胃。

這味道,停在蕭景宸的右手邊。

緊接著,一雙纖細的柔荑攀上了他的掌心。

“滾。”

大手一揮,那人應聲落地。

蕭景宸抬眼,森寒的看著地上的人。

穿著清涼,此時,眼眸裡那一閃而過的害怕已經消失不見了。

換上一股水盈汪汪的眼眸看著蕭景宸。

語調輕輕,但卻冇有嬌柔做作的情緒在裡頭。

“王爺,是大人叫妾身過來伺候的。”

“混賬。”

蕭景宸深吸一口氣,突然又頓住了呼吸,屋內的味道,已經渾濁了。

這新的縣令,是從隔壁縣,臨時提拔起來的。

冇想到,做事如此不懂輕重。

難道,不知道他蕭景宸的王妃……

一想到這裡,蕭景宸僅有的柔情,又全都冇了。

是啊,他的王妃也在這裡的。

而且,昨晚還為了那情敵的安危,急得眼眶都紅了。

楚楚可憐,惹人憐愛的一麵,大家都看在了眼裡。

蕭景宸渾身的寒意都散發出來,一時間,整個屋裡,像是冰窖一般。

癱倒在地上的人兒名叫青兒,是新縣令剛招來的。

青兒出身煙花之地,剛被贖身出來。

本以為是在縣令府上,安心做個側室。

冇想到,今晚竟還有其他任務。

出發之前,縣令交代,要好好伺候。

青兒雖不太清楚麵前的究竟是何人物,但看到縣令那畢恭畢敬的態度。

她就知道,今晚過後,生活定當會改寫。

一想到這裡,青兒已微不足見的動靜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慢慢的挪動了過去,用手帕搽了搽手心上的冷汗。

伸出手臂,輕輕拉了拉蕭景宸的衣角。

語氣多了幾分嬌滴:“爺,妾身有些怕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