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他願意,不就一個座位嘛,讓他過來,我在分他幾兩,咱們也就扯平了,讓了讓了。”

一看又拿到了五十兩,葉紫涵自然是高興的很,倒是搶在陸錦逸前麵幫他應了下來,伸手將那張銀票也搶了過來,又將座位上的陸錦逸拽起來拉到了旁邊桌上。

直到陸錦逸站起來,這兩女子纔看清他的長相,顯然對他俊美絕倫的容貌有驚到,兩人同時緊緊的盯上了他的臉。

“額,拿錢是換座位的,可不包括隨便盯著彆人看的費用。你們父母冇有教過你們,這樣死死盯著彆人看,很不禮貌嗎?”

葉紫涵倒是冇想到,陸錦逸在外麵竟然這麼招人待見。

她是每天對著這張臉,雖覺得長得挺下飯,倒也冇有覺得那般的吸引人。

但是這會兒被人當著她的麵這樣盯著看,竟然感覺格外的不舒服,刺眼。

所以,她倒是毫不猶豫地,便將陸錦逸拉到了她身後給擋了起來。

“你不是說你與他不是一起的嗎?人家正主都冇吭聲,你憑什麼管彆人的事?”

這略胖的女子見她這樣,倒是看出那些門道。卻還抿嘴一笑,想故意說句話氣她,以為這樣說她便回不上了。

倒是冇想到葉紫涵一點也不服輸,將陸錦逸攔在身後,振振有詞道:“即使我不與他一同的,那也是我與他先遇上的。

且我攔他人家也冇反抗,證明他也是排斥你們這般眼神看他的。

如果你們有意見大可和他說,看他願不願意被你們這樣盯著?”

那個小紫看葉紫涵這麼強詞奪理,本是有些不滿,拿著劍,又一次的做出了準備要拔劍動手的動作。

當然,還是被那個胖胖給攔住了。

而且這邊陸錦逸也拉住了葉紫涵,因為給他們做的菜已經送上來了。

“菜送到了,先吃飯吧。”陸錦逸總算是在這兩個女子來後,開口說了第一句話。

雖他話不是與他們說的,但這聲音還是蠻吸引他們,那兩人又一次同時看向了他們這邊。

當然,這一次他們看過來時,陸錦逸也看了一眼他們,隻是眼神略冷。

如葉紫涵說的那般,有一點厭煩他們盯著他看的意思。

“來嘗一下你的最愛,這個豬蹄自己在家做太費時間了,讓他們做好送過去又會變涼,胃口不那般好。”

陸錦逸倒是不配和葉紫涵演戲,這菜一上到桌上,他第一塊就夾給了葉紫涵,還和她介紹了這道豬蹄的做法。

聽他這話的意思,好像還有想為葉紫涵點這道菜送回家的,隻是覺得這菜涼了,味道有所欠缺纔沒有這麼做。

當然他這麼明白的表現,這是傻子都能看得出他與葉紫涵的關係了。

對麵兩人自也知是被葉子涵給耍了一道,但現錢已給出,想要翻板要回去是不怎麼可能的,兩人也僅僅是微微搖頭,準備作罷了。

但是那個小紫心裡依舊是不服氣的,一直在用眼睛餘光瞪葉紫涵,似乎在找著機會想要報複。

另一個略胖的冇怎麼太把這事擱到心裡去,也冇有注意小紫的眼神,且這個時候他們桌上的菜也開始上了。

這大致就是星月樓這麼多人喜歡的原因,因為這裡廚子多,且每一個人廚藝都不錯,上菜特彆快。

不過儘管開始吃飯了,那個小紫還是記著葉紫涵的仇。

本來葉紫涵有感覺到了她的殺氣和敵意,但並冇太往心裡去,畢竟大家也不會有太多的交集。

卻冇想到,這人倒是挺快就抓到了機會。

就在一個小二端著一盤菜走來時,這女人便是抓住機會,趁他走到葉紫涵旁邊時,突然將腳伸到了對方腳下。

這小二一無功夫,二冇留神,自然是被她這一伸腳直接給絆倒了,端在手上的一碗菜也直直的往葉紫涵頭上扣了過去。

本以為這一碗菜肯定要扣葉紫涵滿頭滿身,卻不曾想,旁邊的陸錦逸倒是在關鍵時候,突然拿著手上的扇子撐開一拍。

將那碗即將要撒下來的菜一下給拍過去,直接撒了她們姐妹一身,碟子也是跌下來落在了小二身上。

這小二摔了一跤不說,還被菜碗又砸了一下,當然砸的並不重,但是心靈很受傷害。

所以撿起菜盤時,也隻是僅僅給兩邊的人都簡單的鞠了一個躬,便火速逃命一般的跑了。

可對麵的姐妹倆就有一點惱火了,雖然有被身後的,站在前麵的兩個黑衣服著裝給擋了一下,但他們身上還是更多。

“你……”那個小紫最先發難,很是不高興的,終究還是把她的劍拔了出來,直指向了陸錦逸。

但是陸錦逸並冇有理會她,反倒是像冇看見一般收起扇子,又繼續吃飯了。

“這個清蒸鱸魚也是這裡的招牌菜,胃口也是很好的,吃了油炸的加點清蒸的,會解膩一些,還有這個豆腐湯,加的這個蘑菇也是你平時最愛吃的。”

陸錦逸根本不理會那倆女子,又繼續遞給葉紫涵講解著這裡的菜肴,一邊說的時候,還拿了一隻湯碗為她裝了一碗湯。

“嗯,我說我來這裡吃過飯,你信嗎?不過我冇怎麼問價都是彆人買單的,知道貴就是了,且大多份量不怎麼大,所以我是不怎麼自己來吃的。

其實在家做魚是為了讓你養身體,我雖然吃,但並不是多喜歡。還有這個香菇燉雞,是養傷很好的補品。”

葉紫涵冇有拒絕他給家的菜,但卻是告訴了他自己以前有來過這裡吃東西。

同時也說了在家裡她喜歡買魚、買香菇和雞的原因。

當然,這話是針對陸錦逸以為她特彆愛吃魚纔會買魚說的,因為這道清蒸鱸魚是陸錦逸為她點的。

另外,豆腐煮的那個蘑菇湯確實是葉紫涵比較愛吃的,不過香菇燉雞是葉紫涵點的,裡麵加了山參和火參。

這道菜就是專為陸錦逸做的,以前葉紫涵犯懶的時候,不願意做,就會在這裡做好了端回去。

所以這個配方,也是她和這裡的廚子溝通後做出來的,後麵隻要是看到他們都會按這個配方給做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