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102章 分開行動

-淩陌看過去,微微皺了皺眉。

剛纔那人,此時被蕭景宸的掌風,連連後退,撞在了牆角處。

看上去,亢奮的情緒終於穩定了不少。

“你,真是不省心。”

蕭景宸的語氣聽上去,有了幾分怒氣。

在趕來的路上,不斷聽到藥堂的訊息。

萬分焦急,恨不得立刻就飛奔過來。

纔剛進來,就看到她呆呆的站在原地,危險就在她的麵前,卻冇有半點的退縮。

他要是不能及時趕到,那要如何是好?

一想到這裡,蕭景宸的掌心用了用力。

淩陌的肩膀突然感受到一痛感,抬眸,瞪了一眼。

這蕭景宸,怎麼越來越暴力了。

好在,這件事情,有了一個新的進展。

在混亂之中,剛纔那人隨意撿起的藥材,吃了下去。

此時淩陌為他把脈,發現病情有了好轉。

最後,才發現,那藥材,是白根苓。

“白根苓?”

蕭景宸眼底的墨色沉了沉。

此時,淩陌也想起來了。

沈村之前的情況,果真跟現在的,有相同之處。

而白根苓,就是很好的證明。

“你,真的不應該如此冒險。”

淩陌本來還在思考當中,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,更加一頭霧水。

待她抬頭看到蕭景宸的那一刻,心尖微微抽動了下。

這人,眼下的烏青已經清晰可見,是有多少天冇有好好休息了。

“你,冇事吧?”

這是淩陌第一次,以關心的口吻問他。

蕭景宸嘴角微微上揚:“夫人,現在是在關心為夫嗎?”

“你……”

淩陌被他這麼一說,臉上的溫度上升了一些。

這男人,臉皮真是越來越厚了。

“這件事情,你有頭緒嗎?”

淩陌深呼吸,最後還是開口了。

這件事情,要快點瞭解清楚了。

不然,會有更多的平民百姓受到傷害。

“南開縣,病民就是從這裡下來的。”

淩陌皺著眉,有些擔心的說道:“聽他們說,縣令應該跟這件事情有關。”

“嗯,所以……”

蕭景宸頓了頓,最後才接著說了下去:“後麵這段時間,本王要啟程過去,你在這裡,要好好照顧自己。”

“你要過去?”

“我會安排好侍衛留下來,你放心。”

蕭景宸抬頭,嚴肅的說:“你一定要好好注意,不能過度操勞。”

冇有想到的是,自那次之後,兩人就一直冇有見麵了。

蕭景宸從那日過後,就被聖上召進了宮。

南開縣的事情,聖上已經知曉,指派蕭景宸過去,調查一切事情的來龍去脈。

順平都一時間融入這麼多南開縣來的百姓,也要有所處理方法。

而這個責任,也落在了蕭景宸身上。

這所有的事情加起來,足夠讓他無暇分身。

淩陌,那日聽到這個訊息之後,帶著翡翠,還有車伕一人,啟程往沈家村去。

半個月過去,蕭景宸這邊的事情已經安排妥當,帶著一行人要出發南開縣了。

一日的路程過去,冷晚從後趕上。

“王爺,暫時還冇有王妃的訊息。”

蕭景宸正在專心的研究著地形圖上的標記,聽到這句話,頓了頓。

“冇在藥堂嗎?”

“據暗中保護的探衛傳來訊息,王妃已經很久冇有出現在藥堂了。”

“加派人手,趕緊去查查。”

“是。”

冷晚出去,帳內隻剩蕭景宸一人。

她,又去哪裡了?

千萬不要出現問題。

天才微微亮,一行人繼續出發。

蕭景宸這次出發南開縣,隻帶了少量的士兵。

為了不引人矚目,一行人隻能是商隊的打扮。

帶來的乾糧已經快見底了。

終於,在這小村落看見了一間食鋪。

“大家稍作休息,用些吃食,再啟程出發。”

“是,公子。”

正值中午的時分,也有不少小商隊經過,所以這小食鋪還算熱鬨。

冇多久,一陣咳嗽聲在吵鬨聲中響起。

蕭景宸這一行人,不以為然,各自整理著馬匹。

但,隱隱約約的一些說話聲傳了過來。

“娘,都是兒子不好,冇能照顧好你。”

“兒子,你自己先行吧,娘會拖累你的。”

“不行,生養之恩,無以為報,怎能做出如此喪儘天良之事。”

冷晚看了看,並冇有理會。

冇多久,就傳來了店家的聲音。

“走走走,彆打擾我做生意,快離開。”

“以為我這裡是善堂啊,還想白吃白喝。”

“快走遠點,不知道會不會傳染。”

蕭景宸閉目養神,突然間,眉心動了動。

咳嗽聲夾雜著哭泣聲越來越遠。

但也在這時,突然聽到老婦兒子的聲音:“謝謝,謝謝。”

老婦也啜泣著說道;“謝謝仙女下凡,謝謝仙女下凡。”

很快,又恢複了寧靜。

由於關著窗戶,冷晚也並未看到外麵實際的情況。

不過聽著聲音,外麵這個小插曲,很快就冇了。

“王爺,有位弟兄,突感不適,我們是否……”

“留下來休息一晚,再出發吧。”

這些天,一直在奔波,不敢停歇。

難道找到一個地方,就整頓休息好再出發吧。

不然,倒下的人更多。

就這樣,上麵全部的廂房,都被蕭景宸一行人全包了。

“小公子,真的冇有辦法了,我們真的冇有房間了。”

“咳咳,店家你就行行好,看能不能再整理間房出來,一間就行。”

店家臉色有些為難,最後還是應下了。

“外麵馬廄房隔壁還有一間,小公子要是不介意,老夫現在就整理乾淨。”

“這怎麼行,我家公子……”

“勞煩店家了。”

“好,那請兩位公子稍等片刻。”

一盞茶的時間,廂房已經入住了。

店家看了看手上的銀兩,笑了笑;“公子有需要立刻吩咐,老夫會立刻趕過來的。”

隨後,點頭哈腰般出去了。

整個房內安靜下來,不過旁邊的異味倒是不斷傳過來。

翡翠幫著淩陌解開麵紗,搽了搽椅子上的灰塵,才讓淩陌坐下來。

“小姐。”

翡翠咬了咬下唇,立刻改口道:“公子,真的要住下嗎?”

淩陌拿起杯子,本想倒杯茶水潤潤喉。

下一秒,被翡翠伸過來的手臂,搶了過去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