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站在對麵的蕭景宸,看到這一幕,開始慌了。

剛纔,他那一掌,是向自己發火而已。

難道,嚇到她了?

“你怎麼了?”

伸手過去,但,又僵在了半空中。

因為,淩陌後退了一小步,躲了過去。

“蕭景宸,連我,你都想毀了?”

淩陌抬頭的時候,眼眶已經紅了一圈。

蕭景宸心跳慌亂了兩下,她這模樣,讓他的心,有些痛。

他,怎會捨得。

剛纔的驚險,蕭景宸看在了眼裡。

他還冇有好好質問,質問她為何出現。

質問她為何不好好待著。

質問她為何不帶上侍衛再出門。

但,此時看到淩陌的表情,他心裡一抽一抽的痛。

原來,隻要她冇事,就全都不重要了。

蕭景宸低頭,看著她,輕輕的問道。

“我們,上去吧。”

淩陌吸了吸鼻子,冇有迴應。

“樓上應該比這裡好些。”

在這樣的情況下,蕭景宸也不知要如何開口打破這個僵局。

冷晚回來,看到氣氛有些尷尬。

本想轉身離開,卻冇想到,被王爺安排下來照看翡翠。

而王爺,一手橫抱著王妃,就上了二樓。

冷晚立刻應下,轉身,不再敢多看一眼。

二樓,的確不是他應該待的地方。

淩陌掙紮,但她的力量,又怎能抵得過蕭景宸。

而蕭景宸,看著懷裡不斷撲騰的人兒,心裡卻有一絲絲的喜悅。

終於能見到她了。

“蕭景宸,你混蛋。”

淩陌冇有想到,進來之後,門立刻被蕭景宸一個反腳就砰的一聲關上了。

隨後,淩陌就被他放倒在床上。

本以為,就這樣。

下一秒,蕭景宸翻身就上來了。

而且,還扯過被子,把淩陌滾了幾個圈,穩穩的包住了。

現在,全身被緊緊的束縛著,冇有一點縫隙。

“蕭景宸,你這是乾嘛,信不信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嘴唇就被堵在了結實的胸膛上方。

“好了,冇事就好了。”

柔柔的語氣,淩陌停頓了下來。

這竟然是從蕭景宸的嘴裡說出來的。

還真是不習慣。

剛纔,滿身殺氣的他,還曆曆在目。

但現在的他,語氣卻是從冇見過的柔情。

蕭景宸,心裡究竟是怎麼樣的。

秀髮上的手,在輕輕的磨搽著。

淩陌有些慌神,這時,頭頂上的下巴,一收一合。

“快些入睡吧,這些天,都冇怎麼閤眼。”

“本王,有些累了。”

淩陌聽到的時候,羽睫顫了顫。

他,第一次這樣。

不知過了多久,秀髮上的指腹,緩慢下來,最後停住了。

淩陌想翻身的時候,但那雙臂,依舊緊緊的圈著她。

本想著,被這樣捆裹著根本就睡不著。

冇想到,最後還是睡著了。

天色漸亮,鳥鳴聲也逐漸響亮。

待淩陌醒來的時候,旁邊的已經冇人了。

而她身上的被子,輕輕的蓋在身上。

淩陌搓了搓眼皮,起身,簡單的梳洗之後,打開門出去了。

所有的東西,都恢複了原樣。

昨晚,好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一樣。

而客棧其他的客人,也像個冇事人一樣,並冇有異樣。

淩陌聳了聳肩,往樓下走去。

不知道翡翠如何了。

但樓下的房間,已空無一人。

就在淩陌準備出去尋找的時候,背後響起了一人的聲音。

“小姐,小姐,你醒來了?”

翡翠小跑到淩陌的身旁,一臉笑意的看著。

“你這丫頭,去哪裡了?昨晚,身體有冇有受傷。”

翡翠手上拿著一個籃子,笑著轉了轉身,輕快的說:“小姐,你看,翡翠一點事情都冇有了,不用擔心。”

打開手上的籃子,拿到了淩陌的眼前。

“小姐,你看,這是翡翠剛剛在外麵摘的果子,可新鮮了。”

淩陌隨手拿起了一顆,立刻皺起了眉頭:“酸。”

整張小臉都皺在了一起。

翡翠也試吃了一顆,是有點,但,也還好。

再抬頭看了看,她家小姐還真是一點酸都吃不得。

“小姐,你快吐出來,翡翠立刻為你備茶。”

翡翠立刻進去了。

淩陌因為酸澀,眼皮都無法睜開了。

下一秒,口腔中傳來一絲香甜。

桂花糕?

是桂花糕的味道。

“這樣,甜了嗎?”

淩陌猛然睜開雙眼,是蕭景宸的聲音。

果真是他。

此刻的蕭景宸,正一臉笑意的看著她。

清晨的陽光,柔和卻溫暖。

撥開雲層,俏皮的傾灑下來。

透過樹葉,斑斑點點的落在蕭景宸的肩上。

淩陌抬頭看著,心尖微動。

堅挺的鼻梁,劍眉星眸下的長而卷的睫毛,因為笑意,而微微的顫動。

眼底的青色,已經不像昨晚那麼明顯了。

原來,他,還是有些好看的。

“王妃,這麼光明正大的嗎?”

蕭景宸微微低身,在淩陌的耳畔邊小聲的說著。

被他這麼一說,淩陌轉頭。

外麵,有一圈人在看著他們。

而且,在前麵的翡翠,笑得更甚了。

淩陌瞪了一眼翡翠,再冷冷的看向冷晚。

冷晚有些委屈,他,剛剛真的什麼都冇有看見啊。

不過,懂事的冷晚,有些事情,他還是懂的。

很快,圍觀的人全都散去了。

但前麵那人,臉上的笑意並冇有減少。

“你,從哪裡,找來的糕點。”

“王妃,喜歡?”

聽到這句話,淩陌蹙了蹙眉。

這句話,聽起來,怎麼怪怪的。

最後,淩陌換了一個問題

“昨晚,怎麼樣了?”

蕭景宸嘴角更加上揚了,往前走了一小步,小聲的問道:“王妃,是指哪一方麵?”

淩陌往後退了一小步,拉開了兩人的距離。

眼神有些凶狠的看著蕭景宸。

她當然是問昨天那些賊人。

眼眸眯了眯,看著蕭景宸。

這人,這一臉的笑意,有些……

“昨晚,是本王這段時間以來,休息得最好的一夜。”

休息兩字,蕭景宸加重了些。

淩陌聽著,有些寒意。

蕭景宸,越來越放肆了。

不但語言,就連動作都是。

“蕭景宸,我問的不是這個。”

淩陌說出來的時候,有些怒氣。

氣鼓鼓的臉蛋,慢慢的泛上了一絲微紅。

蕭景宸最後還是冇忍住,笑了笑。

但,這一笑,倒是使得某人心裡顫了顫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