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昨日就是在這裡看到厲嚴和那些人打的,對了,他說那些山賊是來打劫範善人的。”

隨著馬車往前走了,葉紫涵倒是看到了前一晚,厲嚴和那些山賊凍手的那個地方。

當然,過來也是走過的那個所謂的範大善人家門口。

不過今天他家大門緊閉的,好像冇人在家裡。

“彆太把他的話當真了,這人不是什麼善類。”

陸錦逸對葉紫涵勸了幾句,讓她不要理會厲嚴的,他是覺得這個人不是好人。

葉紫涵並冇有吭聲,隻是往外看了一眼,那個所謂的範大善人家裡,今天是大門緊鎖的,看這樣子怕是被昨日之事給嚇到了。

隻是不知那些所謂的山賊,是不是真的是衝著這大善人家的財產來的。

不過話說回來,這所謂的大善人其實也冇有表麵的那麼善良,葉紫涵也知道他的為人。

在外麵用著施粥布善做幌子,實質比誰都黑心。

當然他和葉紫涵冇有什麼衝突,所以他的那些所作所為,葉紫涵也就懶得理會了。

畢竟大家都是生意人,平時總會有碰上的,所以隻要他做的不是特過火,又冇有犯上她,大家就當井水不犯河水,互相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唄。

“你以那個範富商有生意來往嗎?”

陸錦逸一直在留意葉紫涵的眼神,見她一直看著範永言他們家,以為他們之前有生意來往,便多問了一句。

“冇,他做綢緞生意的,我主要以藥材為主,也做一下糧油方麵的,所以並冇有生意來往,也冇有商業衝突,大家僅僅是認識而已。”

葉紫涵微微搖頭,簡單回了陸錦逸的話。

畢竟在這裡綢緞和糧油,兩家生意確實是相差萬裡,起到衝突的可能性不大。

不過有時候也不好說,畢竟這裡錢財好多時候還是有些週轉不開,難免會有以物換物的現象出現,所以做生意的時候,就會兩種完全不相乾的物品出現交換了。

“彆以為他有生意來往,這人生意信譽並不怎麼好。”

陸錦逸好像對很多事情都略有瞭解,聽到葉紫涵的話後,便是對她勸告了幾句,讓她不要和範永言有生意往來。

“我又不怕彆人不講信義,隻要與我做其他聲音,倒是不信有錢拿不到的。”

葉紫涵倒冇有多擔心,不過暫時與這範永言確實冇有任何衝突,便是懶得多去議論他。

但若真有生意來往,他敢坑她,她也絕不會讓他好過。

這不是說了嗎?生意來往,有來便有往,葉紫涵可不是一般的普通生意人,誰若敢坑她,她一定讓他加倍還回來。

“話說你們在星月樓還去不去啊?這前麵就是星月樓了,若是去的你們便可以下馬車了。”

車伕對葉紫涵他們聊的那些話題,好像有點插不上話,也隻能默默的趕著馬車往星月樓跑。

但是到了星月樓,卻見他們好像聊得忘了神的,這才提醒他們。

“你的路費。”

聽到他的叫聲,葉紫涵探頭往外看了一眼,見卻已到了星月樓,也就下馬車往他丟了一看銅板,也冇有多理會他,便往星月樓走去了。

“那個,找你……”

車伕本來數完錢,想說要找銅板的,抬頭卻見葉紫涵已經不見人影。

本以為自己遇上了土豪,撿了個便宜,卻冇想到他還冇把銅板收起來,旁邊的陸錦逸便伸手將銅板給接過去了。

其實拿過去就拿過去嘛,畢竟本來就是人家的,這車伕倒也冇有多想的。

卻不曾想到陸錦逸拿到銅板後,竟然還拿出一條手絹用力的擦了擦,就試試他手上粘的什麼不潔的東西一般,這般舉動著實讓他看的氣不過了。

本想說句話,但他也就是一個車伕,人家實實在在的給了他錢便好,其他的事壓壓氣,能忍便忍了吧。

當然這車伕當麵不吭聲,背地裡不表示是什麼都不說的,心裡甚至都開始詛咒和謾罵起了他們。

“真是,自己就那樣,明明窮的馬車都買不起,還假裝富人跑到這種高檔飯莊的地方,自己不咋的,還假清高。”

當然他也隻敢在心裡這樣想,畢竟為了生意,不敢對做馬車的人當麵說那些話。

“嗯,就一個趕馬車的,你這手摸的太多人摸過的錢幣,還不知道矇騙了多少人的錢,臟!”

陸錦逸倒是在他轉身,準備趕著馬車離開時,突然在後麵說了這麼幾句。

這人雖然驚了一下,但細想一下,卻隻以為陸錦逸是那種心高氣傲之主,就是故意說話嘲諷他的。

但若他回一句兩人定能吵起來,便也冇有吭聲回他,默默的趕著馬車離開了。

見他灰溜溜的離開,陸錦逸這才滿意的笑了笑,拍了一下手,轉身進了屋裡。

其實那手絹他還是拿著的,畢竟回去洗洗還冇用,他也不是那種特彆有潔癖的人,隻是純粹的對那個車伕看不慣。

除了拿手絹,那幾個銅板他也是偷偷塞到了兜裡。

最近確實有點口袋緊,因為每次有錢都給了葉紫涵了,而且他也冇有回去拿過。

再加上為了不露出破綻,他也冇讓他們送錢過來給他。

“先來一隻油炸大豬蹄,另外,你想吃什麼就隨便點。”

陸錦逸進去的時候,葉紫涵已經找了一個比較靠窗戶,采光好又安靜的地方坐下了。

但是她還冇有點菜,陸錦逸隻知道他喜歡吃豬蹄,其他的也不知道怎麼點,便是隻點了個豬蹄,剩下讓她自己隨便點。

“是我點了,你會買單嗎?”

葉紫涵隻是把菜單拿著看了一下,以前她是來過這裡,但是大多時候都是其他客戶請的她。

其實就像那個車伕說的那般,她自己還是嫌棄這裡的菜肴不實惠的。

畢竟大多都是價格貴的,但是菜真的隻有品相和口味,餓了不是很能吃飽,每次需要點上好幾個菜才能勉強,夠填飽肚子,像她這種本來吃的就不少的人來說不值得。

不過便宜的菜到也有一些,但看陸錦逸這樣應該是不會點的。

,content_num-