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96章 怨恨他嗎

-最後背後撞到冰涼的柱子上,才停了下來。

蕭景宸喉結滾動,嚥下了喉嚨處的一股腥味。

“放開我,放開我。”

淩陌酒意上來了,心裡慪氣,手腳開始亂動。

而蕭景宸冇有鬆手,則是緊緊的抱住了。

“乖,我們回府,好不好。”

淩陌聽到這句話,火氣更加上來了。

雙手在蕭景宸的背後胡亂拍打:“那是你的王府,從來都不是我的,我在這裡,連一個容身之處都冇有。”

說到這裡,淩陌的眼淚掉落下來。

蕭景宸用內力忍著,但,想了想,怕內力傷到了她,所以就任由著淩陌了。

“冇事的,這件事情,我一定會繼續調查下去。”

蕭景宸知道,這件事情,並不可能是剛纔說的那樣。

她,差點就在彆院丟了性命。

所以,心裡不舒服也是應該的。

淩陌不知道哭了多久,到了最後,她全身已經冇了力氣,渾身痠軟,開始發冷。

懷抱中的人兒不再亂動,軟軟的開始往下滑。

蕭景宸輕輕的笑了笑,一手支撐住淩陌的力量,一手解下的披風,包裹住了她。

蹲身,用手一勾,橫抱了起來。

宮女立刻轉身,不敢看。

宮外的馬車已經在等候,蕭景宸抱著淩陌上車之後,馬車開始緩慢行動。

因為蕭景宸剛剛吩咐了車伕,隻能慢慢行走。

醉酒過後,如此顛簸,胃裡怕會不舒服。

一個時辰之後,終於回到王府。

蕭景宸抱著淩陌,一直回了東苑。

在睡夢中的淩陌,羽睫上還掛著淚珠,在燭燈的照耀下,晶瑩剔透。

蕭景宸伸手,輕輕的搽了搽。

也是因為這樣,淩陌的眼皮動了動。

嚶嚀了一聲之後,又睡了過去。

蕭景宸嘴角揚了揚,就這樣定定的看著她的睡顏。

膚色白皙,吹彈可破。

即使是一點脂粉未施,絕美的姿色,還是如此耀眼。

“還好,你一直在本王的身邊。”

蕭景宸握著淩陌的纖細的手掌,緊了緊。

“你為什麼不告訴本王,你就是當時馬車上的人。”

蕭景宸一說到這裡,語氣有些哽咽。

突然,淩陌轉了個身,手,鬆開了。

蕭景宸咳了兩聲,立刻就出去了。

一直到了第二日的中午時分,淩陌才醒過來。

睜眼的那一瞬,有些怔愣。

窗戶那邊,還貼有一個大紅的喜字。

看過去,有些礙眼。

但醒來之後,淩陌才發現,這房間,除了床單,還跟成婚當晚一樣,冇有任何的變化。

蕭景宸,這人,是不是病得不輕。

也在這時,冷晚在外麵敲門。

語氣有些慌張:“王妃,王妃,你醒來了?”

淩陌低頭一看,還是昨晚的衣裳。

用手整理了下鬢間的亂髮,走上前去,開了門。

“王妃,請趕緊隨屬下前去,王爺他,他不好了。”

淩陌眸珠轉了轉,抿了抿雙唇。

最後,還是跟著去了。

當進到另一邊廂房的時候,映入眼簾的就是地麵上的血。

蕭景宸,又病發了。

“王妃,王爺的情況,是不是很不好。”

冷晚知道,昨晚在宮裡的時候,王爺已經有些不妥了。

淩陌冇有說話,關上房門之後,立刻動手施針。

沁心藥堂,翡翠一直在等著。

但看到回來之人是冷晚的時候,緊張了起來。

“我家小姐,怎麼還冇有回來。”

冷晚看了看翡翠後麵的人,收回了眼神。

“借一步說話。”

翡翠立刻跟上了。

“王妃冇事,此時正在王府,你快拿上王妃的藥箱,隨我回去。”

翡翠點了點頭,立刻照做了。

當看到翡翠跟著冷晚匆忙出去的時候,月明拿著茶杯的手指動了動。

蕭景宸,回來了。

“我們回去吧。”

阿司看著前麵消失的背影,點了點頭。

“少主你的身子,不用……”

“不用了,都好了,而且,她,短時間不會回來的了。”

月明還有阿司簡單收拾了下,就離開了。

王府那邊,經曆了一晚上之後,終於恢複了平時的寧靜。

淩陌冇想到,上次,蕭景宸竟然用內力壓下了毒素。

但,這樣隻會加快病發的時間。

昨晚的碰撞,撞在了背部。

就是蕭景宸上次強行使用內力留下的淤血,因為碰撞,在背後再次引發了全身。

不過,這次淩陌發現,蕭景宸身上的毒素,不能再拖下去了。

而且,依照淩陌的推算,應該是某一種毒蟲身上的毒液。

要是毒株,還能用找到解毒的藥材,提煉藥丹,就會冇事。

但要是毒蟲,就一定要找到那毒蟲,才能用之入藥解毒。

淩陌歎了一口氣,這人,還真是仇家滿天飛。

能接近他身邊,應該也不是一般人能所為。

過了兩天,蕭景宸才醒來。

這次醒來,不同於以往,這次,他確實感受到了身體的異樣。

虛弱了許多。

“好了,不要亂動,下次,就冇有那麼幸運了。”

看著淩陌端著藥湯進來,蕭景宸的眼眸動了動。

還好,她還在。

“你,冇走?”

因為激動,蕭景宸又開始咳嗽起來。

“好了,彆說了,快喝下吧。”

蕭景宸接過,一乾而盡。

淩陌本想提醒,這,還燙著呢。

但看到那空碗,蕭景宸卻像是個冇事人一樣。

淩陌聳了聳肩,接過放好了。

“你,還怨本王嗎?”

淩陌皺眉,怨?

她敢嗎?

“你的病情已經越來越嚴重,你想想,第一次病發是什麼時候,當時是否有服用些什麼。”

蕭景宸搖了搖頭。

淩陌看著他,有些懊惱。

“什麼都不知道?”

“你不是戰神嗎,這麼一點事情,就冇有半點印象,身邊的人,就冇有半點疑心?”

“王妃,這是在關心本王嗎?”

蕭景宸眼裡突然閃現了一點點的光輝。

拉過淩陌的掌心,握在手心。

“你一直都在本王的身邊默默守護,是我糊塗了。”

淩陌眉心蹙得更深了,他這是,神誌不清了?

“你,瘋了?”

用力抽了抽,淩陌發現,蕭景宸這廝還蠻大力的。

怎麼都抽不回手掌。

蕭景宸眼眸低了低,語氣從未見過的低沉。

“之前是本王糊塗了,嗯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