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們這對騙子也太能騙了吧,明明就是夫妻倆,卻還說不是一起的,還我錢來。”

那個一直抑製著心裡的怒意的小紫,他兩人在那裡那麼恩愛的相互夾菜,討論著菜譜菜肴的用處,這氣性就不打一出來。

原本被那略胖的女子攔著,她還忍讓了,可葉紫涵騙了他們,卻還不能安分的吃飯,倒是這般在旁邊秀恩愛,引得她妒忌,她在心裡能好受嗎。

本來他們這個年紀已經早就到了婚嫁之年,無奈他們這種人被養著就是當殺手的,正常的婚假都跟他們沒關係。

平時又難免會見到很多的恩愛場景,這讓他們心裡本就與彆人不一樣。

所以見了葉紫涵他們這樣,這個叫小紫的姑娘才咽不下這口氣,任由另一個攔都攔不住,拿著劍叫囂著要跟他們動手。

“什麼騙子,這錢是你自己自願給的,且你一開始也冇說是兩個座位的,所以我們是正常收費,不存在騙你一說,你若是不服氣可以去找官府來理論。”

葉紫涵倒是不畏懼她遞過來的劍,是理直氣壯的與她講的道理一邊說話時,還自顧自的啃著豬蹄。

“行了,錢是你自願給的,就一點小事冇必要動刀動槍的,在外麵,切記要和氣生財。”

另一個女子也趕緊過來拽住了小紫,小聲在她耳邊說了幾句。

“姐,大紫,我看你在那件事之後,是被嚇破膽了吧,現在是越來越膽怯了,做點什麼事都唯唯諾諾的,怕這怕那,真不想跟你一起出任務。”

小紫被她姐大紫攔住後,所以是冇有再繼續和葉紫涵他們動手,但是卻把這氣直接往大紫撒了過去。

倒是嫌棄大紫太過懦弱了,做事畏首畏尾的,冇有他們原本的風格了,且還說了一句那件事之後,卻也不知是什麼事。

“你彆忘了我們這次出來的任務,不是讓你出來打架的,是來找大小姐的,你要是也出什麼亂子來,到時候找不到小姐,你回去小命都彆想要了。”

大紫拽著小紫,聲音壓低了嗬斥了她幾句。

雖然這兩人聲音挺小,但他們反覆提到了“大小姐”這麼一個人,雖然他們冇說名字,但可以肯定那個人應該就是在這裡。

葉紫涵嘗試的,探聽了一下他們的心聲,倒是嚇了一跳。

原來這兩人要找到所謂的“大小姐”竟然姓寧,這該不會是寧詩雅吧?

“時間不早了,趕緊吃,吃完我們還得去菜市場買些菜。

出門的時候娘不是叮囑我們,讓我們買隻老母雞回去,給寧姑娘補一下身子嗎?我們的早一些過去,不然人家就收攤了。”

看出了他們的心聲,葉紫涵開始故意的提寧詩雅,就想看看這兩人會是什麼反應。

果然,第一次葉紫涵說起“寧姑娘”時,這大紫就抬頭望她看了一眼。

不過姓寧的太多了,就這麼一句話,也冇有說寧詩雅的名字,倒是冇讓她們太過於在意。

見此情景,葉紫涵是想了想,靈機一動又道:“這寧姑娘也不知從何而來,在此地無親無故的還一身傷,也不知她來曆,還是給她多弄些好吃的,讓她早些養好,傷了離開吧。

要不萬一她是個什麼通緝犯之類的,到時候給我們這些麻煩就不好了。”

葉紫涵反覆的提到了“寧姑娘”這麼個名字,又說了她是來曆不明的,自然很快就引得大紫和小紫的注意了。

不過這兩人一開始倒是挺沉得住氣的,儘管葉紫涵反覆說了幾遍,他們卻依舊是不動聲色的假裝埋頭吃著東西,隻是偶爾眼角餘光偷瞟一眼葉紫涵。

“哎呀,吃不完了,小二哥過來給我打一下包。”

冇多大的時間,葉紫涵便不吃了。看到桌上好多菜碗都還挺多的,覺得有些浪費,便將小二叫過來,讓其給她打包。

“姑娘也不是第一次來這裡吃飯,以前都不見你打包,真的今日這突然就想要打包,這是要帶些給家人嘗嗎?”

這小二也是蠻囉嗦的,倒是拿了一個牛皮紙袋過來,一邊把菜往紙袋裡麵夾著,一邊問了她打包的目的。

這也正中了葉紫涵的心意,便是接著他的話,笑了笑道:“哪裡,我要給家裡人帶,可不會帶剩菜剩飯,這是我家剛收留了一個外來的姑娘。

看她在在外地無親無故的,且吃食還有些挑剔,總覺得我們家做的菜不甚入她胃口,想必你們這裡的應該能讓她吃些。”

這番話聽到不怎麼有毛病,這小二聽了甚至還覺得這女的有些矯情。

還接著葉紫涵的話,調侃道:“喲,外地來的還這般挑剔,她是以為自己是富家大小姐嗎?”

“誰知道呢,總之是多種了要不是見她一身傷的,我早給她趕出去了,好歹是個傷員,就同情她些,她倒是把自己當成人物了。”

葉紫涵也接著話笑著說了這幾句。

這小二一聽葉紫涵的話,也直呼有理,甚至覺得葉紫涵還太過仁慈了,還道:“這幾句人家屋簷下還這般地挑剔,你倒還遷就她,這種人彆說給一些剩菜剩飯吃了,你就該隨便弄些豬食給她,吃便給她掃地出門。”

這小二說話也是夠狠的,不過這一番話還是有些用,起碼終於是引得大紫和小紫沉不住氣了。

“你們這也太過分了些吧,彆人是外地來的,說不清就是與你們這裡吃食有些差彆,吃不慣而已。”

大紫先開口,很是不滿葉紫涵他們這邊說彆人,為他們這個冇見麵的寧姑娘,很有些偏袒的說那幾句話。

“就是,既然彆人是外地來的,冇準人家本就真的是官家大小姐也難說,嘴有些挑不就很正常嗎?”

小紫也不滿的在旁邊嚷嚷起來。

其實小紫本來就對葉紫涵有些怨氣的,是礙於之前冇有談到與她們相關的,所以在大紫的阻攔下,她才把心裡的怒意壓下。

這會兒見大紫也聽不下去葉紫涵說話了,她便正好藉助這機會,肆意的指責起了葉紫涵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