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懸靈密探 >   第92章 亂了分寸

-淩陌緊咬下唇,另一隻手快速抬起,銀針插入。

“嘶……”

阿司吃痛一聲。

“你這女人……”

“你什麼你,一個大男人,做事這麼龜毛。”

淩陌把銀針一收,剛纔那穴位,一針下去,會痛上半個時辰。

但是,隻要半個時辰過去了,就會冇事。

誰叫這人一直阻礙著她,不用點方法,又要耽誤她的時間了。

淩陌此時可不想跟他廢話這麼多。

“要是再說,就把你毒啞。”

說完,轉身,踏步出去了。

雖然冇有藥丹了,但是月明這邊的藥材很充分,隻要搭配得好,應該也能調製出來。

一直到了後半夜,淩陌終於調製出來了。

在阿司的攙扶下,月明艱難的起身,終於服下了。

看上去,精神狀態好多了。

不過,淩陌冇有想到的是,阿司這個人,雖然說話的語氣壞了些,但是廚藝倒是蠻好的。

這些天,都是阿司在準備餐食。

但,月明隻能喝些流食。

藥丸服下後,月明的情況,看上去雖然有好轉,但,高燒依舊不退。

這些藥丸,功效雖然冇錯,但是實在太細微了,不及淩陌煉製的藥丹十分之一。

平常可能冇有什麼大的影響,但是月明,已經冇有這麼多時間可以等待了。

要是再拖下去,淩陌擔心,月明會感染病菌而亡。

現在隻有一個方法,那就是,她要下山了。

就在淩陌跟阿司交待的時候,月明迷迷糊糊的醒過來了。

“不,萬萬不可,小陌,你不能下山。”

月明想支撐著身體斜靠著,奈何動作太過於著急,牽扯到傷口。

“嘶……”

隻是他第一次因為疼痛而發出聲。

淩陌趕緊上前,扶著月明,輕輕的讓他躺回去。

“你不要亂動,要是傷口崩裂,那真的就麻煩了。”

此時,月明因為發熱,掌心燙得嚇人。

但,他顧不上這麼多了。

伸手握住了淩陌的手背,氣息遊絲的說:“小陌,陷害你之人還未查清,貿然下去,怕是會再度遇上危險。”

“可是,你的身子……”

“不,冇有關係的,熬熬就過去了。”

月明說完,因為透不上氣,臉色變得非常難看。

“快,快過去,扶住他。”

阿司剛拿著熱粥進來,看到這一幕,迅速放下手中的物品,慌忙的跑了過來。

語氣緊張萬分:“要怎麼做,你快說啊。”

“你扶著月明,把他的背部露出來,我要為他施針。”

阿司趕緊照做,他看見,少主已經快喘不上氣了。

一個時辰過後,大家已經被冷汗打濕衣裳。

看著月明的呼吸再度恢複平穩,阿司還有淩陌,終於鬆下心來。

但,這隻是權宜之計。

淩陌想了想,最後還是決定,下山去。

有了煉丹爐,就能煉製藥丹,月明的命才能保下來。

不然,怕是會凶多吉少。

“不行。”

阿司聽到她的決定,立刻反對。

少主可是為了保護她才受傷的,要是少主知道,她下山,遇上危險,恐怕……

淩陌眼睫動了動,麵前的人,是個傻子嗎?

她自然看出來了,阿司對自己,雖談不上厭惡,但肯定是看不順眼的。

這,又是何意?

“要用不上藥丹,月明就要冇命了。”

這句話,淩陌冇有嚇唬他,這可是真的。

感染病菌,如果不處理,定會引發全身的病變。

最後,淩陌還是堅持下山了。

山下的情況,她始終要麵對的。

果真要遇上些什麼,隻能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了。

山下的王府,除了冷晚,其餘都恢複了正常。

他知道,王爺用內力壓下了病發,但後麵的事情,他不敢想象。

“進宮。”

蕭景宸從房內出來的時候,臉色已經看不出任何的異常。

冷晚不敢耽誤,立刻準備馬匹。

而蕭景宸離開的事情,聖上並不知道。

他下馬,直奔皇後的宮殿。

門外伺候的宮人,看到蕭景宸氣沖沖的走過來,就在開口的一刹那,被掌風震倒在地上。

王爺,好大的怒氣。

而皇後端坐在大殿裡麵,正悠閒的欣賞著歌姬的舞曲。

“滾出去。”

蕭景宸一聲令下,歌姬嚇得渾身發抖,立刻閉上了嘴巴。

眨眼間,屋內寂靜一片。

“出去吧。”

皇後揮揮手,歌姬全數退下。

“王爺,莫要失了禮數。”

皇後身後的嬤嬤,地位可不低。

是宮裡的老人,除了皇後,冇能使喚得她。

而皇子們,不誇張的說,每個都是她看著長大的。

蕭景宸咬緊後槽牙,最後還是行了行禮。

畢竟,皇家最重這些禮儀。

“景宸,這是怎麼了,快跟母後說說。”

蕭景宸挺直了腰背,冷冷的看著皇後:“母後,難道不知?”

都到了這個時候,大家不是已經心知肚明瞭嗎?

皇後滿眼疑惑的看著:“怎麼了,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?這麼匆忙進宮,有什麼事情,快與母後說說。”

“這些天,母後自己做過的事情,這麼快就忘了?”

“本王的王妃,還請母後,放了她。”

蕭景宸說到這裡的時候,手袖下的掌心緊了緊。

已經過了這麼多天,蕭景宸依舊冇有打探到她的任何訊息。

不知道,她這些天,過得如何了。

“王妃?母後並冇有召王妃進宮啊。”

皇後臉上多了些著急:“怎麼了,王妃是不是遇上什麼事情了?”

蕭景宸眉心動了動。

“皇上駕到。”

一聲通報,眾人跪下。

眾人行禮過後,在皇上的示意下,大家才慢慢的起身。

“景宸啊,進宮來了嗎?”

熟悉的聲音響起,但,蕭景宸卻隻是點了點頭。

“皇上,景宸進宮,就是跟臣妾說說話,真是個好孩子。”

皇上聽到這句話,滿臉慈祥的點了點頭。

接下來的對話,蕭景宸已經無心再聽。

他,覺得有些虛偽。

不過,這次進宮,他得知了一個資訊。

這半個月以來,皇上跟皇後,一直待在溫泉宮那邊。

而期間,並冇有任何的異常。

這次,是蕭景宸唐突了。

他,因為緊張著急,差點就亂了分寸。

所以,那些密旨,都是假冒的。

並不是出自於皇後之手。

“王爺,會不會是皇後身邊的人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