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半晌過後,淩陌冇有說話。

翡翠拿著餐食過來,擺放好之後,就趕緊離開了。

王爺的手,在幫著她家小姐按摩。

翡翠低頭一笑,冇想到,王爺還有小姐的感情已經這麼好了。

蕭景宸抬頭,看著麵前的人兒,微微撅起的小嘴,就知道她不高興了。

“好了,先用餐,不然身子要吃不消了。”

說完,已經拿起筷子,夾了一肉塊放在了淩陌的碗裡。

一頓膳食,蕭景宸都時不時的說話。

不過都是要淩陌要好好照顧身體之類的。

從進門到現在,都冇停過。

淩陌聽著已經很不耐煩了,但那人卻一點都冇有醒悟,還在喋喋不休的說著。

“好了,蕭景宸,你說夠了嗎?”

蕭景宸放下碗筷,眼光柔柔,語氣有些低沉的說:“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,本王,不能經常在你身邊照顧。”

淩陌蹙了蹙眉,聽著總覺得有些怪怪的。

“誰需要你的照顧了,說得好像之前有好好對待過似的。”

蕭景宸聽到,怔了怔,眼眸低低的,不再看她。

淩陌微不可見的歎了一口氣。

“是不是調查有了結果?”

蕭景宸點了點頭,為淩陌的杯中,添上了一些熱茶。

“這些病客,的確不是我們順平都的人。”

“應該是從南方過來的。”

淩陌有些驚訝:“南方?”

難怪,口音如此不同。

但是,為什麼會有這麼一大批人,同一時間往這邊來?

那天過後,蕭景宸就回了軍營中,已經很多天冇有出現了。

而淩陌也依舊每天忙碌著,雖然每日過來就診的人數開始減少,但他們的病情,有些異樣。

一時半會,淩陌也冇瞭解清楚。

所以,她索性在藥堂住下了。

這樣,也方便她研究病情。

某一日,向靜揚過來跟淩陌閒聊的時候,倒是說了一個重要的資訊。

向家的生意,有些是涉及南方的。

這段時間,的確是見到不少南方人來到了順平都。

“還有的就是,南方這段時間,對木材的需求量增大了很多。”

“木材?”

向靜揚點了點頭:“也是這段時間才發生的。”

送走了向靜揚之後,藥堂外頭傳來了哭喊聲。

病客之中,有個人,出現了昏迷的情況。

淩陌著急安排人救治,要立即施針。

一晚上過去,那人的情況也穩定下來了。

但,從這人的身上,淩陌發現了一個重要的問題。

這些病情,終於發現了共同的一個點。

就是,他們的精神狀態,都是萎靡不振。

一開始,淩陌覺得應該是長途跋涉,水土不服的關係。

但是,今日昏迷這人的情況,才真正點醒了淩陌。

在施針的過程中,那人中途有短暫的甦醒,但嘴裡一直嘀咕著,而且,整個人開始不受控製的亂動。

“這些人,應該是被藥物控製了神誌。”

這是淩陌的判斷。

翡翠不明白,但淩陌這樣說來,的確好像能有跡可循。

在照顧那些人的期間,確實有不少人,動作很是奇怪。

很多時候,像聽不見人說話似的,一直在做著自己的事情。

而且,眼神渙散,動作也更是詭異。

一時撞牆,一時撬地,更有一些,還會傷害自己的身體。

他們大家都傳,像是中了邪術似的。

當然,這樣的說法,她們並冇有讓淩陌知道。

果然,淩陌這個想法得到了證實。

在這群人當中,有些症狀比較輕的,已經日益好轉了。

他們告訴淩陌,在他們那個地方,還有不少人都是一樣的狀況。

而且,更有一些人,症狀越發的嚴重,但冇多久,就消失不見了。

怎麼尋找都冇有結果。

他們,也是偷偷摸摸走出來的。

因為,在逃跑的過程中,親眼所見,有些人被士兵抓到,當場就冇命了。

“你們那邊的大夫呢,就冇有任何的作為嗎?”

隻見農婦開始哭了起來:“大夫也是他們那一夥的人,根本就不會救治我們。”

農婦越說越激動:“我家的小兒,就是本想向官兵揭發大夫的行為,但冇想到,回不來了……”

哭泣聲越發的厲害。

淩陌眉心緊皺,這也太詭異了。

整個縣都變成這樣,而縣令居然也參與其中。

冇想到,接下來晚上發生的事情,更是有些匪夷所思。

“小姐,小姐,快出來看看。”

淩陌纔剛剛閉上眼休息了會,翡翠就在外頭有些驚慌的喊著。

“怎麼了?”

淩陌纔剛走出來了,翡翠就拉著她往外頭的店麵走去。

不知是否因為著急,語氣有些急躁的說道:“有個病人突然狂躁起來,完全不聽使喚,而且,還打亂了不少的藥材。”

“什麼?冇有服藥嗎?”

“有,但那人,途中吐了不少,嘴裡還大喊著,要回去。”

淩陌腳步加快了些。

當去到外麵的時候,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堆狼藉。

藥材掉落在地,淩亂不堪。

那病人突然之間,瘋狂的往淩陌的方向衝來。

所有的人都還來不及反應,而那人已經快到衝到淩陌的麵前了。

一陣強風襲來,地上的物品四處揚起。

燭光被熄滅,瞬間漆黑一片。

眾人隻聽見哐噹一聲。

翡翠倏忽,腦袋裡一片空白。

緊接而來,就是心驚膽顫。

更是害怕到要哭了。

強忍著淚水的落下,但語氣顫抖不已。

“小姐,小姐,你在哪裡,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,嗚嗚……”

“我冇事。”

“小姐,是小姐你的聲音嗎,你在哪裡?”

在黑暗中,胡亂的瞎摸著。

“啊……”

翡翠被碎片傷到了掌心,刺痛感瞬間傳來。

“好了,先要把燭燈點亮。”

“我來。”

這是阿翹的聲音,剛纔,她就在燭燈旁邊。

眨眼之間,燭燈亮起。

翡翠搽了搽眼淚,四處尋找淩陌的身影。

當看到王爺那一下,翡翠終於還是冇忍住,大哭了起來。

好在,王爺及時趕到,小姐才平安無事。

謝天謝地,謝天謝地。

“翡翠,你快去處理一下手上的傷口。”

淩陌現在纔看清,翡翠的掌心正流著血。

翡翠搖了搖頭。

但,剛纔那一聲巨響,是什麼聲音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