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現象的出現,代表了裡麵的數量必然不少。

就在淩陌站在原地思考的時候,蕭景宸已經走到了石壁的縫隙處。

蜜蜂的飛過,留下了不少糖液。

此時,上麵多了些東西在蠕動。

蕭景宸輕輕的喚了聲,淩陌冇有聽見。

當呼喊第二次的時候,她才斂迴心神。

纔剛上前看了一眼,手心的冷汗又加多了些。

“後退。”

淩陌這一聲,有些急促。

蕭景宸退了一小步,有些不安的看著淩陌。

她的眼神一直盯著那東西,最後消失在眼前的時候,淩陌纔開口。

“你忘了嗎,那可是亮紅雙頭蟻。”

蕭景宸眉心動了動。

亮紅雙頭蟻?

他記得了,淩陌當時在沈村,就是因為這毒蟲,而中毒的。

蕭景宸昨晚接到的情報,之前藥堂掌櫃的家人,也是身在沈村。

而那掌櫃,不久前,在回沈村的路途中,被人殺害了。

這件事情,蕭景宸準備轉身告訴淩陌的時候,發現身旁已經冇人了。

當看到她站在石牆前麵的時候,立刻出言製止。

“怎麼離得如此之近,會有危險……”

“你看。”

蕭景宸順著淩陌的指向看過去,石牆竟然出現了一凹槽。

之前,他們以為是老婆婆的胡亂鑿開的。

但現在細看,凹槽整齊光滑,不像是隨意而為。

淩陌此時認真的看著,總覺得有些熟悉。

這形狀,像是從哪裡見過一樣。

蕭景宸眼睫動了動,從手袖裡麵,掏出了一腰牌。

這一對,形狀吻合。

淩陌眸珠轉了轉,這腰牌,不就是之前沈村那裡所獲。

“蕭景宸,你這……”

“這腰牌,經調查,江北將軍的軍師,身上也有佩戴。”

冷冷一句話,冇有任何的溫度。

而伴隨著這句話,石牆轟的一聲,慢慢的啟開了。

“跟在本王的身後。”

淩陌點了點頭,照做了。

進來之後,裡麵果真如老婆婆所說,有一巨大的石像立在前方。

看上去,應該就是他們村落之前供奉的山神。

因為,石像下方的祭品,已經乾枯了。

現在進來看上去,並冇有半點的不妥。

一切的東西,都還正常。

剛纔的聲音,也冇有聽到。

就連蜜蜂也冇有見到。

但,地上的痕跡,看上去有些怪怪的。

他們兩人順著地上的痕跡,慢慢的來到了石像後麵。

在這石像的後麵,竟然還有一石門。

剛纔從外麵看,石像完全擋住,看不出任何異樣。

蕭景宸推門而進。

這一進來,淩陌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。

映入眼簾全都是密密麻麻的蜜蜂,還有旁邊,那成群的亮紅雙頭蟻。

眼看著蜜蜂就往他們兩人的方向飛來。

但下一秒,就在麵前停住了。

緊接著,遠離了他們兩人。

淩陌低頭伸手一摸,是香囊。

這香囊,是老婆婆所贈。

“冇想到,王爺跟王妃,還真是不簡單。”

兩人聽到這聲音的時候,往後一看。

尹子明。

但,他並冇有踏進一步。

尹子明口中的哨聲一響,一小會的時間,蜜蜂從外再次飛進來。

應該就是剛纔在外麵所見的那一批。

“王爺還有王妃,不怕死?”

尹子明看著他們兩人身後的蜜蜂已經成群,但是並冇有往前飛。

“尹某相比之下,倒顯得有些遜色了。”

說完,轉身退了出去。

“不退一步說話嗎?”

尹子明轉身的時候,臉上又掛滿了笑意。

淩陌看了看,拉著蕭景宸走了出去。

因為後麵的亮紅雙頭蟻,已經在蠢蠢欲動了。

這香囊,他們還不知道,對於亮紅雙頭蟻,究竟有冇有作用。

但,還是要安全為上。

“尹子明,你,究竟是什麼人?”

後麵的石門,在他們出來的時候,又關上了。

淩陌冷冽的看著尹子明,說出來的話帶了些寒意。

“尹某說過,為的就是姑娘你。”

身旁的人影瞬間移動。

淩陌反應過來的時候,蕭景宸的掌心,已在尹子明的脖頸處。

“就憑你?”

冰寒的氣息,圍繞著蕭景宸。

而眼裡的殺意,已經熊熊燃起了。

“王爺,還真是急躁。”

尹子明冇有半點的害怕,而是對上蕭景宸的眼眸。

一字一句的說道:“你們,還能逃出這裡嗎?”

“尹子明,你究竟要乾什麼?”

在淩陌問出這句話的時候,尹子明的脖頸處,已經微微滲血。

在這空間裡麵,血腥味異常的濃重。

突然之間,一陣聲音響起。

窸窸窣窣的,宛如啜泣聲。

這聲音,跟之前所聽到的一模一樣。

就這一秒,淩陌的背脊一涼。

蜂王。

而且還不止一隻。

“蜂王,亮紅雙頭蟻,還有外麵的魂散草,尹子明,這就是你害人的證據。”

尹子明仰天長笑。

“不愧是尹某看中的人,如此聰穎。”

在淩陌一一說出來的時候,尹子明冇有半點的反駁。

那就證明,淩陌的猜想都是正確的。

這裡麵,就是為了掩人耳目,才弄出來的石像。

為的就是在裡麵飼養蜂王,還有亮紅雙頭蟻。

而蜜蜂的采蜜,就是外麵種植的魂散草。

蜂王所產出的蜂蜜,就是亮紅雙頭蟻的食物。

這一環又一環的毒藥,可是不簡單。

掌櫃的家人,在沈村,也是身受魂散草的毒害。

背後之人,就是利用家人的安危,威脅掌櫃。

“所以,你那藏書,究竟是什麼。”

淩陌並冇有等來尹子明的回答。

因為,蕭景宸回了。

“馭水之術。”

聽到這幾個字,尹子明怔住了。

很快,又恢複了笑意。

“景宸王,果真厲害。”

“不過,為時已晚。”

尹子明看著淩陌,臉上的笑意冇了,眼眸裡是從冇有見過的深情。

“過了今日,尹某與姑娘,再也不會分開了。”

而蕭景宸聽到這句話,手上力道重了重。

很快,血流開始越來越多。

血腥味也隨著而越來越重。

他們並冇有發現,麵前巨大的石像,以微不足見的幅度動了動。

蕭景宸的眼裡的墨色越來越深。

除了怒火,根本就冇有注意到後麵的一舉一動。

“不要,快住手。”

淩陌一聲大吼,跑到蕭景宸的身旁。

“快鬆手,快啊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