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瞧你這兩姐妹,我就議論一下,又不是說給你們聽的,在我家蹭吃我想如何待便如何待,怎的,白吃人家的還想彆人當祖宗供你呀?”

葉紫涵見魚兒已經咬餌了,心裡自是暗暗高興,卻也不會將真相說出來,倒是故意生氣地回了這幾句,就想引的她們不高興,倒是跟過去,把這寧詩雅給帶走。

“你這人做人可真不地道,人家在你家吃飯,想必也是得了你允許的。

若人真是有來曆的,到時傷養好了,自也不會虧欠了你對她的好。”

大紫倒是把她一番指責,覺得她不該這般對待客人。

“對呀,若彆人真是官家大小姐,會吃富家千金,到時候那還不會把吃你的那些加倍給你還回來。

相反你這般虐待彆人,萬一彆人身份不一般,你這般欺辱彆人,到時冇準會找上門算賬,所以你如此行徑就是自找麻煩。”

小紫也在那裡嚷嚷著,就好像葉紫涵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壞事一般。

本以為他們這麼一番話,得讓葉紫涵吸取教訓,或者是被他們教訓的無地自容,愧疚無比的。

卻不想葉紫涵倒是一臉詫異的眼神,看著他們無辜的反問:“怎的,我白養一個人還得先查一下他什麼來曆,然後還得請個人占卜一番,他今後會不會有所作為?

若是個能耐人,我便開到自己省吃儉用地供著他,怕他將來出息了,回來找我算賬是不?”

“真不知什麼時候接受彆人的施捨,挑三揀四便是算了,還得為自己的挑剔說的這般理直氣壯,不要臉的。”

葉紫涵向來就不是一個怕事之主,寧詩雅身份不一般,她自是早就知道。

雖在她家她倒真冇有怎麼欺辱她,冇有虧待她,可驅趕她倒是從來冇有少過。

她這身在邊界,且孑然一身,可真不怕什麼身份不一般的人。

當然,大紫和小紫也完全冇有想到葉紫涵這般能說。

所以,倒是被她這幾句話直接給反問的回不上話了,隻能愣愣的看著她,不知如何接話。

這店小二也是第一次見葉紫涵這般口才,甚是驚訝。

當然驚訝之餘更是開心得很,跟著她這話也嘲諷起來大紫小紫。

“葉姑娘說的對,這接受彆人施捨就該感恩戴德,怎的,自己落魄了,還想彆人把你當祖宗供嗎?

就算你成是什麼身份了不起的人,但你落難的時候也要懂得放低姿態,不管你是那般來曆,在接受彆人的施捨就是乞丐,便冇有高傲的權利。”

這終究也是星月樓的店小二,這張嘴也利的很。

當然這星月樓的店小二都是識字的,所以有些口才也不足為怪。

大紫小紫本來是想要說教彆人一番的,卻不曾想到遇上葉紫涵,和這個店小二這般人物,這姐妹二人直接被反說教了。

雖兩人是不服氣的,卻也不知如何應對。

“相公,怎的,你是回家呢?還是要在這裡繼續看彆人如何表演呢?”

葉紫涵和這店小二一唱一和的說了這些話,陸錦逸卻像是個路人一般,反倒是坐在旁邊一聲不吭,完全冇有理會他們的爭吵。

直到葉紫涵準備離開的時候,見他還在那裡坐著穩如泰山,才把他說了幾句。

“你不是還得去菜市場嗎?”

在她說起離開時,陸錦逸才問了她要去菜市場的事。

“嗯,是呢,怎的,你是想在這裡坐著看美女,等著我去菜市場買好菜後回來叫你嗎?”

葉紫涵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反問了這一句冇,等他做回,又繼續說:“我本是不介意,就怕彆人這勾魂媚相,到時把你這魂給勾走了。

等著我去買完菜回來找不著了,叫我回去,冇辦法向娘交代,畢竟她這人也甚是不講理,絕不會信你會被人給勾走魂,還得以為我出來這一趟,把你故意給丟了。”

“既如此,那你便那你便拉緊我的手,我就丟不了了。”

這陸錦逸倒也挺不要臉的,聽到葉紫涵這話,便直接將藥箱往左手一提,拿著店小二打包的菜,然後將右手伸向了葉紫涵,要她拉著他走。

這一舉動可是驚呆了旁邊的大紫小紫,倒是冇想到這般俊美的男子,竟然會對著一個女人撒嬌。

被她這麼當眾吃醋的挖苦了,還能夠主動黏上人家。

不過陸錦逸好像並不介意彆人什麼眼神看他們,還特彆的緊緊拽著葉紫涵,故意往她身邊靠近了些。

“這樣你是不放心些了?我家娘子這般美若天仙,就算真有個勾魂的來了,也會被你震得不敢靠近。”

這陸錦逸也不知什麼時候學的這麼嘴甜了,竟然還會花言巧語的哄人。

雖葉紫涵一般不吃彆人這一套,但與陸錦逸在一起,且就他們這般關係,聽到他說這樣的話,倒感覺還蠻中聽的。

“他們在跟蹤我們。”

從星月樓出來冇多久,葉紫涵就發現大紫和小紫兩人偷偷跟在後麵。

不過一開始她並冇吭聲,說見陸錦逸準備回頭往後看,她才趕緊往他身邊靠近,然後小聲提醒了他一句。

“嗯,不是正如你意?”

陸錦逸也有發現,或者說他早也就知道了,且知道葉紫涵就是想引得他們跟過來,不過他冇有當著人的麵拆穿她就是。

葉紫涵倒也無所謂,兩人相處這些時日,被陸錦逸看穿心思又不是第一次,她早都見怪不怪了。

再說,她本意也就是想看這兩人帶著這麼多的屬下,究竟是否真是為了寧詩雅而來。

“正好寧詩雅不想走,既然她家裡人找過來了,理應有什麼理由留下來吧?”

葉紫涵接著話回了這一句。

但對她這句話,陸錦逸確實采取了無視,並冇有吭聲迴應。

“怎的,知她可能要走了,是心裡有些不捨?”

見他這副態度,葉紫涵就抓住這事又開始質問他。

“她與我素來無甚瓜葛,我有甚不捨的?”

這次陸錦逸不是嬉皮笑臉說的,回得特彆嚴肅,好像字裡行間的還帶了一些不知名的情緒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