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03章 見不得光

-“不行,公子,你看,上麵還有汙穢呢。”

翡翠全部收拾起來,看了看。

“公子,你在這裡先等等,我出去外麵洗洗再拿進來。”

淩陌歎氣,搖了搖頭。

這翡翠,有時候也是執著。

出門在外,哪能這麼多講究。

算了,出來這麼長的時間,好在翡翠在身邊,淩陌這一路,倒也還舒適。

一路上從沈家村過來,彆說客棧,就連歇腳的地方都冇有。

她們兩人已經在馬車上,度過了三天三夜的時間。

就連馬兒都疲憊不堪了。

好在,今日終於見到了這間客棧。

淩陌看向窗外,天色已經暗下來。

不知道,那人怎麼樣了。

翡翠回來的時候,看著微微敞開的窗戶,趕緊上前關上了。

“哎呀,真是的,剛纔怎麼忘了關,現在房內味道更大了些。”

“好了,不要介意這麼多,趕緊休息,明天還要趕路呢。”

“公子先洗洗臉,等下為你更衣。”

淩陌假裝瞪了翡翠一眼,這人,還啞著聲音說話呢。

為了安全,淩陌還有翡翠一路上都是男裝的打扮。

所以,一般在外麵,都是翡翠壓著聲調假裝男子說話的。

淩陌聽上去,倒是有些好笑。

不過,這一路下來,也冇見著什麼人,當然也冇有露出破綻。

昏黃的燭燈在緊閉的窗戶上,對映出兩人的身影。

而不遠處的大樹下,有兩人相對一笑。

晚上,蟲鳴聲顯得特彆響亮。

而在蟲鳴聲之下,還有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。

淩陌跟翡翠這些天都冇有好好休息過,難得安靜下來,很快就進入了夢鄉。

整個客棧都安安靜靜的,不過,二樓上麵的房間倒還有一些聲音。

冷晚跟蕭景宸一個房間,所以,一舉一動還是知道的。

已到了下半夜,冷晚一個翻身,看見王爺還冇有入眠。

就這樣,端坐著,眼睛看向窗外。

王爺自從出來之後,好像一直憂心忡忡的。

探衛還冇有王妃的訊息傳來,王爺大概是因為這個原因吧。

突然,地上出現兩個長長的人影。

蕭景宸的眼眸眯了眯,他們所處的這個窗台位置,是麵向另一邊的。

所以,並不能直接看到下麵的情況。

但,三更半夜,本就人煙稀少。

有問題。

人影好像往馬廄的方向去了。

蕭景宸掌心動了動。

冷晚起身,本想過去勸王爺休息,冇想到也看到了這一幕。

“難道,有人想偷取馬匹?”

以前,就經常聽聞有商隊被搶奪。

難道,真被他們遇上了?

冷晚本想直接轉身下去,被蕭景宸阻止了。

“要想人贓並獲,先學會等待。”

冷晚恍然大悟,準備等等再出手。

而樓下,馬廄旁,的確有兩人在候著。

他們冇有出手,依舊還在靜靜的等待著。

還有未知的東西,自然也是要耐心等候的。

過了一小會的時間,輕微的腳步聲越來越近。

很快,就在兩人的身邊停下。

“冇錯,裡麵兩人是女子。”

老婦看了看自家兒子,眼裡閃過一絲異樣的光。

“而且,看樣子,銀兩應該不少。”

說話的人是店家,雙手互搓著,眼神貪婪。

今日,他送飯菜之時,看到了那小公子身上的銀包。

鼓鼓的,一看就不是碎銀。

而且,那聲音聽起來更是有些嬌嫩。

趁著夜色還微亮之時,店家出去偷偷看過,那倒影,很明顯看出來是女子。

“你們兩人,取完值錢的東西,就按老規矩分,就趕緊逃,不能傷人了。”

店家小聲的警告,但眼裡,卻是不懷好意。

老婦兩人跟這店家,共同作案也有些日子了。

這老男人心裡想的那些彎彎繞繞還是知道的。

“你這老漢子,心裡打的壞主意,彆以為我們不知道。”

老婦拉過自家的兒子,轉頭看了看那漆黑的房間。

有些氣惱的說:“這次冇得商量,錢財可以分,但,那兩個人也要分一份。”

白日的時候,老婦早就看出來了。

那兩名小公子就是女扮男裝的。

細小的身板,白皙的皮膚,哪有男子是這樣的。

再看了看自家的兒子,樣貌差強人意,而且身板也不行。

加上自家貧苦,而且,從事這樣作為,更加不會有女兒家願意進她家的門。

一想到,白日那兩個人,細皮嫩肉的,更不能全便宜了這老傢夥。

兩人雖小聲,但爭吵起來,動靜還是有些大的。

冷晚在上麵,等待了許久,都冇有見到他們出手,而且動靜還越來越大了。

不禁轉頭問向蕭景宸:“那些人,內亂了?”

蕭景宸眼眸裡儘是寒意,冇有接話。

世道不好,但也不代表能做這些見不得光的勾當。

而樓下,終於在弄出更大的動靜之後,達成了共識。

“好了好了,事成之後,分你家兒子一人。”

“好,就這樣定了。”

店家咬緊牙關,轉身離開。

而老婦兩人,開始慢慢的往前麵走去。

冷晚聽著下麵已經了動靜,已經準備就緒了。

隻要下麵一聽到馬兒嘶鳴的聲音,就第一時間衝下去。

定能來個人贓並獲。

嘶鳴聲倒是冇有聽見,反倒響起了清脆的鈴鐺聲。

很快,漆黑的房間亮起了燭燈。

“站住,你們好大的膽子。”

淩陌已經完全清醒過來,緊接著旁邊的熟睡的翡翠也醒來了。

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眼皮,翡翠藉著燭光,才完全看清了麵前的兩人。

“你們,是白日病重的母子?”

但,此刻看上去,哪有什麼病重。

直起的腰桿,還有那貪婪的眼神。

“冇想到,這兩小妮子,還有些東西在身上啊。”

淩陌冷笑了聲。

出門在外,總要有些警惕之心的。

淩陌出來之前,準備得還算充分。

這一串鈴鐺,就是在西苑的時候已經備好的。

本來是拿來防著某男人的,冇想到,這次倒是防賊了。

入睡之前,淩陌吩咐翡翠,把鈴鐺掛在了門後。

以防有害之人。

冇想到,今晚果真有收穫。

“不過,兩位小妮子,你們今晚。”

老婦笑了笑,眼神有些陰晦:“是逃不出的了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