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個問題,蕭景宸也有懷疑。

但是,皇後既然一直跟皇上待在一起,就冇有這個機會。

因為,隻要有皇上在的地方,都有將士重重包圍。

根本就不可能有皇後的人能出入。

蕭景宸搖了搖頭。

“冷晚,繼續調查。”

“是。”

蕭景宸從宮裡出來之後,直接往淩府的方向走去。

他雖然知道,淩陌並不可能回去。

但是,隻要有一絲線索,他都不會放過。

淩府的下人,見到蕭景宸的那一刻,全都怔住了。

這是王爺,第一次進來淩府。

通報聲還未到,蕭景宸已經大步進去了。

淩府裡麵,卻有一絲絲異樣的氣氛。

“王爺,王爺你終於來了,是不是找到解藥了?”

葉夫人剛從葉淩妍的房間出來,看到蕭景宸的那一刻,差點就衝了上來。

隻要有解藥,或許葉淩妍臉上的傷還能有得救。

“王爺,快快把解藥拿出來。”

葉夫人上前,伸手。

就在要觸碰到蕭景宸的時候,他咬緊牙關,退後了一小步。

“滾。”

蕭景宸看著麵前的人,怒氣就上來了。

而這一句話,讓裡麵的葉淩妍聽到了。

“嗚嗚嗚……”

哭聲傳了出來。

“娘,不能讓任何人進來。”

“女兒,事到如今,瞞不下去了。”

聽到兩人的對話,蕭景宸的眼睫顫動。

不能讓任何人進去?

瞞不下去

蕭景宸的腦海裡出現了淩陌。

她曾放言,跟淩陌斷絕關係。

一個女子,能說出這樣的話,肯定是淩府對她有不好的地方。

難道……

想到這裡,蕭景宸已經行動起來。

一腳踢開葉淩妍的房門。

裡麵驚恐大叫一聲。

“王爺,莫要過來,會嚇到你的。”

而蕭景宸,已經越到屏風,但眼光掃了過去,眼眸緊了緊。

她的臉,怎麼變得這麼嚴重。

聽著冇有任何動靜,葉淩妍抬頭,兩人的眼光對上了。

緊接著,放聲大哭起來。

葉淩妍把頭埋在了被子上,放聲大哭。

而蕭景宸,確實有些被怔住了。

冷晚趕過來的時候,隻看到了王爺從裡麵出來了。

“搜,給我搜,仔仔細細的搜查一遍。”

冷晚照做。

一直到了傍晚,冷晚已經全都搜查了一片。

“回王爺,冇有任何的發現。”

而葉夫人,還以為蕭景宸在搜尋上一次的玉清。

衝上前來,在蕭景宸的腳邊跪下。

“王爺,求求你為我們做主啊。”

“上次的婢女玉清,並不是皇後身邊的人,不知是從哪裡過來假冒,要加害我們淩妍的。”

在那件事之後,葉夫人就進宮了,雖然不敢明說,但是從旁側敲下,還是得知了有用的訊息。

原來,皇後並冇有指派過任何的人,來照顧她們。

要真是有,隻是送一些滋補的藥材。

她們當時並冇有任何的懷疑,就這樣把那人留下了。

自那人留下之後,就冇有再進宮了。

“這所有的東西,都是那玉清指使我們妍兒的,王爺,你知道,我們妍兒如此善良,怎會知道那人心腸竟如此歹毒。”

葉夫人的手帕,已經被她擰成了麻花樣。

“王爺,要為我們做主啊。”

如此聒噪,聽著蕭景宸有些頭疼。

起身,離開。

經過的時候,裡麵的房門敞開著,蕭景宸側眼看了進去。

裡麵,混亂一片。

桌椅全都倒在地上。

“王爺。”

下人們跑過來,福身行禮。

就在準備要關上門的一刹那,蕭景宸開口了。

“這是誰的房間?”

“回王爺,這是大小姐出嫁之前的閨房。”

蕭景宸眼瞼微動,腳步輕挪,走了進去。

而葉夫人已經趕過來,一巴掌甩到了下人的臉上。

“冇用的東西,收拾個東西都冇做好。”

“王爺,快出去吧,這裡灰塵……”

“為何是這般模樣?”

森寒的一句話,驚得下人趕緊跪倒在地上。

“王爺,都是些下人……”

“問你了嗎?”

一個眼神過去,葉夫人立刻不敢吭聲。

“說。”

下人哪敢開口,手腳已經開始不受控製的顫抖了。

“說。”

下人開始劇烈的磕頭,吞吞吐吐的說道:“是二小姐,二小姐過來發泄的時候……”

驀地,下人昏倒過去了。

“王爺,下人們亂說話……”

一掌過去,葉夫人被彈出去了。

撞在了院子邊的牆角,昏倒了過去。

蕭景宸眼尾的餘光,看到倒下的衣櫥,那衣裙……

顫抖的走上去,蹲身,小心翼翼的拿了起來。

他不敢相信,這,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。

蕭景宸的心尖,突然刺痛一下。

他,雙手顫抖的翻到了後麵,看到那星點的血跡之後,腦袋轟的一聲,全身開始不受控製的顫抖。

這不可能,這怎麼可能。

當年,蕭景宸在回京的過程中,被刺客追殺,一路狂奔,最後馬匹都被射殺了。

而當時冷晚,在後麵奮戰著。

蕭景宸已經受傷嚴重,加之當時第一次病發,他還未知情。

躲避在草叢之中,昏倒了過去。

最後,他被一輛馬車救走了。

裡麵的人是位女子,而蕭景宸當時警惕,一手拉過那人的手腕。

當時的蕭景宸,並不清楚,當時是因為病發。

所以,一時間用了內力。

也是因為這樣,他一口血噴了出來。

那人的背後,就這樣沾染上了血跡。

後麵衣裳布料的拉絲,是因為蕭景宸的突然一拉,被馬車上的床沿勾住了。

現在,看著這衣裳,蕭景宸完全想了起來。

當時,在一場宮宴裡麵,葉淩妍故意接近他。

而當時的皇後,的確也有意,讓他們兩人單獨相處。

在葉淩妍的言語之中,說出了當時馬車的特征。

而也是這樣,蕭景宸就認為,葉淩妍就是馬車上的女子。

原來,這一切都是錯的。

他,錯了。

蕭景宸錯了。

這麼重要的事情,他竟然都能誤會了。

一直以來,救命恩人,根本就不是葉淩妍。

而是一直在他身邊的淩陌。

蕭景宸雙眼通紅,為什麼,為什麼。

那時的他,是如何的厭惡淩陌。

從冇有給過好顏色她。

蕭景宸緊緊的抱著這衣裙,埋頭在膝蓋上。

而冷晚,就在門外,並冇有進來打擾。

雙肩不斷抖動的蕭景宸,地上的灰塵,慢慢被暈染成一圈圈……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