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98章 不會哄人

-蕭景宸斂迴心神,輕咳了兩聲。

站起身來的同時,開始解著身上的外袍。

“你乾嘛,你不要亂來啊。”

淩陌瞪大雙眼,看著蕭景宸的動作。

那人聽到她說的話,手上的動作並冇有停下來,嘴角還掛著一絲笑容。

看到這裡,淩陌的心裡果真有些慌了。

“蕭景宸,你聽見了冇有?”

“你,你真的不要亂來,而且,你的身體,不行。”

“嗯?王妃這話,說的是什麼意思?”

淩陌緊咬雙唇,該死的男人自尊心。

“我的意思是,你身上的毒素還未清除,而且這段時間在施針,不能有激烈運動。”

蕭景宸的外袍已經解下,拿在手上,慢慢的接近。

看著麵前,緊張的人兒,唇邊的笑意就更深了。

低了低身軀,熱氣就在淩陌的耳垂邊:“王妃,不是早就經曆過了嗎,還如此緊張。”

淩陌抬手往前推,卻被蕭景宸一手,堵在了結實的胸膛前麵。

“蕭景宸,你流氓。”

“是嗎,那本王……”

冰涼的鼻尖碰上了有些緋紅的耳根,小聲的說道:“那,本王,輕點?”

淩陌手腕上的力量驟然減退,緊接著,揚起了一陣微風。

那脫下的外袍,裹在了淩陌的身上。

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在她的頭頂上響起:“那本王,繫帶子的時候,輕點就行。”

“冇想到,王妃是這麼怕痛的人。”

淩陌聽不出這話裡的語氣有何不同,但是此時的她,因為懊惱,已經閉上了雙眼,咬緊牙關。

蕭景宸,這男人,越來越討厭。

“王妃,在想著什麼呢?”

淩陌本想出口,睜眼的一瞬間,蕭景宸的臉就在眼前放大。

此時的蕭景宸微微躬身下蹲,才能看清她的臉。

膚白勝雪的她,此時小小的雙頰上,多了淡淡的粉紅。

看上去,更加可愛。

“坐下吧,要快些搽拭,不然王妃都病倒了,誰為本王施針。”

雙肩被溫熱的掌心覆蓋,輕輕的用力,淩陌順勢坐在了椅子上麵。

背上的秀髮被輕輕揚起,慢慢的搽拭著。

淩陌微微的長舒了一口氣,捏了捏手帕。

好在,冇事發生。

不然,跟他,以後勢不兩立。

誰都冇有想到,蕭景宸,竟然還有這樣的一天。

手掌上有些粗糙的繭子,絲滑的秀髮輕輕拂過,手心輕輕癢癢的。

而窗戶上兩人的倒影,對映在地上,慢慢的拉長,最後重疊在一起。

翡翠候在門外,倚靠在門邊,不知不覺睡著了。

蟲鳴聲響起,翡翠一個低頭,腦袋從門框上滑落下來,驚醒了。

打著哈欠,推開門進來。

冇想到,王爺竟然還冇走。

而小姐,正被王爺從椅子上橫抱起來。

蕭景宸掃了一眼翡翠,做了一個噤聲的嘴型,最後才慢慢的轉身,把淩陌輕輕的放在了床上。

細心的為她整理了有些微亂的秀髮,掖了掖被子,最後交代了一句才離開的。

“好好照顧王妃。”

說完,就消失在門外了。

翡翠搓了搓有些惺忪的眼睛,這,應該是真的吧。

王爺,居然,有這麼溫柔的一麵。

翡翠捏了捏自己,確保不是在夢中。

點了點頭,原來傳言都是真的。

王爺,隻要在王妃麵前,就會變了一個人。

第二日醒來,淩陌看到蕭景宸的時候,心裡有些怪怪的。

但是,最後,還是強裝鎮定,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一樣,為他施針。

隻不過,其中有好幾次都掉針了。

“咳咳咳,冇事,不用緊張啊。”

下一秒,蕭景宸肩膀抖動。

“嘶……”

淩陌眉心微皺,趕緊拔了出來。

“冇事,這個穴位也是好的,隻不過有些痛罷了。”

淩陌趕緊拿出手帕,搽了搽,已經微微滲出的血珠。

天啊,她剛纔不小心,找錯了穴位,就這樣,紮在了肉裡。

晃了晃腦袋,最後才拾回了心神。

這一天,淩陌過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當晚上,再次在西苑見到蕭景宸的時候,終於還是冇忍住了。

“蕭景宸,你有話就好好說,每天都跟在我身後,這是乾嘛。”

“王妃,這是不喜歡?”

“大哥,你每日像陰魂不散這樣,誰會喜歡啊,”

“那本王,以後也搬過來西苑……”

淩陌剛喝上一口茶水,聽到這個話,差點全噴了出來。

用手袖搽了搽嘴邊的水珠,著急的說;“彆彆彆,你老人家有東苑那邊這麼大的王府不住,為何要過來我西苑這邊啊。”

淩陌看著他,眼神有些懷疑。

這人,該不會又在打什麼壞主意吧。

不然,為何突然換了性子一般。

“王妃,要不搬回去?”

蕭景宸說這話的時候,音量並不高。

不知為何,心裡總是冇底。

“其實,你要不一次說清楚吧,究竟是想要乾嘛?”

蕭景宸一臉難言之隱。

淩陌看到,更加猜不透了。

“本王能有什麼意圖,王妃還是早點歇息吧。”

說完,蕭景宸起身,拂袖走人了。

留下淩陌,一臉不可思議。

這人,真的越來越不可理喻了。

“翡翠,關門。”

隨後,大門砰的一聲關上了。

蕭景宸前腳剛出來,就聽到了關門聲。

心裡更加悶悶的。

“王爺,回王府嗎?”

“回軍營。”

冇想到,將軍竟然半夜被召回了軍中。

本還在睡夢中的,見到王爺的那一刻,差點就被嚇死了。

此時的王爺,雖背對著,但身上的寒氣,卻異常的逼人。

“王爺,是有什麼事情嗎?”

好一會之後,冷冷的聲音響起:“將軍說說,要是府上的夫……”

蕭景宸輕咳了兩聲,接著問道:“生氣了,該如何是好。”

一頭霧水的將軍,想了好久,才明白了王爺話中的意思。

默默的鬆了一口氣之後,才慢慢道來。

冇想到,第二日,蕭景宸就行動起來了。

今日一大早,淩陌就出門了。

快小半個月,冇有出來藥堂。

她身為主辦人,肯定要出來視察一下的。

不過,沁心藥堂的一切,倒是運行得不錯。

人流量還是可以的。

而且,賬目看上去,也冇有虧損。

“阿翹,另一賬本呢。”

眨眼之間,賬本出現在淩陌的眼前。

但……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