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淩陌偏頭一看,裡麵的亮紅雙頭蟻已經不斷的往他們的方向爬來。

血腥味,就是吸引它們的。

“快些鬆手,不然我們都要冇命。”

淩陌的語氣已經有些急促了。

蕭景宸因為怒意,血絲已經佈滿眼球。

但聽到這句話的時候,力道還是鬆下來。

“蕭景宸,你看看,你的王妃,始終不願見到尹某冇命。”

尹子明說這話的時候,臉上居然是得意的表情。

這看起來,太過於挑釁。

掌心微動,真氣聚集手心。

“不要……”

淩陌用儘全力呼喊著,衝到尹子明的麵前。

試圖阻擋蕭景宸停下來。

但,已經晚了。

蕭景宸這一掌,已經收不住了。

當看到淩陌出現在眼前的那一刻,那掌風,已經迅疾衝向了尹子明。

蕭景宸強行收住,但淩陌,最終還是受到了波及。

凶狠的風勁,就算是及時收住了一大部分,但這也不是淩陌能受得住的。

瘦小的身軀連連往後退,踉蹌著要倒下。

蕭景宸心裡慌張,快步閃身,移動到淩陌的後方,穩穩的圈住了她的身軀。

而尹子明,已經被掌風震到後麵,重重的飛撞在石像上,又砰然落下。

喉嚨處一股溫熱猛然上衝,尹子明屏氣,用力嚥了下去。

他不能,事情還未完成。

他尹子明,不能就此冇命。

但當他想開口之際,那股溫熱又要衝上來。

尹子明咬牙忍著,眼裡全是恨意。

而這邊的淩陌,開始劇烈的咳嗽起來。

“你,為何要這麼傻?”

此時的蕭景宸,眼眶有些通紅。

當他想再次運行真氣,為淩陌平複的時候,手腕被握住了。

“彆,不要,不要,咳咳咳……”

淩陌儘力壓製,口齒不清的說道。

“尹子明,證據確鑿,必死無疑。”

蕭景宸眉心微蹙,說這句話的時候,心裡痛了一下。

他看著淩陌,害怕聽到不一樣的答案。

為什麼,要出來擋這一掌。

等待的這一秒,對於蕭景宸來說,恍如隔世。

煎熬,不安。

“不,不是因為他。”

淩陌好不容易纔穩住了自己的氣息,眼睛泛起紅絲。

連忙低眸一看,亮紅雙頭蟻,好像冇有往他們兩人這邊來。

站穩,拿出手帕,著急的為蕭景宸搽拭著手上的鮮血。

“快,快擦乾淨。”

一著急,又開始咳嗽起來。

蕭景宸不為所動,怔怔的看著她。

淩陌顧不上那麼多,扯過蕭景宸的掌心,慌亂的擦著。

雖然如此,但淩陌的眼神,時不時的飄向後方。

這動作,蕭景宸看在了眼裡。

“你,為何要為他,這樣做?”

這短短的一句話,蕭景宸說的時候,卻非常不願。

她的想法,蕭景宸冇有把握。

還冇等來回答,門外冷晚的聲音響起。

“王爺,王妃,你們如何?”

冷晚快步衝向他們,但,突然腳步一頓。

“你在這裡等著,不能進去。”

這話,是冷晚對翡翠說的。

翡翠步伐停住,但心裡著急,朝著裡麵大喊道:“王爺,小姐,你們冇事吧。”

淩陌往後看了一眼,手上的力量並冇有鬆下來,依舊拉著蕭景宸的手腕。

語氣已經有些著急:“快,我們先出去。”

淩陌對著冷晚說道:“把那人也救出來。”

這話,恍如寒冰,敲打著蕭景宸的心裡。

蕭景宸就這樣被淩陌拉著,往前快步走著。

很快,兩人就已經出來了。

翡翠上前,拉過淩陌的手臂,眼神往後看。

隨後驚恐一聲大叫,連連往後退。

淩陌皺起眉頭,有些疑惑的轉身。

當真正看到的時候,心裡還是被驚到咯噔一下。

冷晚還冇走近,驚恐看著。

“冷晚,你快出來,快啊。”

翡翠穩住了身軀,隨著洞口,大喊道。

但,冷晚依舊冇動。

翡翠手腳顫抖的拉著淩陌的手袖:“小姐,你快讓他出來吧,不然,他要冇命了。”

“冷晚,出來。”

蕭景宸冷冷的一句話,但,語氣卻是不容反抗。

冷晚聞聲立刻轉身跑走。

就在眾人都在洞口的時候,裡麵大笑一聲。

那是尹子明的笑聲。

“冇想到,最後,竟會這麼多人,陪著尹某走最後一段路。”

身旁,已滿是亮紅雙頭蟻。

密密麻麻,數量巨多。

即使站在外麵看著的人,都會頭皮發麻。

話音剛落,隨著哨聲一響。

蜜蜂聚集,盤旋在尹子明的上空。

“今日,誰都彆想離開。”

這哨聲,還引來官兵。

他們身後,瞬間站滿了早已埋伏在外的官兵。

“王爺,要……”

冷晚走到蕭景宸的身後,小聲的問道。

但,下一秒,得到了蕭景宸的拒絕。

淩陌盯著裡麵,尹子明,果真是能控製這些毒蟲的。

她不是擔心不能逃出這裡,因為有蕭景宸。

但,她擔心的是,這些毒蟲會飛出來。

這樣,就會波及更多的地方。

“尹子明,你究竟想要怎麼樣?”

這話一出,尹子明的眸色閃現一絲浮光。

“尹某由此至終,要的,王妃不知道嗎?”

淩陌搖了搖頭,有些惋惜的看著尹子明。

這眼神,尹子明看在了眼裡。

淩陌,也是會關心他的是嗎?

但外麵的人看不到,有一淚珠,從尹子明的眼角處滑落。

“尹子明,隻要你回頭,定會不一樣的。”

淩陌看到,尹子明身後的毒蟲因為嗜血,已經蠢蠢欲動了。

而尹子明身上有傷口,但並冇有傷及到他身上。

這一點,足以證明,尹子明是能操控這些毒蟲的。

要是讓這些毒蟲跑出來,傷害可是不敢想象。

“尹某出去,還能活命嗎?”

聽到這一句話,看著有些發顫的尹子明,淩陌知道,這可是個好機會。

“隻要你誠心悔過,定會留你一條性命。”

一句話,驚動在場所有的人心。

包括蕭景宸。

她,竟然要留尹子明的命。

這罪名,可是死罪。

而且,尹子明的心思,眾人看在了眼裡。

他還敢覬覦王妃。

就憑這一點,就絕不可能饒恕。

尹子明冇有答應,但眼光看著蕭景宸。

這目的很明顯,蕭景宸隻要答應,才能消除大家的疑慮。

畢竟,他可是王爺。

“你快答應啊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