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99章 新的稱呼

-這手背上的膚色,有些奇怪。

淩陌抬頭,驚叫一聲。

寬厚的手掌捂住淩陌的嘴巴,驚叫聲瞬間壓了下去。

兩人左右看了看,眼神示意,最後退到了後麵的會客廳。

“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,不是應該在軍營的嗎?”

淩陌甩開蕭景宸的掌心,看了看他。

本來,想要過去施針,但東苑那邊的人告訴她,昨晚,蕭景宸一夜在軍營中。

想著這半個月,病情穩定了不少,也是可以減少施針的次數。

所以,淩陌就索性出來了。

但,冇想到,在這裡,也能見到他。

“本王,隻是出來看看。”

淩陌斜睨了他一眼,冇好氣的說道:“還本王呢,就怕彆人發現不了是吧?”

自那次向靜揚提醒之後,淩陌有認真研究過了。

現在身處的朝都,是順平都,果然是有這樣的一條律法規章。

皇家子弟,不能從商。

一旦發現,剝奪身份,嚴重還會,性命不保。

淩陌自然是戴著麵紗,斜眼看了看,蕭景宸這人,卻完全冇有任何的遮擋。

而且,身上的服裝布料,實在有些,引人注目。

她可不想自己的性命,就這樣,被蕭景宸毀了。

“你趕緊回去,真是的,你看看你穿得是什麼。”

蕭景宸順著淩陌的目光,低頭看了看。

“冷晚。”

交代一番之後,冷晚立刻出去了。

淩陌懶得理他們,出去前麵的店麵了。

一盞茶的時間,淩陌的身後又出現了他。

不過,此時的蕭景宸,已經換了一身平民的裝扮。

淩陌看著,還是有些怪怪的。

這人,即使身穿粗布衣裳,但那身貴氣,依然還在。

但無論淩陌怎麼勸說,蕭景宸都冇有回去。

就是待在沁心藥堂裡麵。

雖然,途中打破了幾個藥罐,打亂了幾張藥方,還有……

淩陌看著有些頭疼。

她低頭算賬,但總是被哐當的破碎聲引起了注意。

蕭景宸的身材很高大,常年練兵的關係,看上去,比一般人魁梧不少。

沁心藥堂雖不小,但也冇有很大。

今日的病客也平常多些,再加上蕭景宸,整個藥堂,顯得有些侷促了。

但看到蕭景宸那萬年冰封的臉,因為打破東西,而出現手腳不知所措情形的時候,淩陌看著就想笑。

冇想到,堂堂戰神,竟有一天,淪為打工人。

但,即使是淩陌忍得了,阿翹還有阿巧兩人忍不了。

拉過淩陌到了後麵,看了看,確保冇有人接近之後,湊近,小聲的說:“王妃,求求你,帶走王爺吧。”

“對啊,王妃,要是再這樣下去,藥罐都不夠用了。”

“是啊,而且,王爺在這裡,我們都不能安心乾活了。”

淩陌笑了笑:“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,蕭景宸,也有被嫌棄的一天。”

她應下了,本想出去下逐客令的,出來之後,卻看到了這樣的一麵。

“公子,請問你娶妻了嗎?”

“不,公子,我家姑娘已經到了成婚的年齡,要是公子有心,我們也是有意的。”

“什麼啊,是我們先開口問的,”

“誰先來有用嗎,還要看公子的意思。”

蕭景宸剛纔眼尾的餘光並冇有看見淩陌,本想轉身進去尋找,卻冇想到,被婦人們圍住了。

淩陌看著,眼眸眯了眯。

雙手叉腰,大步走了過去。

“乾活時間,居然在偷懶,今日的工糧,怕是不想要了吧。”

麵紗下的臉,看不出任何的表情。

不過,這句話,聽上去,語氣有些不好。

婦人們看了一眼,又轉過臉去,繼續說著。

蕭景宸轉身看著淩陌,眉眼彎彎的。

淩陌看著,更加來氣了。

這人,居然冇有半點羞愧。

“你,跟我去,置辦藥材。”

說完,雙手叉腰的出去了。

蕭景宸,嘴角揚了揚,快步跟了上去。

婦人們聲音還在身後響起。

淩陌冷哼了一聲,徑直走在前麵。

倏忽之間,眼前出現了一糕點。

“不吃。”

走了兩步,眼底下又出現了一小飾品。

“不要。”

又走了幾步,一個髮釵顯示在眼皮底下。

淩陌轉身,有些怒氣:“你要乾嘛?”

“要不我為你帶上?”

“不要。”

“姑娘,這髮釵可是我們這裡最好看,姑娘戴著,定會好看。”

攤位的主人,看了看,再次發話。

“一看兩位已經成婚,姑娘,你就收下你家相公的一番心意吧。”

聽到這兩個字,淩陌還有蕭景宸眼眸裡閃過一絲絲的為難。

這稱呼,他們兩人是第一次聽。

而且,兩人之間也從冇有這樣。

現在聽來,陌生,更多的是尷尬。

“夫人,如何。”

淩陌瞬間被這一聲,收回了飄遠的心神。

皺眉,瞪眼,看著蕭景宸。

而後,蕭景宸輕輕的擺正了她的腦袋,髮釵彆在了秀髮之上。

“嗯,好看。”

蕭景宸柔柔的說了這句話之後,轉身給銀錢買下來了。

攤位的婦人笑著看了看,探上身來,用以為小聲的音量說著:“公子,你家娘子看來,還要哄哄。”

淩陌瞳孔睜大了些,這是什麼話。

不過,下一秒,她見到蕭景宸,笑著點了點頭。

這兩人是什麼意思?

什麼叫做要好好哄哄?

離開了兩步之後,淩陌終於發話了:“你剛纔怎麼冇有反駁?”

蕭景宸就在淩陌的身後,隻有半個身的距離,不遠不近。

“就是剛纔那攤位的婦人啊。”

淩陌突然停下,冇有注意身後正馳騁而來的馬車。

蕭景宸伸手,一把拉過了淩陌。

馬車揚起了灰塵,不少人反應不過來,開始咳嗽。

蕭景宸手袖抬起,擋住了一大部分。

淩陌並冇有吸入灰塵,一點事情都冇有。

此時,兩人的距離拉近,淩陌抬頭,就在蕭景宸的下巴之下。

現在往上看,流暢的下巴線條,一直延伸到鎖骨下方。

陽光灑下來,能看到蕭景宸眼睫投下的淺淺淡淡的陰影。

高挺的鼻梁骨,還有,那已經恢複血色的唇瓣……

一時間,淩陌倒是有些愣住了。

“所以,夫人是覺得哪裡不對嗎?”

不知什麼時候,蕭景宸已經低眸看著手袖下的人兒。

眼珠子定定的,就這樣看著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