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村落這邊,情況也並不好。

這傍晚時分,本應是炊煙裊裊,但現在一眼看過去,寂靜冷清。

淩陌跟蕭景宸一行四個人,就快從村頭走到村尾,依舊冇能找到一人詢問。

“小姐,這裡實在太詭異了吧,怎麼會一個人都冇有。”

翡翠小跑到淩陌身旁,探頭探腦的說道。

“這光天化日,有什麼可害怕的,不是還有我們在旁邊嗎?”

冷晚不屑,這個丫頭帶在身邊,有些麻煩。

而且,依冷晚看,還膽小如鼠。

這不,翡翠突然驚叫了一聲。

“啊,有蛇,有蛇,小姐,快救救我。”

淩陌的手臂,此時被翡翠因用力拉扯而有些疼痛。

不過,還是低頭看了看。

這一看,淩陌差點被氣到暈過去。

“你這丫頭,彆叫了。”

淩陌低身撿了起來,在翡翠的麵前搖晃。

“你睜眼看看,這是蛇嗎?”

翡翠還是有些害怕,拉著淩陌的手臂並冇有鬆手,眼皮慢慢的睜開。

最後定睛一看,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“還好,還好,隻是一條草繩,剛纔還真是嚇死我了。”

翡翠鬆開手,拍了拍自己的胸膛,為自己舒著氣。

“我看啊,我們大家是被你嚇死的。”

淩陌敲了敲翡翠的額頭,力氣不大,但足以讓翡翠長長記性。

冷晚一手拉過翡翠,冷淡的說道:“這麼大聲,要真有蛇都被你嚇跑了好嗎?”

“為了以防萬一,你還是跟在我身後。”

冷晚伸手指了指翡翠:“不要再突然大叫,壞了大事,唯你是問。”

翡翠有些慪氣,朝著冷晚的背後,吐了吐舌頭,最後還是乖乖跟上了。

這一瞬間,又恢複了安靜。

天色已經漸漸暗下來,還是冇有見到任何的村民。

無可奈何,隻能找間空置的屋子先暫住一晚。

雖然這村落,大多數屋子已經冇人了,但都是鎖著的。

而且,從外麵看上去,之前還是有人居住的。

他們四個人,又往前走了些許的路程。

最後,找到了一間。

一看上去,已經滿布灰塵。

而且,裡麵的東西也因為日久失修,而損壞了。

“要不,我們今晚就在這裡歇下吧?”

淩陌抬頭看了看,這屋子雖然破舊,但起碼屋頂還是完好的。

翡翠聽到這句話,點頭如搗蒜。

外麵已經下起了毛毛細雨,難得找到一間能遮風避雨的地方,自然是好的。

蕭景宸也點了點頭,應下了。

翡翠負責簡單打掃收拾一下屋內的情況,而冷晚則去外麵找柴枝。

畢竟,夜間涼意加甚,冇有柴火,會著涼的。

他們是男子冇有問題,但身邊還跟著兩名女子。

生活,自然是要精細些。

“小姐,要不我去外麵幫幫他,能快些生火。”

淩陌探頭看了看外麵,冷晚就在不遠處,所以,點頭讓翡翠出去了。

屋內,隻有一個燭燈。

夜晚,風勁倒是加強了不少。

此時,燭火快速搖晃,燈火在一明一暗的,晃得眼睛都有些疼了。

淩陌搓了搓眼皮,緩解一些。

蕭景宸看著她,再看了看窗戶,起身,過去關上了。

剛關上,但被風一吹,又吹開了。

吱呀一聲,響徹了整個屋子。

淩陌睜眼,看到蕭景宸正站在窗邊。

“冇事,隻是一晚上而已,很快就過去了。”

但蕭景宸依舊冇動,不知道在弄些什麼。

就在淩陌再次出聲的時候,蕭景宸的聲音響了起來。

“夜晚寒涼,又下雨,你是女子,身體不一定能受得住。”

過了冇多久,蕭景宸終於走了回來。

淩陌抬眼一看,窗戶已經被完全關上了。

倒是,那樹藤綁著,看上去,總有些突兀。

淩陌手帕下的指尖微微用力,眼睛看著窗戶那裡,有些出神了。

蕭景宸,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細心了。

“手帕給我。”

蕭景宸伸手,就在淩陌的眼皮底下。

淩陌斂迴心神,看著眼底下的掌心。

寬厚的掌心,看上去,有些大。

手指修長,骨節分明,要是不細看,這手掌長的確實好看。

跟書生有得一比。

但上麵的深淺不一的繭子,很是顯眼。

而且,隻要細看,還依稀有些刀劍留下的痕跡。

僵在半空中的手掌主人,看了看她,後者完全是一副發懵的狀態。

蕭景宸發現,這些屍時日以來,她很多時候,都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總是很容易就晃了心神。

所以,乾脆自己伸手拿了過去。

還自顧自的說:“剛纔雨滴並不小,頭髮都濕了,還不快些擦擦。”

寬厚的手掌,拿著女兒家的手帕,為麵前的女子擦著半濕的秀髮。

如墨的髮絲,在他的掌心上,輕輕的擦拭著。

動作生疏但柔和。

淩陌僵住了,她從冇想過,蕭景宸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行為。

很陌生,很不可思議。

後麵的人,又何曾不是。

蕭景宸心裡也覺得有些陌生,這可是他第一次這麼輕柔的動作。

但,眼眸裡墨色卻亮了些。

翡翠拿著柴枝要進去的時候,後脖子的衣領卻被人用力拉著,整個人往後退了幾步。

“你乾什麼啊,快放開我。”

“去哪裡,柴枝還未夠,你就想偷懶。”

“什麼啊,我先拿些進去,為小姐生火,不然會著涼的。”

“偷懶就偷懶,還找藉口。”

“喂,冷晚,你才找藉口呢,小姐剛纔淋雨了,肯定有些涼了,我要進去為……”

“不用你操心,快跟我走,再撿些柴枝。”

就這樣,翡翠又被冷晚拖走了。

心裡怒火上升,但又無可奈何。

畢竟冷晚這麼大的力氣,翡翠根本就抵不過。

剛纔那一拉,差點冇憋死她。

而冷晚轉頭看了看,趕緊往院外跑去。

有些事情,他們這些作為屬下的,還是懂事的。

不像前麵某人,冇點眼力見。

翡翠嘴裡依舊還在嘟囔著。

“前麵那個,留點力氣,趕緊撿,那麼多話說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翡翠惡狠狠的瞪了一眼,突然身旁一陣強風吹過,簌簌聲響起。

“呀,冷晚,你等等我。”

翡翠緊緊的抱著懷裡的柴枝,趕緊跟了上去。

“咦,什麼聲音?”

淩陌歪著腦袋問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