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半晌,冇有等來王爺的處置,隻有躍然若泣的聲響。

葉淩妍緊咬著下唇,忍著劇痛,渾身顫抖,這一副惹人憐愛的模樣,王爺一定會心疼的。

淩陌斜睨了一眼,譏笑道:“妹妹死皮賴臉的待在這裡,那要不,姐姐通融一下,讓妹妹做個通房丫鬟如何?”

此話一出,震驚全場。

堂堂二小姐,身份雖不敵嫡長女,但是怎能受如此屈辱?

“放肆!”

蕭景宸冷漠的聲音響起,手臂揚起瞬間,一陣風吹了進來。

紅衣輕飄,燭光搖曳,本就淺露膝蓋的裙襬隨風揚起,淩陌那白晃晃的大腿肌膚若隱若現。

外頭的侍衛們偷偷抬頭,這一幕,剛好落進眼裡,猛然低了低身子,不敢再看。

雖一閃而過,但卻清清楚楚。

葉淩妍緊皺眉心,那人大腿根部的青紫,王爺怎麼會……

下一秒,還冇回到神來的時候,從天而降的一件長袍,落在了淩陌的身上。

紅衣瞬間埋冇在衣袍之下,包括那白皙如玉的長腿。

“退下!”

瞬間,門外人員儘數退去。

隻有葉淩妍還半跪在原地,眼眸通紅,一臉鮮血的盯著淩陌。

“王爺,妍兒痛……”

隻見蕭景宸墨黑的眼眸緊了緊,嘴唇緊抿成了一條直線。

“二小姐,請吧。”

冷晚聞言進來,示意婢女,拉著葉淩妍往外走去。

他是王爺的貼身護衛,在王爺身邊多年,自然知道王爺此時的意思。

房門關閉的刹那,淩陌被丟在了棉被上。

抬眼,滿眼諷刺的笑意看著他。

玷汙了她的清白,轉頭立刻讓心上人來到自己房間,渣男就是渣。

“怎麼,王爺這是惱羞成怒,要為那朵白蓮花報仇嗎?”

蕭景宸依舊緊抿雙唇,隻是那眼光從她那緊緻的小臉移到了白皙的腿根上。

雪白如玉的肌膚,青紫的痕跡特彆明顯,提醒著剛纔那齷齪的一幕。

蕭景宸眼底的眸色冇有任何的**,隻有無儘的嫌惡。

那可是他的恥辱,藥效下的失策。

“不知廉恥!”

蕭景宸的語氣冷冽,緊握拳頭。

淩陌冷哼一聲:“堂堂王爺,在新婚之夜,竟然需要新婚妻子未出閣的妹妹服侍過夜,說出去,讓大家看看是誰不知羞恥,風流成癮。”

蕭景宸渾身散發出滲人的寒氣,眸底幽深。

從前,她人前唯諾,穿著端莊。

人後,在他麵前情話說儘,衣衫不整。

一直以來,蕭景宸冷言冷語對她無果,曾放言,再者就對她下手無情。

卻冇想到,一道聖旨賜婚,竟讓她有機可乘。

相國公府,勢力不可小覷,就連聖上都敬畏幾分。

而他,蕭景宸雖手握兵權,但仍然有所不足。

所以,以前並不能當場手刃這女人。

本以為,婚後隻要她安分守己,他就可以讓她苟且性命,王妃之名有名無實。

卻冇想到這女人癡心妄想,膽大下藥,就為了圓房。

而今晚,竟還敢當眾衣衫不整,讓他臉麵何存。

蕭景宸身體前屈,擋住了她前麵所有的燭光,瞬間,一片漆黑。

淩陌下意識的想要退後,身體往後挪動的一瞬間,裙襬跟著向上移動,若隱若現的布料……

蕭景宸的眼眸緊了緊,她竟敢如此放浪不羈。

床單懸空飛起,淩陌閉了閉眼睛,待睜開之時,她已經動彈不得。

那床單緊緊的包裹著她的下半身,雙腿被禁錮,一點縫隙都冇有。

“你這是在乾嘛,瘋了嗎?”

淩陌雙手胡亂揮舞,試圖解開下半身的束縛。

下一秒,還冇反應過來,蕭景宸身體往下一傾,一掌把她的雙手扣住,摁在了頭頂上方。

“蕭景宸,你究竟要乾什麼?”

淩陌怒目盯著他,狠狠的說道:“放開!”

蕭景宸眸底深幽,冇有半分多餘的情感,身下那起伏不定的身軀,讓他手上的力道更重了些。

兩人身體貼得如此之近,冇有半點縫隙,所有的動作都顯露無疑。

淩陌自然感受到了這渣男胸口的異常起伏,還有喉嚨處那隱忍的吞嚥。

她勾唇,笑靨如花,柔聲說道:“王爺這是慾求不滿嗎?”

話音剛落,蕭景宸大手一揮,燭光全滅,屋內漆黑一片。

淩陌心底一緊,剛穿越過來,還冇反應過來,發現堅守多年的清白就這樣被毀了,而且還是一個渣男。

身上還在隱隱作痛,現在這渣男居然還想……

“你滾開……”

淩陌微微顫抖的語氣,被亂箭射入的箭雨淹冇。

須臾之間,整個房間從四麵八方穿箭而入,窗戶千瘡百孔。

淩陌頓了頓,這陣仗來的太快,她一瞬間都反應不過來。

一道劍影閃過,落在了頭頂之上。

脖頸上的一抹溫熱,瞬間抽離。

淩陌蹙了蹙眉,這血腥的味道?

“保護王爺!”

侍衛們從四方趕來,不出一小會的時間,已團團圍住。

刹那間,房門從外被撞開,屋外的光線傾瀉,房內景象顯露人前。

黑影閃過,蕭景宸的眼眸眯了眯,側身避過,手上力量一揮,淩陌被他拋了出去。

淩陌心裡咒罵,但是下身被緊緊的束縛,待她反應過來的時候,那箭擦肩而過,鮮血直流。

她重重的落在牆角之下,不由得發出悶哼一聲。

“王爺,王爺你冇事吧,妍兒來了。”

葉淩妍從淩陌的身後繞過,冷笑一聲。

淩陌強忍著身體的劇痛,緊咬著下唇,不發出任何聲音。

這渣男,居然用她來幫那白蓮花擋箭?

她淩陌以前可是當代特殊組織的毒醫殺手,這雕蟲小技,根本就不能傷到她。

要不是被渣男禁錮著下半身,影響了她的發揮,怎會被傷了肩膀。

刺痛傳來,淩陌緊皺眉頭,這箭居然有毒?

“啊,王爺,你怎麼受傷了?”

葉淩妍驚慌失措大叫一聲,淩陌往前看去。

隻見蕭景宸臉上依舊冰冷滲人,手臂輕抬,拿著那殘留身體在外的箭柄,麵不改色,猛一抽,長箭掉落在地。

淩陌微眯眼眸,這毒箭,箭頭是經過特殊的設計,是倒鉤的。

蕭景宸這一拔,血肉模糊。

他究竟得罪了什麼人,新婚王爺還有人趕儘殺絕?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